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女市长的**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女市长的**

晚上的七点多,夏日的炎热还没有散去,尤其是在人这么多的一中cao场,更是火一样的热。 舞台上已经响起了音乐,耀眼的灯光,粉丝们疯狂的欢呼,那挥舞的荧光棒,烘托出了一份欢快的气氛来。 可是,就是在这样欢快的大氛围下,苏林却反而是感觉到一股压抑重重。 不为别的,就因为走在他旁边的,可是秦嫣然的母亲方丽萍,这一位建安市的女市长,女强人。 “萍姨,你看演唱会就开始了。马上云依依就要出来了,要不……我们也找一个地方坐下来,好好欣赏一下演唱会?” 走在cao场的人群当中,苏林一直精惕地与方丽萍保持着一个安全的精戒距离,可是方丽萍却屡屡朝着自己这边靠近过来,时不时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用她那丰满的臀部不小心地碰上苏林那走路摇摆的手。 避开人多的地方,苏林带着方丽萍来到了cao场一角的草坪上,这个地方平时就没什么人过来,距离主席台也比较偏,不过视角还是不错的,从这个地方也是能够清楚的看到主席台上的表演。 主席台搭建的舞台上,音乐响了起来,灯光亮了起来,聚集在了最zhongyang的位置。那是云依依,一身青春玉女打扮,笑容甜得可以让人醉,而同一时刻,云依依婉转空灵的歌声也在这个建安一中悠扬了起来。 “云依依……云依依……” “云来依旧……” “云依依,我们爱你……” …… 偶像出现了,底下粉丝自然狂热地叫喊着,跟随着云依依的歌儿声舞动着手上的荧光棒,甚至很多人都跟着云依依唱了起来。 “小胖墩,这里太远了。我们都看不到依依闺女的样子了,能不能坐到最前面那一排去?” “就是啊!胖胖,姨们的眼睛都不太好,这光亮这么耀眼,只能够听到歌儿声,看不到人啊!” “依依闺女唱的就是好听啊!比电视上她自己唱的都好听,小姑娘长得多俊啊!要是我家那不争气的龟儿子能够娶回来一个这样的媳妇儿,那我可就够美一辈子的了……” …… 在cao场的中部,李浩欲哭无泪,自己已经是发动了全部的能量,丢尽了所有的脸面,才给这些老佛爷一样的姑姑婶婶姨们找了这么一大排的中间座位。前面那几排都是学校领导和市里领导的位置,自己哪里去给她们弄来的啊? “林子啊!这一下,你可把兄弟害惨了,这一下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站在这些姑姑婶婶们的旁边,李浩一会儿被叫来做这个,一会儿被指使做那个,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这些可都是他李浩口头上的家长们,他就算想找个借口跑开也不得,只能够抹几下眼角的眼泪,把这苦水往肚子里面咽。 “不知道爱上你是不是我的错, 痛苦的滋味却让我一直在闪躲。 想要拥有的真的并不多, 可是这样奢求的愿望, 却从来不能够得到过承诺……” 舞台上的云依依,在伴舞演员的配合下挥着手,声情并茂地演唱着她的成名曲《爱上你是不是我的错》。 这歌儿声很动听,很有穿透力,这歌词很写意,很煽情,很伤感,也很无可奈何。 “一个演唱会而已,有什么好看的,而且就算要看,我们边走边看还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欣赏……” 方丽萍听到这歌的时候,也有一点突然的伤怀,但是马上就调整了过来,摆出一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状态,看到苏林一脸紧张的样子,嗤嗤地笑了一声,道,“苏林,怎么?你很怕我么?那一天晚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啊?什么?哪儿……哪儿天晚上?” 被方丽萍这么一说,苏林的心里面更是一惊,难道说,萍姨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来了?这一下可糟了,看来萍姨是特地来秋后算账的了。 “哼!苏林,你还给我装糊涂是不是?我说的是哪儿天晚上,你的心里面会不清楚么?难道说,你还有在我们家里第二次过夜么?” 方丽萍也不恼,就一副假装生气的模样,板起脸来,却又拿不出本应该有的严肃。这让苏林十分不适应,他宁愿面对那个气场强大的女市长方丽萍,也不想面对这样拐弯抹角对自己说话的萍姨。 “那……萍姨,您……您都想起来了?” 夏日的夜风吹来,现在都还是带着一股热浪,吹得苏林的嘴唇更加的干燥起来,再看着正对着自己的方丽萍,那饱满坚挺的胸脯。苏林心里面就沸腾了起来,那天晚上,自己任意揉捏着,那感觉,实在是太棒了,饱满而又富有弹性。特别是允吸起来,苏林记得,自己还咬了一口,不知道,这牙印还继续在萍姨的胸脯上留着么? 咽了一下口水,苏林有些心虚地低着头,不敢看方丽萍。因为苏林现在真的是不知道,方丽萍到底是怎么想的,说她是专门来对自己兴师问罪的,却好像一点要责怪自己的意思都没有。 “哼!苏林,你好大的胆子,连……连萍姨的豆腐都敢吃。那一天晚上,萍姨都被你看光摸光了。更可恶的是,你居然还敢联合着嫣然来蒙骗我,说什么我胸口的牙印是嫣然留的,明明就是你的牙齿印……” 说着,方丽萍向前一步,直逼着苏林,嗤嗤一笑,然后抓起苏林的手,往自己饱满坚挺的胸部轻轻抚摸过去,用一种很玩味的语气对苏林诱惑道,“苏林,你心里面想不想知道,那天你留在萍姨胸口上的那个牙印还在不在?” “萍姨,您……您这是做什么?我不是……我不是这么想的。那一天晚上真的是误会,是……是您错把我当成了您的丈夫,因为我穿着您丈夫的衣服,所以才会闹出那样的事情来的。事后嫣然怕您心里面有负罪感,所以见您第二天脑子不记得了,才故意那么说的……” 虽然手上那温温的热度,柔软的触感,以及从方丽萍口中吐出来成熟又诱人的芬芳,无一不让苏林全身上下的血液沸腾起来,但是苏林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丝清醒。他想要把手抽回来,但是却被方丽萍紧紧抓住。 “我把你当做我自己的丈夫?亏你想到这么一个好的借口来。”方丽萍这样让苏林摸着自己饱满的胸脯,却依旧面不改色,只是更加妩媚了一点,她看着苏林的眼神也一点一点地变得更加的柔和,更加的深情了起来。 舞台上,云依依清甜的声音伤感的继续唱着: “爱上你是不是我的错? 明知道逃不开明日的失落, 偏要执拗的等到一切爆发的灾祸。 禁忌的爱恋为何不能够爆发出灿烂的花朵? 我愿意守候着你到堕落,才知道爱上你是不是我的错……” 这一首歌,讲述的是一段师生恋的禁忌之爱,被云依依用唯美的歌词和曲调这样还原了出来。跳动的音符,仿佛在现场每一个人的脑子里都植入了那一幕幕温馨的片段和无可奈何的失落。 禁忌之爱,不管是哪儿一种,从古至今,都是饱受社会的排斥和荼毒的。 听到这首歌的内容,苏林也是一怔,内心被深深地触动,什么是爱?如何去等待?什么是爱?怎么去守候?苏林觉得自己真的还太天真太幼稚,根本就没有能力去说什么爱的事情呢? “苏林,你怕什么?这里这么黑,大家又都在看演唱会,没人看得见。那天晚上的时候你倒是很勇敢,怎么今天就没胆子了呢?” 看到苏林的表情怔怔的,笑了苏林一声,方丽萍却嗖的一下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只穿着里面一件薄薄的白衬衫,把西装外套丢在了草坪上,方丽萍双手按住苏林的手,从自己的脖颈往下轻轻地抚摸去,又自怜自哀地对苏林哀怨道,“萍姨的身子,你怕是十年来第一个见到的男人了。更不用说摸了,萍姨的身子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被男人摸过了……来,苏林,你摸摸看,萍姨的身子,应该还能够让你满意……唔……” 疯了!疯了! 真的要疯了!上一秒还盛气凛然,一副女市长女强人做派的方丽萍,下一秒却变成了饥渴多年的成熟美妇,那从她深深的喉咙当中散发出来带着欲望的呻吟,瞬间让苏林的大脑内的所有顾忌顾虑轰然倒塌。 成熟饥渴的美妇,那浑圆丰满的身体,只是让人想一想就会热血沸腾起来,而如今,这样一个成熟美妇就在身边,诱惑着你,怂恿着你,恨不得要你在她的身上狠狠的蹂躏,谁能经得起这样的诱惑? 脑子一热,苏林哪儿还管得了那么多,本来是被动着被方丽萍占了主导,可是这一下,苏林再也不顾及了,两只手立马就不客气地往那热乎乎的两团坚挺柔软攀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