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青梅竹马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十四章 青梅竹马

从办公室跑出来的苏林,都不敢去想象林清雪的反应。苏林以前倒是挺害怕林清雪的,但是现在成绩的问题不再是问题了,面对林清雪的时候自然就轻松许多了。而且再过几时级高考毕业了,如若不趁着这个时候疯狂一把,那还能够叫青春么? “好像林老师还没有男朋友来着,三年高中,一直看她都是这么一身打扮,故作深沉。难怪找不到男朋友,不过话说回来,林老师的身材长相都是一级棒,尤其是那一对傲人的饱满,啧啧啧……就根本不是班上那些小女孩比得上的……” 苏林这是色心不死,现在连班主任林老师都给惦记上了。 “咦?时间又涨了五秒,现在是67秒,难道是刚刚碰到林老师的胸奖励的?哈……还真是划算。” 现在苏林唯一的依仗就是自己暂停时间的能力,能够使用的时间越多自然再好不过了。 匆匆地在食堂吃过午饭,下午的考试科目是语文,可以说是苏林唯一有底气而且拿手的一科了。从小苏林的文笔就不差,大大小小的作文竞赛也拿过不少奖,加上没事就看小说和一些古书,苏林的文言文功底也是不错的。 所以,语文这一门的考试上,苏林不靠暂停时间来作弊,也能够拿个一百一十多分,基本上已经算是中上的水平了。 考试很顺利,唯一不会的几道题目,苏林也还是暂停了一下时间花了十几秒钟偷看来了。不过,明显苏林就感觉到下午考试时候,同个考场的那些考生时不时就瞥自己一眼,尤其是男生,眼神当中都带着一股古怪的意味。 显然,都是因为中午的事情,秦嫣然和苏林的对话。 而秦嫣然现在看向苏林的目光也和从前大不相同了,带着一丝疑惑和好奇,尤其是苏林到现在都还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这更让秦嫣然有些不安起来了。 万一,要是真的,苏林真的考上了年级前五十该怎么办? 但是,苏林才不会去理会这些人的目光。更何况,现在解释太多也没有作用,等到考试成绩公布下来,自然有分晓。 步行回家,到了家门口的院子里,苏林有些心虚地朝着竹姐姐家里看了看,门是开着的,说明屋子里面有人,是竹姐姐还是梁姨? 按照以往来说,苏林一放学都是惯性地往叶星竹家里跑的,就算门掩着也是随手一推进去,这是十几年养成的习惯了,进叶星竹家比进自己家都还随便。但是,自从出了昨天那档子事情以后,苏林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今天竹姐姐家的门是开着的,总不会还是在洗澡吧?” 蹑手蹑脚地,苏林朝着竹姐姐的家门走去,却没料,他刚走近就听到了竹姐姐和她母亲梁桂珠的争吵声。 “妈,我跟你说,我不去什么相亲。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一下班回来就说这么扫兴的事。” 叶星竹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也的确,在叶家,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梁桂珠为了自己这唯一一个女儿的终身大事,可没有少操心。 “你这死丫头,相亲怎么了?你没看电视上那两个光头主持的什么非诚勿扰么?那不也是相亲?电视上都时兴相亲,你怎么就觉得过时了呢?而且,这一次,真的,妈托人打听了。男方家里可是在西城那边有一家电子仪器厂,有车有房,多少小姑娘排着队赶上门去都还来不及,搁你这里,怎么就千百个不愿意呢?” 梁桂珠强压着自己的脾气,好一阵地说道。可是偏偏自己这个犟驴女儿就是不上道,把嘴一撅,就倔道:“他家条件好是他家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谁愿意去相亲就去,反正我是不去。刚下班,饿死了,妈,赶紧做饭吃。” “哎……你这死丫头,都多大了,还不知道为自己未来考虑么?” 恨铁不成钢的梁桂珠叹了口气,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家的闺女就这么排斥相亲?托人安排了好几次,都放了对方的鸽子,难不成是自家闺女心里已经有了意中人? 转念一想又好像不太对,梁桂珠对于叶星竹的交际圈是再了解不过了,如果女儿有了意中人,她不可能不知道的。 “医院的秦主任?还是五官科的刘医生?开车的小胡,或者是那个送快递的小张?不对不对……我们家竹儿虽然不是什么大家大户,但是眼光还是有的,这个意中人,到底会是谁呢?” 脑袋里这么思考着,突然,梁桂珠联想起昨天的事情来,猛然一惊:“难道说是隔壁苏家的小林?” 这个念头一起来,梁桂珠就怎么也挥之不去,而且似乎越想越像是那么一回儿事儿。苏林今年可也不小了,马上就十八岁成年。他俩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加上昨天的事情,就更加可疑了。 “不行,这俩孩子一定有事儿。我得好好和竹儿说道说道,苏林还小不懂事,她可不能再不懂事了。” 想着,梁桂珠一转身,厉目瞪着自己的女儿叶星竹,质问道:“死丫头,说,你是不是去勾引隔壁苏家的小林了?” “啊?” 本来还占着理咄咄逼人地叶星竹,被自己的母亲猛地这么一问,吓得抖了一下,心慌乱了片刻,然后赶紧故作镇定地回道:“妈,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什么叫我去勾引小林?我跟小林就像是亲姐弟一样,你想哪里去了?” “亲姐弟?哼……你别以为妈什么都不知道,昨天你真的是一个人在浴室里洗澡的?” 其实,梁桂珠仅仅只是凭借苏林的书包,也不能够确定到底昨天苏林是不是和叶星竹在浴室内。不过就这么一说,叶星竹却是立马就露出了慌张的神情:“妈,别胡说,我……我怎么可能和小林一起洗澡,你……你尽胡说。” 看到了自己女儿脸上一丝慌乱的神情,知女莫如母,梁桂珠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案,所以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叮嘱了叶星竹一声:“你自己的心里要有数。” 说完了这话,梁桂珠就去做饭了,留下叶星竹被她这番话说得满心乱糟糟的。 不过,还有一个人,也是被梁桂珠这番话给吓到了。那就是正在门外偷听地苏林,当他听到叶母梁桂珠那一句“昨天你真的是一个人的浴室里洗澡?”时,差一点没撒腿就跑。 而叶星竹的那一句回答,在苏林看来更是不打自招了,明明叶母都没有说是苏林,叶星竹反而自己辩解的时候说出来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什么? “哎呀!我的竹姐姐啊!这一下可就要彻底被梁姨给误会了。” 苏林在门外暗自着急,脑子里想着要怎么去消除梁桂珠的这个误会,不然这要是双方家长一碰头,被自己的老娘知道了这回事儿,不把自己打得脱层皮下来都有鬼了。 “诶,苏林你这个臭小子……” 叶星竹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面撅着嘴嘟囔着,手还不空着攥紧了拳头,身着上班的护士装还没有来得及换下来,就那么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突然一下,就走到了门口。 “不好,赶紧躲起来,不然就要被竹姐姐看到了。” 苏林刚想跑,却已经来不及了,被眼尖的叶星竹一声叫住:“苏林,你这个臭小子躲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 拿出一副大姐大的做派,新仇旧恨一起算,叶星竹一把上前就揪住了苏林的耳朵,激动得胸前起起伏伏地。 “哎呦……疼……竹姐姐快放手,快放手……” 苏林赶紧求饶道,但是眼睛却是很不老实地盯着叶星竹那白色护士装包裹下的高耸,咽了咽口水,伸出自己的咸猪手,俏皮道:“竹姐姐你要是再不放开,担心我最近大成的抓奶龙爪手咯……” 果然,这么一威胁,叶星竹大叫一声,赶紧松手,急忙往后退了两步,气得在一旁跳着脚瞪着苏林,牙齿咬得紧紧地道:“苏林,你这个臭流氓。” “竹姐姐,可别乱冤枉我哦!我可什么都没有做,碰都没有碰你一下。倒是你,对我这么一个未成年的花季少年,突然狠下杀手,这要是爆料给那些狗仔队记者,绝对能够写出一篇《变态小护士情虐花季美少年》的畅销报道来……” “你……臭小子,你说谁是变态小护士的?骨头痒痒了是不是?姐姐太久没有修理你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不是?” 这一番话可是把叶星竹气得不轻,挥舞着她的小拳头,也不怕苏林的什么抓奶龙爪手了,一个快步上前,对着苏林的小脑袋就狠狠地敲下去。 嘣的一声! 清脆而响亮,苏林哎呦着捂着自己的脑袋,吃痛道:“变态小护士,你要是把我打笨了,高考考不好我可就赖上你了。” “臭流氓,还说……再吃我一下……” 叶星竹努着嘴,瞪着眼睛上前,但是现在苏林可是有了防备,哪里会再让她轻易得手,你来我往,一招抓奶龙爪手毫不客气地探了出去。 苏林向前一探,叶星竹来不及只好侧身一躲,奈何挺着这么一对庞然大物,即便是侧过身来了还是被苏林抓了个正着,更更可恶的是,苏林这臭小子居然毫不客气地真的狠狠地一捏。 这一捏可不得了啦!叶星竹顿时就感觉到身子一软,一下子就没了力气,本来侧过身子来已经失去平衡了,现在连维持平衡的力气也被苏林一捏丧失了,眼看着就要往地上跌了过去,叶星竹鼓起全身最后的力气伸手拽住了苏林的手腕。 “哎……啊……” 苏林猛地被这么一拽,自己怎么可能保持平衡,不可避免地也朝着地面倾倒了下去,刚好正对着叶星竹,砰的一下,叶星竹摔在了地上,而苏林也直勾勾地倒在了她的身上,尤其是,苏林的嘴刚好就碰到了叶星竹的小嘴上,苏林的手此时也还抓在叶星竹的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