第七章 不争馒头争口气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七章 不争馒头争口气

虽然苏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之间拥有了暂停时间的能力,但是既然有了这么神奇的能力,苏林怎么能够不好好利用一番。利用这个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人的处境,出人头地,这些从前的虚谈,现在完全都有可能实现了。 “只要我心里一想暂停时间,周围的时间都会暂停住,只有我可以不受影响的活动。而我能够暂停时间的长短,取决于这些数字的大小,现在……我还拥有一百零一秒的时间暂停。” 坐在沙发上,苏林凝视着自己视线右上角的鲜红色数字“101”,“不过这时间要如何获得呢?貌似今天是和竹姐姐在浴缸时候,亲密的接触使得它疯涨的……难道说,这数字需要和女性亲密接触才会增加的么?” 苏林虽然现在的学习成绩不拔尖,但是不代表他笨,相反,苏林可机灵了,什么东西都经不起人的琢磨,坐在沙发上,稍微那么一琢磨,苏林心里面也大致有了自己的谱儿,对于这个莫名其妙带来的能力,心里面就有数了。 晚上六点十分,苏林的父亲苏国荣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了家门,一脸的疲倦,刚刚进家门,就往沙发上一坐,双眼一眯,掏出烟盒打火机,抽起了烟来。 “爸,你回来了。” 看着父亲每次这么劳累,其实苏林的心里也不好过。父亲苏国荣本来是退伍军人,只是军转干的时候运气不好,没有在事业单位站住脚,结果就自己找了一家运输公司开货车。工资不高,才两三千一个月,而且当过兵的苏国荣为人比较直,经常不会来事儿,所以许多暗地里能够得到的好处没能得到,还得罪了不少人,做了十几年了,也才混得一个运输一组组长的虚职。 “嗯……” 苏国荣可能是太累了,头也没抬一下看自己的儿子,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用鼻音哼了一声,然后也不想多说话,就那么怔怔的抽着烟,发呆思考着。 其实大部分的男人都是如此,在外工作压力大,身心疲累,回到家里来,唯一的休息放松消遣无非就是抽上一根烟,再发上一会儿呆,看看妻儿,便觉得自己的辛苦也算是有了着落。 父亲的态度一向如此,苏林也没有太在意,但是当晚饭开动的时候,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今天却叹了一口气,停了筷子,抬起头,盯着苏林几秒钟,然后说道:“小林,马上就要高考了。” “嗯……是,爸,还有二十多天……” 只是短短的九个字,但是苏林却从父亲的语气当中听出了更多的内容,看来父亲最近也是替自己未来的发展道路而发愁了。 “今年的高考,你,你二舅的女儿灵灵,还有你三叔的儿子小翼,你们三个都是今年考。上高中以前,你的成绩最好,可是现在……诶……” 又是一声叹气,苏国荣也没有再说下去,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白的,一口闷了,滋了一声,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却已经给了苏林心里沉甸甸的压力。 苏林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人,身上拥有的是军人那种最坚毅和淳朴的品质,话不多,但是他说的每一句话,对于苏林来说,意义都非凡。 “爸,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考上一个好的大学,替你们争光。” 低着头,苏林内心充满着愧疚,咬着牙,心里面却是暗暗发誓,高考一定要考好,将来也要一定出人头地。不争馒头也要争这口气。 “知道?你这小兔崽子知道个屁。你要是知道,成绩还会这么差?老娘是打了打了,骂也骂过了,以后你自己的路是你自己选的,考不上就去打工。” 一直没说话的苏母却是十分直接,这三年来她殚精竭虑地想让苏林能够振作起来,可是苏林的学习成绩就是上不去,现在就剩下最后的二十多天了,她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三年都没有改变的事,难道这最后的二十多天还能够有转机不成? “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破天荒的,今天苏林没有和母亲顶嘴,父母的辛苦,其实他也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是少年的叛逆,年少的轻狂,让他稀里糊涂地过了这三年。还好,现在还不算晚,拥有了暂停时间的能力,苏林相信,自己绝对能够走过高考这一条千军万马的独木桥,走出一个辉煌的未来。 接下来的晚饭时间都是在沉闷当中度过,苏林匆匆扒了几口饭就回自己的房间看书去了。而在苏林下桌以后,苏父和苏母却又继续谈论起苏林的问题来了。 “诶,老苏,你倒是想想办法,我们家小林这样,恐怕是真的考不上好的大学了,三本我们家也供不起,难不成到时候真让我们家小林去打工?” 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刘爱珍口头上对苏林严厉,但是心里面还是对自己的儿子宝贝得紧,哪里舍得让苏林去吃苦打工。 “那有什么办法,考不上大学,没有文凭,不去打工,难道一直窝在家里?” 撮了一口烟,轻轻吐了烟雾,苏国荣顿了顿,然后说道,“实在不行,我就让大哥找找门路,三本上不起,去一个大专学点手艺回来,也有一碗饭吃。” 五月中旬的建安市,也已经有了蒸笼的趋势,热得不行。到了晚上八点以后,街坊邻里的没事儿都坐到了院子外面,大树底下,说话乘凉。 苏林家的院子外面,此时那些七大姑八大婆正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虽然第二天就是最后一次模拟考试了,但是屋子里面实在是太热了,苏林可呆不下去,就捧着书也坐到了院子里来看。 刚好院子大树下有路灯,又凉快又明亮,唯一不好的就是蚊虫也多,所以苏林在身上多喷了一点花露水。 “哎……爱珍,你们家小林学习挺用功的嘛!在市一中上学,学习成绩肯定不错吧!今年高考肯定能考上重点大学,你们夫妻俩也算熬出头了。” 说着说着,就有街坊把话题往这方面引。而苏林母亲刘爱珍听了这话,脸上尴尬了一下,叹了口气,解释道:“我家小林成绩不好,能不能考上大学都俩说,更不用奢望重点大学了。” “不至于吧!我记得你们家小林初中时候的成绩挺好的呀!要不然也考不上市一中了……” 有的偏远一点的街坊对苏林的印象还停留在他考上市一中风光的时候,可是现在,苏林的成绩一落千丈,哪里还是当初那个街坊邻里亲戚朋友都夸赞的好少年。 “哼!就他们家苏林那成绩,能够考上一个二本学校就很不错了……还重点大学,做梦去吧!” 一阵讥讽,苏林皱了皱眉头,朝着这个声音的主人看去。 “唐忠旺?” 那得意地笑声,苏林知道这唐忠旺,和自己住在一个街道,今年也是高三,同样也在市一中读书。不过从小学到初中,他的成绩都不如苏林,所以一直以来都视苏林为大敌,自从苏林高中颓废以后,唐忠旺可不止一次在这样的公众场合讥讽他。 “忠旺,怎么说话的?以前小林的成绩可比你更好,虽然你现在的成绩再努努力就够得到一本了,但是也不能够骄傲,要再接再厉知道么?” 唐忠旺的父亲唐良元训斥了他一声,其实明着是训斥,其实炫耀的成分更多。虽然唐忠旺的成绩在市一中也只能够算是中等偏上,但是有能力可能考上一本大学,就足够唐良元骄傲自豪的了。 “知道了,爸。我会努力的,明天就是我们一中最后一次的摸底考试,我最近复习的状态很好,肯定能再进一步,争取杀入年段前一百名,这样上一本线就稳稳的了。我可不会像有些人那样,成天吊儿郎当的,不学习就知道玩,以后只能够去打工了。” “知道就好,忠旺,你比同龄人懂事多了,爸妈也放心。” 唐良元父子俩的对话,明显就是说给苏林和苏林的父母听的。而苏林的父母明知道对方是在讥讽苏林,却也没办法,还要强装着笑容恭喜道:“你们家忠旺就是比我们家小林有出息,我们家小林应该像忠旺学习。” 说着,苏母还扯了扯苏林,道:“小林,你和忠旺都在市一中,虽然不同班,复习的资料应该都一样,还有二十多天高考。忠旺的成绩比你好多了,你有不懂的,晚上回来就多问问他……” 苏母这话还没有说完,谁知道唐忠旺却突然打断苏母,插嘴一句:“爸,现在也不怎么热了,我回房间复习了,我可没有什么闲工夫浪费在什么阿猫阿狗身上,自己时间都来不及,多复习一点,高考可能就多几分。” 说完,唐忠旺起身就要回自己的房间了。但是他的这句话却是腾的一下将苏林给惹火了,你唐忠旺讥讽我苏林我没有和你计较,我成绩现在的确不如你,你是有骄傲的资本,但是我爸妈这么低声下气的了,你却一点都不给我妈面子,还说什么阿猫阿狗。是可忍孰不可忍,苏林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唐忠旺,**给我站住。你说谁是阿猫阿狗……” “我说的是谁,谁的心里有数,学习不好,底气还这么大。呵呵,声音还挺大的,正好以后是个打工的好材料。” 唐忠旺连头都没有回,似乎很是不屑和苏林争论,讥笑了几声,道,“嗓门大算什么本事,苏林,你有种在明天的模拟考试成绩上超过我。不过依我看,恐怕要等下辈子了。” “唐忠旺,你找死是不是……” 本来苏林被父母说来已经比较沉重,又被唐忠旺这么讥讽,哪里还沉得住气,当即站了起来就要上前教训唐忠旺一阵。 “小林,给我站住。” 却不料,苏林的父亲却严厉地训了苏林一句,“给我回房间看书去,瞎胡闹什么,成绩比不过别人,还有理了?” “爸……” 苏林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父亲,不听谁的话也不能不听自己父亲的话,于是也只好硬生生把这口气忍了下来,看着唐忠旺那得意的样子,牙恨得痒痒的。 “时间暂停……” 心中默念一声,苏林暂停了时间,然后飞速上前,在唐忠旺的小腿肚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脚,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解除时间暂停。 “哎呦……” 时间恢复,唐忠旺猛然间觉得自己的小腿肚子似乎被踹了一下,剧烈地疼痛让他一个踉跄就摔在了地上。 “忠旺,你怎么了?” 唐忠旺的父亲一阵紧张,赶紧拉起了自己的儿子。 “不知道,爸,好像小腿被人踹了一下的感觉……可能是抽筋了……”唐忠旺看了看苏林,总觉得是苏林在捣鬼,可是苏林距离自己可有好几步远,所以他见苏林现在幸灾乐祸的样子,也只能够把气咽了下去。 “这就叫做恶人有恶报,让你得意。” 苏林还不忘耍耍嘴皮子,这一脚踹的,心里才解气了那么一点。 而就在这时,叶星竹的母亲梁桂珠从屋子里走到院子,手里还拿着一个书包,对苏林道:“小林,这是你的书包吧?怎么在我们家的沙发上?好像今天傍晚你没来我们家啊?” “糟了!先前溜出来的时候,怎么把书包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