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魔障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一百零一章 魔障

门外敲门的居然是方丽萍,苏林瞪大了眼睛,看着旁边也惊呆了的秦嫣然,没有说话,但是那个眼神却已经暴露了苏林内心的想法。 “是不是她们这家里的女人都有这个毛病啊?晚上睡不着了,都喜欢敲咱苏小爷的门来聊天的?” 苏林心里面还在庆幸,“幸亏秦嫣然的姥姥还在医院休养,不然的话,恐怕一会儿她老人家估计也要过来敲门了。” 脑袋里面胡思乱想着,可是事情就是这么棘手起来,方丽萍要进来说说话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关键的是,要命的秦嫣然现在就在苏林的屋子里,还是在床上。这要是真让方丽萍进来了,看到这一幕,会怎么想? “怎么办啊?苏林。我妈要进来了。” 秦嫣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如果被自己的母亲看到自己半夜还跑来苏林的房间,自己怎么也解释不过去啊?难道和自己的母亲说,自己就是睡不着,所以过来找苏林说会儿话的? 这个借口也太烂了一点了吧?更何况,刚刚方丽萍可就是在门外这么说的。秦嫣然要是真的也这么说了,不知道方丽萍心里面会作何感想。 “要不?我跟你妈说我睡着了?” “笨苏林,哪儿有人睡着了还和别人说自己睡着的?我还是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 秦嫣然有点无奈,举目看看这客房,想要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但是,这客房平时就是闲置的,屋子里面连一个衣柜都没有,就一个梳妆镜,哪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藏得下一个人的? “怎么办?苏林,都没有地方躲……” 秦嫣然干着急,而门外的方丽萍也等不及,门没有关,从外面咔咔一声,马上就要进来了。 “躲……躲被窝里。” 苏林急中生智,把被子往上提了一下,让秦嫣然往下一钻,就躲在了被窝里,平躺着,然后苏林赶紧把被子想办法弄平,自己把膝盖拱起来,极力让人看不出这被窝里还有一个人的假象。 “苏林,你明明醒着。我怎么叫了你半天,都不来给我开门,我就自己进来了。” 方丽萍也不客气,直接就走了过来,坐在了苏林的床头。 “萍姨,那个……我刚刚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你说话,还以为又是在做梦呢!等你开门了,才知道真的是你。” 苏林心里在狂汗,看着方丽萍就坐在床边,而她的女儿秦嫣然现在可就在她坐着的位置右边几厘米的地方。如果刚刚方丽萍再往里坐一点,估计就能够坐到方丽萍的身上了。 而现在,秦嫣然躲在被窝里面,紧紧靠着苏林赤裸又炙热的身体,一动都不敢动,连呼吸也小心翼翼地,慢慢的吸气,缓缓的吐气,还要担心自己那高耸的胸脯一上一下会不会把被子顶起来。 “做梦了?又?难道说你以前梦到过我么?” 方丽萍倒是没有注意到被子里的情况,她盯着苏林,双目如炬,炙热地,和刚刚秦嫣然的目光不同,但是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盯得苏林的心里面发毛,全身都不自在。 “没……也就梦到过一两次。” 一两颗豆大的汗水从苏林的脸上流下来,他这是紧张的,说起来,他还真的梦到过不少次方丽萍。不过梦里可不是现在这样的场景,在梦里,虽然也是在床上,但是那可是苏林在上面,方丽萍在下面的。 “明天就要高考了。阿姨也知道,这么晚来打扰你睡觉不对,不过阿姨这心里面总觉得,不来和你说说话,真的就不自在。在屋里也辗转反侧了好久,就是睡不着。苏林,你陪阿姨说说话好不好?” 方丽萍也没有抓住做梦这个事情不放,估计她也知道苏林梦到自己肯定不会做什么好事儿。 “萍姨,你想跟我说什么都行,我听着。” 苏林表面上满口答应,其实心里面却是叫苦不堪,不仅是他,被字下的秦嫣然也难受着呢! 一动都不能动,秦嫣然躺在苏林旁边,只能够微微侧脸,可是这么一侧脸,她就发现了,自己现在这个位置的尴尬,整个脸都贴到了苏林腰上了。 烫! 秦嫣然不知道为什么,苏林的身上居然火热火热的,好像要着了火一样。就算这是夏天,可是都已经半夜了,白天再大的火气也应该已经降下来了才对。明明自己刚刚在床边坐了一会都瑟瑟发抖来着。 “苏林,你知道么?你和我们家真的是挺有缘的。你不仅是嫣然的同学,还救了嫣然姥姥,也救了我……那一次在嘉兴大酒店的时候,阿姨就觉得以后肯定还能够再见到你……” 苏林观察到,方丽萍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真的发着光的。被她这么盯着,苏林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尤其是,她方丽萍的女儿可还在被子底下躲着呢! “你知道么?苏林,阿姨当看到你从浴室里面穿着泽民的西服走出来的那一刻,心里面是多么的激动么?你虽然和泽民长得一点也不像,可是我怎么就好像认准了一样,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我的泽民,你就是我的丈夫。如果不是你和嫣然一样大,阿姨真的会觉得你是泽民转世回来找我的……” 方丽萍是越说越入戏,越说越动情,也越说越过分了。开始还只是感激苏林对自己家做的一切,后来就开始慢慢地朝着苏林靠了过来,看着苏林的眼神也不再是那纯粹的长辈对晚辈的慈爱。 “萍姨,你……风大,天冷。要不……要不你赶紧回屋睡觉去吧……” 苏林又不是榆木脑袋,她哪里不知道,现在的方丽萍似乎把自己当做了丈夫的替代品。也许是今天彻底地帮丈夫报了仇,解开了方丽萍心中的一个魔障,但是却又让她的心里结了另一个魔障来。 这个魔障,就是苏林。 “不!泽民,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你知不知道,我一个女人,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好,刚刚方丽萍还记得称呼苏林的名字,但是现在,似乎方丽萍已经彻底把苏林看成了自己的丈夫秦泽民了。 “泽民,十年了,有十年了,我的身体,足足十年了,你都没有碰过……” 嗤啦一下,苏林也惊呆了,方丽萍居然在她的面前,把睡衣一下子给脱了,胸前的那两团高耸好像篮球一样,砰砰弹了出来,在月光的照耀下,雪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