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多少回忆作相思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九十八章 多少回忆作相思

水汽朦胧着,似乎将方丽萍带回了十几年以前,带回了那个自己风华正茂的年代,带回了那个自己丈夫正意气奋发的年代。 想当年,自己的丈夫是京城有名的青年才俊,红色世家,相貌堂堂。可是谁曾想,外放基层不过数年,竟然死于非命。 无数记忆侵袭了过来,有欢乐,有感动,有悲恸…… 不觉之间,方丽萍的眼前已经朦胧,淅淅沥沥的泪水划过。就连旁边的秦嫣然也似乎感受到了自己母亲心中的那些悲伤,不觉间,两母女心连心,竟然一同梨花雨下,反倒是让苏林愣在了当场。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小爷我不就是在你们浴室里洗了个澡嘛!用得着哭成这样么?” 苏林有点无辜地看着这两眼泪哗哗的母女,不知道该要如何去安慰她们。 只是那厨房锅里的面条不答应了,突突突水滚了,一个劲儿的推着锅盖,听到这声音,苏林赶忙跑到厨房去,忙不迭就把锅盖给掀开,只见里面的面翻滚着都熟了,还有满满的绿菜叶和切成片儿的牛肉。 “哇!烫死了……” 刚刚太急,苏林被锅盖的边缘烫到了,现在正把烫伤的手指放在嘴里允着。 而也正是苏林的这一句,将方丽萍两母女从悲伤当中拉了出来。 “哎呀……苏林,怎么样?烫到了么?” 方丽萍急急忙忙跑过来,把苏林的手指拿到跟前,细心地看了看,都被烫起泡了。赶紧的,方丽萍从厨房的抽屉里翻出了一盒京万红软膏,小心翼翼地挤出一点,涂在了苏林被烫伤的手指上。 “一会儿你不许再动了,厨房的事儿,哪儿能让你小子沾手,老老实实的坐过去,等着吃面。” 语气中带着心疼和斥责,方丽萍看着苏林的眼神当中,竟然闪现出一丝连秦嫣然都嫉妒的溺爱来。 “妈,你赶紧去洗澡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等你洗完了,绝对有热腾腾的牛肉面。” 秦嫣然早一把将眼泪擦干,不过还是掩盖不了脸狭的两道泪痕,同时一把将苏林也推出了厨房,自己拿着筷子搅动着锅里的面条,时不时还拿着勺子舀了一口汤尝了一下味道。 “真是古怪的母女。” 苏林也摸不清楚这母女俩到底要做什么,现在秦嫣然在厨房煮面,方丽萍到卫生间洗澡,他一个人就只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四处打量着。 方丽萍把家里收拾得格外的温馨,又干净又敞亮,窗帘是粉红色的,桌边也是粉红色的,但是苏林看着却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苏林哪里会知道,这个家,这么多年来,就几乎没有男人进来过。穿着秦嫣然父亲西服的苏林,哪里会知道,就在他刚刚从浴室出来的一瞬间,方丽萍把他错当成了自己的丈夫,而秦嫣然也把他错当成了自己的父亲。 这个家,这一晚,似乎尤为珍贵。好像真的回到了那幸福的三口之间,其乐融融,秦嫣然在厨房煮起面条来也格外的卖力,总是嫌牛肉加的不够,苏林会吃不饱,把冰箱里的冷冻牛肉都加到了锅里。 而在卫生间当中,方丽萍轻轻褪去了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看着壁镜里那连自己都有些陌生的赤裸躯体,眼里的泪却又不自主地往下流了。 方丽萍已经记不得,这是自己今天第几次掉泪了。自从自己丈夫过世以后,方丽萍就没有再哭过,但是今天,却已经数次潸然泪下。滋滋地水流从喷头上飞溅到她的身上,方丽萍想了很多很多,尽情地哭着,因为在这里,没有人会看到她的泪水,就连她自己,也会假装拂过脸狭的那只不过是洗浴的水罢了。 哭着哭着,方丽萍又突然笑了。 喜极而泣,泣极而喜。人生的喜与乐,悲与伤,说到底,不都是在翻手之间么? 方丽萍不哭了,她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认认真真地洗一次澡了。成天的公务繁忙,多少年来的复仇大计。今天,就把大脑都给清空了,可以好好休息一趟。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朦胧地水汽早就已经让镜子模糊不清,就是方丽萍也看不到镜子里自己的脸。 她伸出手去,轻轻擦着镜子,看着镜面上一点一点露出的自己的容颜。她也怔住了,为什么,看见自己,这明明就是她自己,却会觉得,如此的陌生? 是呀!那个曾经风华正茂,天真烂漫地少女,如今早就已经成了人妻,成了寡妇,成了遗孀,成了孤独女儿的母亲。现实逼迫着她每天绷着脸,盛气凛然。可是,说实在话,又有哪儿个女人想要真正的当一辈子的女强人呢? 呵护?关爱? 这早就已经被方丽萍遗忘在字典里的词汇,自从丈夫过世以后,她就再也没有体会过一丝女人应该被有的爱。 可恶的苏林! 对!就是苏林,太可恶了。 为什么,他穿起自己丈夫的西服,竟然那样的神似。那举手投足的动作,哪怕是轻轻晃动一下臂膀,都能够让自己的心脏砰砰跳动起来。可是明明,苏林和自己的丈夫长得一点也不像啊? 而他,更是自己女儿的同学,说不定,还是自己女儿的心上人。 没由来,脑子里就想起了苏林。方丽萍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想起苏林,心里面就又喜又气。任水流在脸上,身上流过,今天的身体,竟然格外的敏感。那肆意自然流逝的水珠,汇成一道水流,又好似是在身上轻轻地有人抚过。 唔…… 方丽萍觉得自己的浑身都颤抖了一下,这是得有多久,自己没有过这样的悸动了? 脸烧得火红,方丽萍为自己有这样龌蹉的想法感到羞愧,已经为人母这么多年了,为何还会生出这样的感觉?明明丈夫已经魂归九天十年之久,那空虚的心灵和身体,在旷日已久的阴阳两隔当中,今天竟然越加强烈地想要索取。 弥补那寂寞的空虚,一定要填满这欲望的沟壑。 不自觉的,方丽萍的两手轻轻地由下往上推向自己挺立的两座高耸。 生涩的手感,轻轻地揉搓,怎么会让那里有着涨涨的感觉,似乎都要快爆出来了!这是积淀了多久的欲望?那种在矜持和自我暗示之下被封闭的感觉,怎么会在今天统统爆发出来呢? 方丽萍不觉有些迷失了,却又觉得如今的自己是这般的无所寄托。柳建国被双规坐牢吃枪子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丈夫的仇已经报了。那么接下来的人生,她又要何去何从?那么接下来的日子,她又要靠着什么一天天支撑下去呢? 她不知道!方丽萍茫然了,似乎自己以前从来都未曾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依靠在冰冷地壁面瓷砖上,方丽萍觉得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空,自己的心也是如此的空,空落落的。 “呀!能在市长家里过夜,还让市长的千金亲手煮面,怕是在整个建安市,咱苏小爷也是头一个吧?嘿嘿……” 苏林现在也不客气,靠在沙发上,打盹的姿势,半眯着眼睛,一只眼睛瞅着厨房里贤惠的秦嫣然忙上忙下的,另一只眼又不时地偷看一眼卫生间,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一想到里面方丽萍正在洗澡,苏林的心里面也是一阵火热。 “苏林,你有什么忌口么?香菜、葱花都吃么?” 热腾腾的牛肉面就要出锅了,秦嫣然随口问道。 “我不吃香菜的。葱花要。” 苏林最吃不惯的就是香菜那一股子怪味道,每次闻到都要恶心半天,真想不通,怎么会有人觉得香菜那味道是香的呢?还取了一个香菜的名字。 不过,这世界上的人口味都多有不同,苏林自己的口味也不轻,没资格去数落别人的不是。他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这一下老远就问道牛肉面的香味,一翻身,麻利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像一只敏捷的猴子般蹿到了饭桌前。 坐定,咽了咽口水,把筷子拿在手上,望着桌上热气腾腾,牛肉比面条还多的牛肉面,苏林可怜巴巴地对秦嫣然乞求道:“漂亮与智慧并存的伟大班长大人,我现在可以吃了么?” “不行!” 没想到,秦嫣然看着饿得不成样的苏林,依旧铁石心肠地摇了摇头,笑指着卫生间道,“我妈还在洗澡呢!你一个人先吃,多不礼貌。” “可是你看我这肚子都饿扁了。” 生怕秦嫣然不信,苏林故意撩开了西服和白衫,让秦嫣然好好看一看苏小爷这饿扁的小肚皮。 “你就是要饿死了也不成。必须等我妈洗完澡出来才能够开吃,嘻嘻……” 秦嫣然也是乐于看着苏林被自己做的美食诱惑,却不能够下筷子的猴急样子。尤其是,看着苏林抓耳挠腮好像多动症儿童的模样,秦嫣然就忍不住想笑,心里面还在责怪自己,怎么刚刚那一下,就把苏林错看成自己的爸爸了呢? 在秦嫣然的印象里,自己的爸爸是多么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哪里是苏林可以媲美的,当时自己一定是被水雾迷了眼睛,一定是的。秦嫣然的心里面如是想到,行,现在这种感觉,让她很是享受,家里面有个男人的家才像是一个家,不禁心里面一丝暖呼呼的,从来也没有过。 不论是方丽萍还是秦嫣然,对已故的秦泽民,都有着深深地感情,深到这个家里再也不允许别的男人踏进一步。但是,今天苏林却例外了。多少回忆作相思,苏林哪里会知道,自己不过是简单地过来作客一夜,竟然是如此大的殊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