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什么?萍姨也会来?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什么?萍姨也会来?

“什么?这一切都是苏林的功劳?” 苏林的大伯苏国光听得有些愣了。没想到自己拼死拼活在城建局干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爬上了副局长的位置,最后能够坐上一把手局长的位置,还是托了自己侄子的福。 而这个侄子苏林,这几年来,一直都不被自己看重,就因为他的学习成绩太差了。 “不仅是如此,嘿嘿……苏局长,城建局的副局长有三四个,老张的资历比你多了好几年,叶老哥前不久查处了一堆违规建筑,说起来,这个局长的位置,他们两个都比你更加的合适。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方市长……不……现在应该叫方书记了,为什么方书记不让他们两个副局长担任局长,而偏偏让你上了呢?” 严龙勇笑着眯起眼睛,很显然,作为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老刑精,他刚刚进入苏家的时候,就发现了苏林似乎不是很被他的大伯苏国光待见。 因为那五六百万赃款的事情,其实严龙勇对苏林心里面还是有愧疚的。所以,索性今天就开诚布公的说出一些内幕事情来,在苏国光的眼前提高一下苏林在苏家长辈们心中的地位,也算是好好弥补一下苏林了。 “方书记让我当局长,难道……也是因为苏林?” 苏国光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可是苏家的一家之主,不管是家庭财富还是社会地位,都是在苏家四兄弟里面的第一位。尤其是面对苏家的小辈,比如苏林的时候,苏国光经常就以一副大伯的气势教训。 可是今天,当苏国光知道,自己的仕途,居然是因为自己一直看不上的侄子苏林而晋升的时候,他的心里面是哭笑不得,也不知道是要高兴还是要尴尬了。 “你以为呢!方书记把你侄子立的那一部分功,算到了你的头上了。不然能轮得到你坐这个城建局局长的位置?嘿嘿……所以说,苏局长,我觉得一会儿吃饭敬酒的时候,你可得先敬苏林一杯。现在我们建安官场上那些有头有脸的家伙啊!都怕了你们家苏林这个苏瘟神了,生怕他脑子里还有什么不该记得的东西……” 笑呵呵的严龙勇,说完这些话以后,还对着苏林挑了挑眉毛,好像在对他说:“看吧!还是我老严够意思吧!苏小子,严队长可就只能够帮你到这里了。” “小林?你告诉大伯,刚刚严局长说的都是真的?” 现在的苏国光已经不敢小觑自己的这一个侄子了,刚刚他可是听到了,苏林是把龙虎帮被销毁的账本都全部背在了脑子里了。里面有多少条账目,也就只有苏林一个人知道。表面上看苏林好像是已经都把那些账目都还原写了出来,可是天知道苏林会不会故意藏了几条,或者说是忘记了几条,然后某一天又突然想了起来呢? 这可是铁一样的证据了,那些和龙虎帮有纠葛的官员。其实还有一些没有被记录在账本里面,账本内的都是比较重要和数目大的,肯定还有漏网之鱼。而这些漏网之鱼侥幸免去了这一次的官场动荡,可他们并不知道账本内是不是真的没有自己的受贿记录。所以一个个都不敢在苏林面前露面,生怕自己一露面,只要被他大伯苏国光介绍一下名字职位什么的,万一让苏林勾起了记忆,想起了什么东西来,不就惨了? “大伯!我的确前几时凑巧帮了严局长他们一个忙而已。” 随着大伯苏国光的发问,苏林的另外两个叔叔和现场的一些其他客人都把目光全部聚焦到了站在角落的苏林身上。苏林有点不太习惯被这么多长辈这么看着,就淡淡地回应了一下。 “难怪……难怪刚刚老王他们几个,都说有事先走了。原来,是被你小子给吓跑的了。哎……看来你这个苏瘟神的称号是铁定的了。” 表面上是苦着脸说着苏林,但是实际上,苏国光的心里面已经乐开花了。因为苏林是自己的侄子,那些自己屁股不干净心里面有鬼的官员们,肯定也都是敬着自己三分,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把柄有没有在苏林的手上拿捏着。 “来来来……小林!客人来的都差不多了,今天,你就坐在大伯旁边。哈哈……大伯这两年也没有怎么关心你,今天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好好聊聊……” 就这一下,苏国光对苏林的态度都完全转变了。之前还是因为苏林和苏文满十八岁了,才允许他们坐到正厅的位置来的,现在却让苏林坐到自己的旁边,这简直就是天壤地别的区分。建安市的酒宴就是这样的,有严格的等级区分,最重要的客人坐一桌,女人和小孩坐到后厅不显眼的地方,正厅什么的都是男人的酒桌。 “大哥,苏林还是个孩子,坐我旁边就好了嘛!今天不是妍卉会带男朋友回来么?听说还是个京城的富少,让她男朋友坐您旁边呗!” 之前憋屈的苏父苏国荣看到苏林被大哥苏国光赞赏了,而且大哥能够升官还是托了自己儿子苏林的福。顿时,苏国荣也觉得自己在几兄弟面前的腰杆可以挺直了,苏林也看到自己父亲刚刚微微皱着的眉头,这一下全舒展开来,一脸笑呵呵的了。 “就是!大伯,我还是坐我爸旁边就好,让妍卉姐的男朋友坐您旁边,人家是贵客。” 苏林也笑嘻嘻地推辞道,他对自己的大伯苏国光一直也有一点心理压力,要是一直都坐在他旁边吃饭,这个饭恐怕要吃得战战兢兢的了。毕竟这十几年来,大伯苏国光一直都是以苏家家主的威严形象在苏林的心中存在的。 “嗯!小林这是长大了啊!说话也知道分寸,懂事了。” 听到苏林的话,苏国光也微笑的点了点头,赞扬道。 这就让一边的苏文心里面彻底地不爽了,本来他就是想要借长辈们都在来好好贬低一下苏林从而抬举自己。从去年高考以后,他以高分考入尚海交通大学,一直到现在,都是苏家人心中的天之骄子,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前途无量的代表。这一次坐了一天高铁回来的苏文,还不是为了在家人面前显摆一下,露露脸,可以被长辈们当做激励后辈的榜样。 但是,现在,出了这么一个插曲。苏文觉得自己完全已经被人忽视了,风头全部都被该死的苏林抢走了。而且更让他可气的是,自己的大伯居然会主动叫苏林坐到他的身边。苏文就算是去年高考完后最风光的时候,也没有被自己的大伯这样夸耀过。 “不就是帮助精方破了一个案么?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伯,您不是说过么?我们现在还小,还是学生。最重要的是以学习为本,其他的什么都是虚的。苏林成天不务正业,肯定是到处和学校外面的混混一起玩,不学习,才能够碰上这样的机会的。” 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苏文从旁边站了出来,对自己的大伯有点告状的意味说道。 而苏文的父亲,也就是苏林的三叔苏国忠也似乎故意怂恿自己的儿子这么说一样,站在一边等看好戏。 “小文!你怎么会这么说苏林?他可是你的弟弟!你这堂哥是这么当的么?” 苏国光看到苏文站出来,还说了这么一番醋意十足的话,皱着眉头,训了苏文一顿,“兄弟手足之间,就应该互相关照和爱护。你作为苏林的堂哥,成天不想着怎么帮助自己的弟弟提高学习成绩,反而一直在炫耀和诋毁,是一个当哥哥的样子么!” 苏林知道,自己的大伯苏国光最看重的还是后辈的品行。现在看到苏文被大伯一顿教训,心里面也是乐开花来了,叫你丫成天在我面前炫耀,还在大伯的面前说我的坏话?哼!就你成绩好么?等我高考成绩下来以后,完爆你几条街。 对于自己的高考成绩,苏林可是信心十足,除非自己的试卷丢失了,不然的话,估计这一次就算是秦嫣然也不一定考得过自己。毕竟在英语和理综两科上,苏林也碰到了不少的难题,不过他却是在可以查课本和字典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比起秦嫣然来,还是占了不少的优势。 “苏文!今天就罚你站在吃饭,就站在这大厅中间,算是我们苏家的家法。让前来的客人们都看看,如果是我们苏家品行不端的晚辈,绝对不会轻饶。” 苏国光厉声说道,也不知道这个对苏文的惩罚是不是故意替苏林出气的。 不过,苏林听到这个,心里面却是拍手叫好。 “大哥,这……小孩子犯错,用不着这样吧!今天来的客人们挺多的,这样……”苏文的父亲苏国忠赶紧替自己的儿子求情,但是苏国光却是又冷哼一声,拒绝道:“都成年了,上大学了,还是小孩子么?这要是到外面去也这样为人处事,能不碰得头破血流么?还有啊!国忠,苏文教育不好,你也有责任。不用说了,要么站着吃饭,要么就从苏家滚出去……” 苏国光把一家之主的威严放出来,加上他本来在城建局就是领导的做派,苏国忠也不敢再反驳了,只好拉了拉自己儿子苏文的衣角,骂了他一句,让他乖乖认罚。 而苏文的心里面却是委屈死了,自己不就是说了一两句话么?用得着这样么?自己可是苏家的天之骄子啊!自己可是考上了尚海交通大学啊!那可是国家重点的大学,凭什么为了一个可能连二本都考不上的苏林来处罚自己? 一股怨气和不甘在心里面蕴结着,可是苏国光在苏家可是绝对的权威,连苏文的老爹苏国忠都不敢反驳,苏文也就只好乖乖认罚,在满堂宾客好奇的眼神中,站到了大厅中间。 “国忠,你要多向国荣学学。不要成天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败坏自己的道德,你做的那些事情,还不是我找人给摆平的。不然就你盖大棚侵占的那十几亩土地,能那么便宜被你租下来么?哎……赚钱是重要,可是不能够因为赚钱而给孩子们树立了坏榜样。这一点,我也要检讨一下,这些年来,功利心的确是太重了一点。” 苏国光其实和苏林的父亲苏国荣的性子更相近一点,毕竟他受到的教育也更高,虽然这些年在建安市的官场里,耳濡目染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才会对苏林父亲苏国荣的不作为感到生气。但是现在仔细想一想,自己也的确是有错,没有做好榜样。而另外的两个弟弟,做的那些事情,投机取巧,他也是都知道的,虽然赚了一些钱,但是这钱的来路多少有些不正当,哪里有苏国荣的光明磊落。 “知道了,大哥!” 被苏国光一顿教训,苏国忠也是低着头,一脸悔悟的样子。 “嘿嘿!怎么样?苏小子,我够意思吧?怎么样?解气不?” 闹剧过后,苏家几兄弟继续迎接宾客,苏林却是被严龙勇拉到一边去,看着严龙勇一脸邀功地乐呵呵对他说道。 “哈哈……严局长,你来的还真是时候,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大伯对我不是很待见的啊?还有我那个表哥,一张乌鸦嘴,成天呱呱呱说我的坏话来抬高他自己,太他**讨厌了!这一下真解气!” 苏林也不客气,小声地和严龙勇说说笑笑的。 “解气就好。我老严当精察那么多年,连这点察言观色的功夫都没有的话,还混得下去?嘿嘿……而且呀!苏小子,你的面子可真大,今天不仅我会来,而且,方市长也会来,可不是冲着你大伯的面子来的噢!是专门来看你的,顺便来给你大伯祝寿的,市里面申请的全国见义勇为奖章也申请下来了,一会儿方市长来的时候,就会给你带过来咯!” 严龙勇乐呵呵地笑道,苏林却是一脸地诧异:“什么?萍姨也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