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什么?让我上台唱歌?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什么?让我上台唱歌?

方丽萍也怕玩出火来,少年郎的心性总是高的,经不起过多的挑逗和压挤。 “政府奖励?有多少钱?两百万还是三百万?”见方丽萍松了口,苏林脸色这才变好看起来,赶紧追问道。 “想得美!哪儿有那么高的比例,本来公安局对于你这样对重大案件有突出贡献的公民个人的最高奖励额度是二十万的,但是我利用政府这边的奖励额度,也分过来一部分,有大概三十万。所以一共最多最多也只能够奖励给你五十万,二十万是公安局奖励的,三十万是政府奖励的。你就知足吧!还两三百万呢!” 方丽萍伸出五个手指,解释道。 “啊?就给我剩五十万啊?” 五六百万一瞬间缩水了十倍,只剩下了五十万,苏林的心里面还是不好受。 “有五十万就不错了。而且,这五十万是合理合法的奖金,你尽管可以大大方方的拿回家给你的爸妈用。这不比你那不能够动用的六百万好多了?你这几天一直不敢和你爸妈说这些钱,不就是顾忌到这个么?” 方丽萍倒是看透了苏林的心思,笑着安慰说道,“苏林。一个好好的社会主义好少年,怎么就把钱看得那么重呢?五十万也不少了,寻常人家五十万都已经是十几年的工资了。就连你萍姨我当了这么多年的政府官员,存款也没有五十万这么多……” “好吧!五十万就五十万吧!” 在方丽萍的说服下,苏林也渐渐接受了只给自己剩下五十万的事实。也的确是这样,与其守着不太好动用的六百万,是不如能够拿着这光明磊落的五十万回家,给爸妈多买点东西,改善一下生活。 但是同时,苏林又精惕地看着方丽萍。他觉得自己和方丽萍在政治智商上,差的不是一两条街。苏林现在都不敢看方丽萍的眼睛了,总觉得每次自己心里面怎么想的,都能够被方丽萍给一眼看穿。 姜还是老的辣。方丽萍毕竟在建安市的官场这么久,擦眼观色的功夫早就炉火纯青了,一个人的外在是如何,他的内在又是怎么想的,方丽萍只要稍微接触一下,就能够猜个**不离十了。 “以后还有什么事儿,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滴水不漏,再也不能让人抓到把柄了。” 看着方丽萍那又凸又翘散发着成熟气息的身子,苏林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不过想起自己和方丽萍的地位悬殊,还有方丽萍这高超的情商,苏林觉得如果自己真的敢打萍姨的注意,绝对会被她玩得死死的。 方丽萍和叶星竹以及林清雪都不同,苏林对竹姐姐知根知底而且也知道竹姐姐从来都是一心想着自己,为了自己好的。同样的,林清雪在苏林眼中看来,就是一个故作成熟的小女生,很多事情还没有自己懂得多,成天故意板着脸对着自己,吓唬谁呢? 对于方丽萍,苏林是真的没着,方丽萍也是第一个主动引诱他的女人,她还是秦嫣然的母亲,苏林觉得自己要疯了,为什么这些都是乱糟糟的关系,乱七八糟的感觉呢? 其实,今天晚上的事情,不仅是苏林不好过,别看方丽萍现在表面上一脸轻松写意看演唱会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面也好不到哪里去。 “苏林只是苏林,他不是泽民,也不会是泽民。泽民已经不在很多年了,我不是已经习惯了这样一个人的生活了么?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还会变成这样,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抑制不住身体的冲动么?” 方丽萍的心里面在苦笑,她也想不到自己会如此不堪,自从那一天苏林在自己家里面穿上了过世丈夫秦泽民的西装,从此以后,方丽萍的脑海里,就多了一副抹之不去的画面。 都说女人是感性动物,男人可以和一个完全不认识没有感情的女人上床,但是女人必须和有感情的人才会有感觉。而现在,方丽萍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就已经认准了苏林,只要看到苏林,那空虚了十年一直很安静的身体却忽然被激活了。 对于今天晚上自己会主动那样去勾引苏林,方丽萍内心也是负罪了,也是纠结的,却似乎也带着一丝丝兴奋和偷腥的快感。 方丽萍的身上黏黏的,刚刚在草坪上紧张的,尤其是身下,苏林这个坏小子,居然动起手来那么地熟练,虽然比不上一些欢场老手,可是方丽萍又不禁为自己的女儿担心了起来。 作为母亲,方丽萍是能够觉察出来,自己的女儿秦嫣然对苏林是有好感的,至少已经到了喜欢的程度。从这两天秦嫣然的闷闷不乐当中,方丽萍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是关于苏林的事儿了。 可是现在方丽萍也无奈了,看似今天她把苏林给压得死死的,还让苏林一脸委屈的样子。但方丽萍清楚自己是彻底的输了,因为苏林这个臭小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深深地跑进了她空了十年的内心深处来。 “我怎么可以这样?苏林是嫣然的同学,我可是嫣然的母亲,我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 方丽萍一向讲究在其位谋其政,作为秦嫣然的母亲,心里面怎么能够惦记上自己女儿的心上人了呢? 方丽萍很迷惘,很纠结,可是也很没有办法,假装专心在看演唱会的她,心里面却是乱糟糟的一团。 一边的苏林可没有方丽萍那么厉害,可以知道别人心里面的想法。此时的苏林,正在心里面深深地哀悼自己那逝去的五百多万。 而在舞台上的云依依,微微笑着很甜,拿着话筒,唱着那一首古风铿锵的《清风月》。 “清风明月大江东, 铁弓何处用,在未央宫。 青铜置酒绘长虹, 哪里妆更浓,是壮士穷。 老翁垂钓笑卧龙, 苍松青过冬,也没花红。 从容走过你没懂, 也许我该忘了邀功,怪你不同。 我在这江东,你却艳色起舞在未央宫。 铁弓青铜不懂宽容……” 本是一首倾诉老将军战不得志,痛斥君王昏庸无力的古风小调,被云依依甜美的歌声却又唱出了别一样的悲壮。 舞台上的云依依,虽然是青衫丝绸,却一副巾帼英雄出征的神态,变幻的曲调,梦一样的旋律,让每一个人都如痴如醉,仿佛被带入那千年以前的战场,那家国天下的烽火年代。 原来,歌曲里面也不止是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还有如此悲壮的风格。这才是真正能够渗透人心的好歌儿,引起的共鸣,是家国天下的。 出色的舞台效果,唯美的灯光和服饰,加上云依依本就浑然天成的美妙音色,这一曲《清风月》正式将整个演唱会的气氛烘托到了最高潮。就连苏林都不得不承认,云依依唱的真的是太棒了。 不过,苏林还是保持着自己的高姿态,就这么坐在位置上,目不斜视地看着云依依在唱歌。他更多的却是盯着云依依的脸看,那一天在车里云依依戴着大墨镜,苏林看不全她的脸,这一下离得近了,舞台的灯光效果更是把云依依光耀得像是天仙一样,白皙的肌肤,飘飘的长发,清纯古典的装束,一尘不染,那空灵的声音又不似人间所有,仿佛真的是天女下凡。 热烈的掌声,全场的轰鸣,这就是明星的待遇,这就是对明星的礼遇。云依依款款鞠躬,她很享受这样的掌声,只为了她一个人,所有的人,都为了她的表演和歌唱而惊叹,每一个人,都会由衷的因为自己的艺术而折服。 可是,当她抬起头来,看到坐在观众席第一排最中间位置上似乎对自己的表演并不是很感冒的苏林,却又微微皱眉,心里面还对苏林记着仇呢! “又是这个臭小子,那一天在车上他肯定是故意装作认不出我来的。好心好意给他唱了一首歌,为他的高考加油,没想到这臭小子居然还不领本小姐的情。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唱《美丽芝城》会比我这个原作者更加的好听,哼……好,既然你自己都这么说了,那就别说本小姐不给你上台表演的机会咯……” 云依依美丽的大眼珠子一转,嘴角一闪而过一丝坏坏的笑容,瞄了一眼坐在下面的苏林,心里面就已经有了报复苏林的计策。 而在底下第一排坐着的苏林,被云依依这么冷不丁一看,还是那种坏坏的笑容,顿时就打了一个冷颤,总觉得这大明星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而这个坏主意肯定是用来针对自己的。 本来按照演出机会,这一首《清风月》之后,就是最后一曲谢幕用的《美丽芝城》了。来到芝城建安市,云依依自然要把本来就为了这个城市而写的美丽歌曲当做最后的压轴了。 可是,现在,云依依改变了自己原来的计划。她拿着话筒,朝着乐队老师那边压了一下手,意思就是让那边音乐停一下,然后笑着走到了舞台最前面,最靠近苏林位置的地方,对着观众们说道:“我亲爱的学弟学妹们,我很荣幸可以回到母校来举办我的云来依旧演唱会,我也曾在这里渡过高中最青春的三年,今天过后,你们也即将要离开建安一中,离开建安市,到其他的城市去上大学,去寻找你们未来生命新的方向。所以,最后一首歌曲《美丽芝城》送给大家,我想让大家都记住,不管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是在芝城长大,根儿都在芝城,这一座美丽的山城。” 说完以后,云依依顿了一下,全场就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来。不过,云依依又神秘的一笑,拿起话筒,继续说道:“不过这最后一首《美丽芝城》不是由我来唱,曾经我给现在在现场的一个学弟单独唱过这首歌,他听了以后,笑着对我说他唱得能比我更好听,所以,今天,就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苏林给大家演唱这首《美丽芝城》……” 云依依的话才刚刚说完,也不知道现场的灯光师是不是妖孽变的,居然就这么迅速地找到了苏林,将灯光聚集在了苏林的位置上,耀得苏林都睁不开眼睛。 “什么?叫我上去唱歌?” 从刚刚云依依坏笑的看了自己一眼以后,苏林就觉得有些大事不好了,没想到好的不灵坏的灵,报应居然来得这么快。 苏林觉得就自己这破锣嗓子,要是上去唱歌,还不得被全校的人给笑死了? 完了,完了,都怪那一天吹牛,现在吹牛吹大发了,牛皮该破了。苏林他哪里会唱什么歌儿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