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紧张的晚饭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一百三十三章 紧张的晚饭

“啊什么?你竹姐姐和梁姨那么照顾你,叫他们过来吃过饭有什么不行的?” 苏母刘爱珍指着这满桌的饭菜,催促着苏林去叫叶家母女。 叫竹姐姐和梁姨过来吃饭,这如若是换在之前,苏林是举双手赞成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苏林觉得自己的梁姨已经知道了他和竹姐姐之间的关系,做了亏心事的苏林,哪里还有脸敢面对梁桂珠的? “妈,梁姨刚刚手术完不久,要不……我们就不要打扰梁姨了,让她好好休养一下?” 偷看一下自己母亲的脸色,苏林说道。 “吃个饭怕什么?你梁姨的手术很成功,刚好今天这里很多菜都是强心的,可以给你梁姨补补身体。小兔崽子,还不快去,偷什么懒!” 没办法,说服不了自己的母亲,苏林只好从屋里出来,跑到隔壁叶家去。 很熟悉的推开门,叶家的门对于苏林来说,一向都是虚设的。屋子里面,叶星竹正在客厅里收拾,苏林没有看到梁桂珠,想必是在屋子里休息。 “小林?高考总算结束了吧?算你有良心,高考一结束就来找姐姐。” 正在打扫卫生的叶星竹抬头就看到苏林,心中一喜,恭喜苏林道,“高考结束了!现在呀!你这个臭小子可zi诱咯……” “嘿嘿!竹姐姐,我妈犒劳我,煮了一桌的饭菜,让我也来喊你和梁姨一起过去吃呢?” 苏林有点心虚,看着眼前把头发扎成一束的叶星竹,总感觉经过昨天以后的竹姐姐现在看起来更加的成熟和丰满了,心道,难道一旦从女孩变成女人以后,真的变化会这么大?还是说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呦!看来这是我们小林的庆功宴咯?” 叶星竹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在家里她都穿着宽松的衣服,苏林眼睛使劲看去,发现竹姐姐居然没有戴胸围,胸口那可爱的两颗小红点突起,盯着宽松的衣服,尤其是竹姐姐一低头的时候,白花花的一片,竟然可以看到一条深深的沟壑。 这让苏林的心里面痒痒的,男女之间的这种事情,对于初尝禁果的苏林来说,可是食髓知味,不由得眼神就在叶星竹的身上乱瞟着,如果不是叶母在家,而且还要回去吃晚饭,心痒难耐的苏林恐怕都会在这客厅的沙发上把叶星竹就地正法了。 “算是吧!不过高考成绩要过好些天才能下来,对了,梁姨呢?竹姐姐,梁姨一会儿过去吃饭,会不会……跟我妈说些什么啊?” 苏林心里面有点担心,他怕叶母要是真的在饭桌上把自己和竹姐姐的事情抖落出来了,那可就难堪了。 “放心吧!你这个小滑头,我妈要是想是什么的话,不是早就到你们家找刘姨去了?” 叶星竹上前来,拍了拍苏林的脑袋,笑道,“你先回去吃吧!姐姐换个衣服,然后就和我妈一起过去。” “哦!” 看着竹姐姐走路还别扭地姿势,一想到这是自己昨天的杰作,苏林心里面就偷乐的回去了。 果然,不一会儿,叶星竹就换上了昨天的白色长裙,好像出席正规的晚宴一样,挽着自己的母亲梁桂珠坐在了苏林家的餐桌上。 “梁姨,来……您坐在我这儿边吧!我这边靠着墙,您可以靠着……” 叶母一来,苏林就格外殷勤地帮着叶星竹扶着她坐到自己旁边靠墙的座位。 这人呀!就是这样,一旦心里面有鬼,做贼心虚了,总是浑身的不自然。就好像苏林现在这样,虽然叶母表现得似乎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苏林却总是不敢直视她的眼神。 “小林真乖!不过你梁姨我现在的身体好着呢!医院里恢复得特别快,一般的行动都没有问题,只要不太激烈的运动就没事,别把我当做病怏怏的人。” 梁桂珠一向都是好强的,孤儿寡母的十几年不容易,所以梁桂珠的要强在这一片街道都是有名的。 “桂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诶……你真是命苦的人,男人去的早,现在又生了病……” 叹了一口气,别看苏母平时一副悍妇的样子,但是心肠也是出了名的好,街坊邻里的不管谁家有了难处,刘爱珍能帮也都会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当他们夫妻俩失业的这段时间里,也不会有那么多街坊尽心尽力来给他们介绍工作岗位了。 “爱珍姐,就放心好了。幸亏呀!我们家有个贵人相助,给我出了二十万的手术费用,不然啊!我这把老命怕是就要交代在那里了……” 梁桂珠笑了笑,眯起眼睛,当说起这个贵人的时候,目光却是故意落在了苏林的身上。 “那就好!那就好!看来老天还是很眷顾你们孤儿寡母的,没事了就好,咱总要把日子好好过下去。”苏母也是笑盈盈的,叶家有贵人帮助,能够度过这个坎,她当然也跟着高兴。不过她却不知道,梁桂珠口中的这个贵人,就是她刘爱珍的儿子苏林。 而苏林被梁桂珠这么一看,心立刻就悬了起来,生怕自己这个梁姨把什么都和自己的母亲说了,赶紧给旁边的叶星竹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让叶星竹想想办法。 可是谁想叶星竹现在根本就假装没有看到苏林的眼色,自顾自地动着筷子,一个菜一个菜的尝过去,吃一个好甜甜地对自己的母亲说一声:“刘姨,你最近烧菜的手艺渐长了啊!诺诺诺……这个红烧狮子头,太好吃了。还有这个糖醋排骨,味道很酥……” “还是星竹识货。我们家这个小兔崽子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东挑西捡的,要知道别人家孩子哪儿有这么好的口福。听到么有,小兔崽子,你看看你竹姐姐都说妈做的饭菜好吃,手艺有进步了,以后就再嫌东嫌西的,老娘就让你喝西北风去……” 苏母刘爱珍瞪了苏林一眼,然后就满口夸起叶星竹来,把自己的儿子苏林却说得一无是处。 “桂珠啊!你们家星竹好像今年22了吧?怎么样,男朋友还没有谈么?这可不行啊!女孩子的青春就这么几年,要是耽误了,以后可就很难找到好的婆家了。” 刘爱珍越瞅着叶星竹就越是喜欢,其实她是更喜欢女孩子的,女孩子乖巧又漂亮,哪儿会像自己家苏林这个小兔崽子从小到大成天闹腾,不让人省心。虽然苏林比叶星竹小四岁,但是刘爱珍是晚婚晚育,所以年纪比梁桂珠还要大上一两岁。她第一胎就生了苏林,如果不是国家计划生育的政策,刘爱珍还想生一个女儿呢! “哪儿那么容易啊!尤其是我家星竹,成天就是家里和医院,夜班的时候又多,接触的适合的小伙子也少,我在家都已经不知道催了她多少回了,可是啊!哎……就是没有合适的对象啊!” 梁桂珠说着又把话题故意扯到了苏林的身上,对苏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建议道,“我觉得啊!你们家小林就很不错,知根知底,现在学习又好,过些天报上一个重点大学,以后毕业就是大学生了,工作也一定不差。你看我家星竹和小林从小也是一起长大的,我说爱珍姐,要不咱们两家订娃娃亲得了……” 听到叶母说这话,苏林差点一口把嘴里的饭菜喷出来了。梁姨这到底是要闹哪儿样?吃一顿饭都这么让人胆战心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