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跳乱了节奏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跳乱了节奏

出租车之内,气氛有一些尴尬,云依依刚刚把电话挂断,一脸不高兴地抱着酥胸。戴着大墨镜,苏林也看不到她的具体表情,但是从她那撅着的小嘴,就能够看出来,自己的这个云学姐显然是不高兴了。 “云学姐,这一次的演唱会很成功。我们的很多同学都拍手叫好,他们很多也是第一次在现场看到你的……” 为了缓解一下气氛,苏林开始转移话题,说起那一天在建安一中的演唱会来。在他看来,只要说起音乐,凭借云依依对于音乐的热爱,肯定会暂时把烦恼的事情给忘却的。 “能够回到母校开演唱会,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这一次的效果还不错,尤其是有你的加盟。苏林,你的歌声真的很棒,还有你的作曲填词能力,就从你那一首即兴的《原来》来看,绝对是国内一流水准的。” 果然,说起了演唱会的事情,苏林就成功的转移了云依依的注意力。云依依脑海当中也回响着苏林那一天所唱的原创歌曲《原来》的旋律来,嘴里头也小声地哼着:“原来最是无助的记号,是爱情周期性的退潮……” “爱情?苏林,你说,爱情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呢?” 云依依的眼神有些迷惘,不过她戴着大墨镜,苏林看不到,只是从云依依那带着一丝叹惋的语气当中,也闻到了一丝云依依的哀思来。 “爱情?” 苏林惊疑了一下,怎么刚刚说着的还是演唱会的事情,这一下,云依依又把话题给饶了回来了呢? “莎士比亚在《维洛那二绅士》当中说过‘青春的恋爱就像阴晴不定的四月天气,太阳的光彩刚刚照耀大地,片刻间就遮上了黑沉沉的乌云一片。’。苏林,我的青春并还没有过去,可是我却还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恋爱的感觉。情侣之间的争执与羁绊,那种牵肠挂肚的感觉,为什么我只能够在别人的身上看到呢?” 充满着浪漫主义情怀的云依依熟读过莎士比亚所有的作品,从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到各大戏剧,云依依每当看到对或是美好或是凄惨的爱情的描述的时候,都会由衷地露出自己羡慕的神情来。 从小到大,云依依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可是很遗憾,她从来未成找到过如文字和歌声中洋溢的那种感觉。反而,因为家族的关系,云依依不得不成为另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男人的未婚妻。 “云学姐,你没有谈过恋爱么?” 对于云依依的话,苏林更是感到惊疑,按照常理来说,像云依依这样漂亮又优秀的女子,应该不乏优秀的追求者才对。有了那么多优秀的追求者,基数这么大,应该会有能够让云依依心动的才对?更况且,刚刚云依依的电话那头,那个被云依依称作王宇的男人,不就是云依依自小定下的娃娃亲么? “恋爱是什么?我不知道。苏林,你知道么?我看嫣然妹妹就很喜欢你的,她……是在和你谈恋爱么?” 云依依想起了脸上红扑扑,瞪着眼睛一脸敌视看着自己的秦嫣然。那种小女生的紧张与要强,看着真的很可爱。 “我?和她么?还……没有。我也不知道。” 说起秦嫣然,苏林心里面就不禁内疚了起来。当初是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和秦嫣然表白的,后来自己也如愿以偿考上了年级第十。可是,他们两个却都很有默契的,谁也没有真正捅破这一层窗户纸。但苏林的心里面觉得对不起秦嫣然,因为和方丽萍有了这么多暧昧的关系,而且,除此之外,其实从小到大一直在自己身边的竹姐姐,却占据着苏林心里面更多的地方。 “朦朦胧胧,谁也不说破,这才是高中生该有的恋爱。想当初我念高中的时候,班级里面也有着这么几对隐形情侣,虽然谁也没有说破。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他们就是情投意合的一对。可是后来呢?呵呵……到了刮风的日子,树叶还不是依旧要从树梢上被吹走?年轻的爱情总是那样的炙热而短暂,充满着不可靠和背叛,也许我没有过这些经历,反而是好的,但是却总会觉得一股子不甘心的遗憾。难道说,我就要这样随随便便嫁人了么?” 在云依依看来,那种悲惨爱情故事里面的女主人公们并不可怜。虽然她们的命运坎坷,她们的感情羁绊,她们的下场悲剧,但是至少她们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有一个至死不渝的爱人。朱丽叶有那一直陪着她的罗密欧,祝英台也有那甘愿与她一同化蝶的梁山伯,就连千万年来被囚禁在月宫的嫦娥不也有着那么一个人的牵挂么? 再看看自己,云依依就更觉得悲伤了。自己这算是什么?难道说真的把自己这一辈子嫁给音乐了么?心里面连一个可以去奋力追求和想念的人都没有么? 那种空落落无所寄托的感觉,是每一个到了恋爱季节却没有恋人的女子都会具有的空虚感。 在云依依看来,真正的爱情,一极是吸收一切,一极又是排斥一切的。吸收一切,想要知道这个作为一生伴侣的人的所有,从他的出生到现在,身边的人,经历过的事情,脑子里想的事情,这是女人的探知yu和占有yu。排斥一切,就更是女人占有yu的体现了,排斥所有和另一半有关的异性。这种看似复杂的行为,有一个统一而庸俗的称呼,人们都叫做“吃醋”。 云依依没有吃过醋,她也不知道那种酸溜溜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样的。今天在酒宴上也纯粹是为了怄气和挤兑苏林,才假装一副争风吃醋的样子和秦嫣然斗得不亦乐乎。最后,她反而喜欢上了这个敢爱敢恨,同她母亲方丽萍一样作风果断的小姑娘。 也许可以这么说,云依依把心深锁厚厚的自我保护铠甲之中,她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免自己经受那种意外的感情伤害。但是最后,她反倒是发现,已经没有人可以打开她的自我保护,走进她的心里了。 把自己的内心紧锁,的确,幻想会少得多。云依依以为这样自己就可以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自己喜爱的音乐生涯当中,可是,荷尔蒙的催发,那春天播种的呼号,却让她的春心在毫无期盼和依靠对象情况下,孤独地萌发。 通常说,真正的爱情是一见钟情的。在这种情况下,举止风度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一定时期内,无意的引起竞争也会起很大的作用。 云依依不缺乏追求者,可是她那已经闭塞的心,却怎么也容不下任何一个人进入。 淡淡的哀伤,是云依依没到这个季节都会具有的感怀。甚至于,云依依常常在想,就按照家里面的安排,等大学毕业以后,就和娃娃亲的王家大少王宇结婚,也并不是多坏的事情。 但是,这样一来,云依依觉得自己就失去了灵魂。她的歌儿也会失去灵魂,屈服与虚与委蛇的政治婚姻,自己又能够得到什么呢? 不!我也要去寻找自己的爱情,去找到一个白马王子,把他赶进自己的心里面来,再把心门锁上,永远也不让他跑出去。自己的心竟然空得这般厉害,不能再空荡荡的生存下去了。 云依依看着苏林,苏林也看着她。苏林也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的云学姐在想着一些很苦恼的事情,这种事情,同样也是苏林所苦恼的那一类。 在苏林看来,人就是世界上最贱的动物。其他的动物,吃饱喝足,能够安安乐乐的生存繁衍种族下去,就已经是莫大的知足了。偏偏只有人类,自己找不痛快,情情爱爱恩恩怨怨,这些能当饭吃么? 生命中,让人头疼的事情,还少么?这些事情当中,有哪一件不是由这些无稽之谈的情情爱爱引起的? 可是,人能够真的忽视了“爱”这种情感么? 那种让人精神格外愉悦又能够让你崩溃的奇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只存在在时间里,回想在记忆中,往往等你在去追逐的时候,无不是泪流满面,痛哭流涕。 人的生命因为爱情而精彩,苏林脑子里浮现出了竹姐姐、方老师、秦嫣然、方丽萍,甚至还有在精察局那个被自己痛打了小屁股的韩笑笑。这样子的小日子,虽然让人头疼,麻烦事不断,可是扪心自问,自己又有哪一刻不是幸福洋溢着的呢? “云学姐,我觉得,只要努力,你一定会找到能够让你喜欢的那个人的。” 释然地一笑,苏林觉得自己似乎想通了一些东西,活着就是活着,爱了就是爱了,管它是爱了几个,管它是爱了谁,既然我爱了,就要为了这一份爱去努力,去争取,不劳而获的爱情,它就不是爱情。 “只要努力?呵呵,苏林,你说我要怎么去努力呢?我周围优秀的追求者很多,我也早已经有了家族定下的娃娃亲。对了,就是刚刚打电话过来的那个,他叫做王宇,是京城王家的大少爷。他们王家的家族产业涉及到了国家命脉的能源、通讯甚至是兵工厂重工业,整个家族的资产加起来一千亿都不止。而他王宇是王家第三代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我如果嫁给他的话,这个世界上我想要的,几乎没有得不到的。可是你觉得,这样就是我想要的爱情么?你说让我努力,是让我努力去找一个优秀的人么?有着王宇作为对比,你说什么样的人才能比他更优秀呢?” 云依依苦笑一声,苏林的话,让她觉得苏林很幼稚。毕竟是高中生的思维,爱情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一句努力就可以轻易获得了? “优秀?不对!云学姐,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一定要非常优秀呢?喜欢,是一种感觉。爱,更是一种机缘。也许你会觉得我说这些很幼稚和多余,但是事情真的就是这样的,当你真的遇到了能够让你心动去喜欢的那个人的时候,你的心跳节奏会准确无误及时的告诉你的,你的白马王子,他……来了!” 下午的阳光,从出租车的侧窗洒了下来,苏林灿烂地笑着,向云依依阐述着自己所理解的爱和喜欢。而侧过脸来看着苏林的云依依,当听到苏林的这一句话,看着他那灿烂又阳光的笑容,心就砰地一下,跳乱了节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