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嘘!我妈在外面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一百三十九章 嘘!我妈在外面

叶星竹的娇羞扭捏,闭花羞月,更是让苏林胸腔的烈火高涨。 这种时候,苏林哪里还忍得住,双手就探了下去,去掀叶星竹的裙子,恨不得立刻就把叶星竹剥成光溜溜的。 “不要……小林,我……我自己来……” 叶星竹一惊,哪里敢让苏林那粗手粗脚给自己脱裙子呢?那还不得让他一把就撕烂了? 可是现在屋子里的白炽灯照耀着,还有苏林那一双能吃人的眼睛,叶星竹怎么也放不开在这种情况下脱衣服,于是对苏林道:“小林,能……能把灯关了么?” 这个时候的叶星竹,哪里还有一点竹姐姐的气势汹汹的样子,柔情似水,又带着一丝楚楚可怜的模样,任何男人如若见到,也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的。 毛手毛脚的苏林啪嗒一下把房间里面的灯给关了,一瞬间,屋子里就彻底暗了下来。只有那被苏林拉上窗帘的窗户上,有一丝丝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把那光洁的月华洒了进来。 黑暗里,苏林就这样看着月光下的叶星竹,一点一点地,将同样雪白的长裙,慢慢地退了下来。 那光洁的**,就这样轻轻地曲在床头,薄纱一般的长裙,就这样慢慢地从**上褪下。在月光下,更显得一丝玲珑的晶莹。若隐若现,光亮不够,又看得不太真切,在苏林眼神恍惚的片刻,那薄纱一样的长裙却已经才叶星竹的身上彻底剥离开来。 要命了!竹姐姐这是从哪里学来的勾搭人的花样,苏林这个才破了童子身的小男人,是真的招架不住了。 眼前的竹姐姐,没有什么淡妆浓抹,天然粉黛去颜色,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瑕疵,完美得和最精致的陶瓷娃娃一样。 这样的竹姐姐是艺术品,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美好的气息,苏林虽然满腔的热血,却又不忍去打破这美好的意境。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欣赏着,也是美不胜收的。 可是苏林能够暂时控制得住,叶星竹却不答应了。 轻启朱唇,诱人性感的樱唇,叶星竹抿了一下嘴,呵了一口气,就这样光溜溜地爬到了苏林的面前。好像是佛祖在得到之前面对红粉骷髅的诱惑那般,叶星竹极尽本事的在苏林的眼前展现自己美好的身体。 那浑圆的屁股,抖动却坚挺着的柔软,都让苏林的小心肝在颤抖着。 “小林,竹姐姐好难受……” 轻轻地附在苏林的耳边,叶星竹哈了一口气,暖呼呼地,也让苏林全身上下痒痒的,一股犹如火山喷发的浴火再也按耐不住了。 “竹姐姐,我要你!” 苏林之前的温柔彻底消失不见了,男人,终究是一只发狂的猛兽。迎面扑到,叶星竹便再一次体会到苏林那霸道的吻。 疯狂的索取,没有一时半刻的停顿,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这样一种充实感和被占有yu,也让叶星竹的内心更加的兴奋激动了起来。 “我的好弟弟,竹姐姐是你的,一辈子都只是你一个人的。” 闭着眼睛,仰着头,叶星竹任凭苏林那霸道的吻从自己的樱唇到脖颈,再往下,狠狠地含住那两颗已经挺立的草莓蓓蕾。 “唔……唔……嗯……” 叶星竹很享受苏林的允吸,舌尖触碰过的那种快感,简直让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张了开来。 这感觉太棒了!叶星竹恨不得永远就沉迷在其中,把自己最美好的身体,永远地给予自己唯一爱的那个男人。 “啊!” 叶星竹痛叫了一声,苏林竟然咬了自己,虽然只是用门牙轻轻地夹了一下,那是那一瞬间痛并快乐的感觉,通过中枢神经,近乎让叶星竹整个身子都当机了。 不行了!叶星竹的两条**已经夹得紧紧的,不断地厮磨着,这就是给苏林最好的信号,表示她已经是极度地想要了,想要苏林狠狠地,霸道地再次占有她。 而苏林此时也早已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脱光,他的浑身上下都滚烫滚烫的,充血的皮肤,有青筋暴起。 “好烫!” 叶星竹两只手抱着苏林,感受着苏林身上那炙热的体温,有一种要被热晕过去的错觉。但是她不能够晕过去,真正的重头戏还没来呢!叶星竹有些害怕,昨天的狂风暴雨让她今天整整一天痛不yu生。但是叶星竹又很是期待,那种奇妙的感觉,是爱与身体的交融,这便是人生极乐的巅峰吧! 空气中散发出一股淡淡地潮潮的味道来,苏林知道,竹姐姐的某个地方,早就已经泥泞不堪了。他伸出手去,手指轻轻的挑拨几下,就感觉到竹姐姐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小林,你……你不要再捉弄姐姐了,快……快点吧……” 叶星竹颤颤的声音,是又兴奋,又讨厌又对苏林无可奈何。这种时候,她除了向苏林求饶以外,还能够怎么做? “竹姐姐,那……我可来咯?”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苏林知道这个时候的竹姐姐已经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了,鼓起劲儿来,腰身往前狠狠地一挺。 滋…… 苏林和叶星竹同时吸了口冷气,连呼吸都不敢,这种感觉太美妙了。叶星竹觉得自己实在是好满足,两只手紧紧勾住苏林的脖子,近一点,再近一点。 而苏林也是,感受到一片暖和而又湿润,舒服得要死。比起昨天来,今天就容易得多,没有丝毫的阻碍。 “快……小林,动……动起来……” 见苏林还在回味,半天没有动静,叶星竹焦急地催促着,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朝着苏林挺动着。 “好……” 苏林也是一鼓作气,一下一下地折腾了起叶星竹来,弄得这木床都吱呀吱呀地响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丝光亮透过苏林卧室门上的玻璃投射了进来,是有人把客厅的灯给打开了。 接着,就传来了啪嗒啪嗒的拖鞋走路声,苏林立马就知道了,这是自己的母亲刘爱珍夜起,赶紧一下把叶星竹还在轻声呻吟着的嘴给蒙住,脑袋看向客厅方向,小声地说道:“嘘!竹姐姐,我妈在外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