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苏林,你这个坏蛋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一百零三章 苏林,你这个坏蛋

方丽萍的房间里,苏林就穿着一条四角内裤,被裸着上身的方丽萍拉着进来。 “泽民,你看。这床单是我们结婚那个时候的,被单也是,枕巾也是……我都没有舍得扔掉,一直都用着它们。我就想着,有一天,你会再回到我的身边。我们睡在一起,还是我们的新房……” 指着眼前的床,方丽萍骄傲地笑着。 “这床……” 苏林看着眼前的床单被单,明显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格,床单已经被洗得有些发白了,可是方丽萍却一点也没有舍得换新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里,苏林的鼻子就有些酸酸的。方丽萍对丈夫的痴情,竟然如斯。 就是这样,彻底地让苏林把心中的火给强压了下去。恢复过理智来,自己怎么可以对萍姨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看着眼前把自己认作丈夫的方丽萍,苏林觉得,一定是方丽萍长时间来压抑自己心中的想念,在压力面前,精神上可能也有些问题。而今天把柳建国正法,报仇雪恨了,再加上苏林穿上了秦泽民的衣服,所以才会导致方丽萍的这一切失常行为。 “萍姨,你醒一醒。看清楚,我是苏林,苏林!不是你的丈夫秦泽民。” 不能让方丽萍这样下去,苏林摇晃着方丽萍,要把她叫醒。 可是,陷入记忆当中的方丽萍,哪里会这么轻易地就被苏林喊醒呢?只见方丽萍嫣然一笑,丝毫不把苏林的话当真,反而动手,把自己的睡裤也给脱了。 天呐!这一下,方丽萍在苏林的面前可就真的是赤条条的,那略带丰腴的体态就这么一点不加掩饰地展现在了苏林的面前。 “泽民。你看,我的身子。一直都是干净的,除了你,没有任何人碰过……” 在原地像跳舞一样转了一个圈,方丽萍很自豪地挺起了胸膛,一点都不避讳苏林那都快要冒火的目光。 “萍姨,你不要这样,你再这样,我真的会……忍不住的……” 苏林那刚刚才强行平息下去的邪火,这一下又毫不客气地噌的一下蹿了起来,冒得更高了。 方丽萍转了个圈,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腰,摸着自己的大腿,最后摸在自己圆润的臀部,朝着苏林一步步走近过来,略带哀怨的声音说道:“这些年,泽民,我都努力保持着身材。可惜,不知道为什么,屁股还是越来越大了。不信,你摸摸看……” 走到了苏林的跟前,就要像刚刚一样抓住苏林的手,苏林心脏砰砰跳,这完全抗拒不了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林眼睛一瞪,看到了秦嫣然此时正在房间门口狠狠地瞪着自己。 “萍姨,我……我先出去了……” 这种时候,方丽萍光着身子,苏林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不明就里的人肯定会觉得他们两个已经发生了什么。苏林虽然表面上极力抗拒,可其实心里面也一直有一点暗暗期待着。 可是,现在秦嫣然在门口这么看着,苏林哪里还做得出一点出格的事情来啊?在秦嫣然的面前,和她的母亲发生关系?那是禽兽的行为啊! 苏林不敢看秦嫣然,低着头,什么邪火也没有了,觉得心里面有愧,赶紧一溜烟从方丽萍的屋子里跑回了自己所在的客房。 “泽民,你别走……” 一看苏林跑了,光着身子的方丽萍正要追出去,却被门口的秦嫣然一把给抱住了。 “妈,爸爸已经去世十年了!” 一句话,犹如五雷轰顶,从秦嫣然的口中,直接灌入了方丽萍的心口。 “嫣然,你是我的女儿嫣然……你说什么?泽民死了……不!泽民没有死,我刚刚明明看到他的,他还抱了我,他还亲了我……” 方丽萍有些失心疯,两手抱着脑袋,疯狂地摇着头否认道。 “妈妈,爸爸真的已经过世了。他不在了。对不起,妈妈,这么多年让你一个人承担了这么多。这么多年,让你一个人受苦了。” 秦嫣然死死抱住自己的母亲,她哭了,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在今天以前,秦嫣然是不知道自己父亲过世的真相的。她天真的以为父亲真的因为车祸不幸去世的,直到今天大仇得报,方丽萍才和她说了事情的真相。包括方丽萍卧薪尝胆十年的报酬计划,这一切都让秦嫣然震惊不已,这一切也都让秦嫣然更加心疼自己的母亲。 天呐!就是自己的母亲,这么一个女人,这十年来,背负了这么多,背负了这么重。 尤其是在看到自己的母亲把苏林错认成父亲的时候,秦嫣然看到母亲脸上的笑容,眼神内的神采,是她记忆中从未有过的。 “以后一定要给妈找一个好男人。” 一直以来,秦嫣然其实心里面都很反对“继父”的,也还好自己的母亲从来没有提过类似的事情,两母女就这么一直相依为命过来。但是经历了今天的事情,秦嫣然完全抛掉了自己心里面的芥蒂,为了母亲的幸福,无论如何,要给母亲找一个绝世的好男人,好好照顾和爱护母亲。 可是,要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呢?秦嫣然抱着方丽萍,在发愁。 “好男人,一定是要让妈妈能够像刚刚那样,开心的笑,眼睛放着光芒。没有烦恼,心里面完全依靠的吧?可是,又上哪里去找这么一个能让妈妈幸福的好男人呢?” 秦嫣然很迷惘,脑海当中却又突然蹦出了苏林那一张笑嘻嘻的嘴脸。 “不不不……不可以是苏林。” 连秦嫣然自己也被自己脑子里荒谬的想法吓到了,看着逐渐镇定下来的母亲,秦嫣然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押后再说吧!自己和母亲都需要休息了,秦嫣然轻轻地扶着母亲一点一点地走到了床边,看着这十年来洗了又洗都没有换过的床单和被单,心里面怎么就这么疼呢? 夜很漫长,黑暗拉将开来,秦嫣然抱着自己的母亲,身上盖着的是母亲结婚时候的被子,想了很多,直到听到了母亲那陷入沉睡的呼吸声,才微微松了口气。 “苏林,你这个坏蛋……” 秦嫣然的心里面在责怪苏林,不为什么,就觉得他坏了。可是,又为什么坏的那么让人惦记呢?秦嫣然不知道,也找不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