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就是你说的那个臭小子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就是你说的那个臭小子

云依依怔了一下,斜阳下的苏林,在灿烂的金辉下的微笑。不知不觉,云依依也被苏林的这一份情绪所感染了。 “心跳乱了节奏,难道说,这就是苏林刚刚所说的心跳的感觉么?” 芳心跳动,云依依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重重锁紧的心房,居然突然之间就被人打开了。而且,还是那么自然而然,似乎自己一直在等待着他,如今,他来了,自己就扫榻相迎,一切好像都是理应如此的,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怎么了?云学姐?嘿嘿……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啊?” 苏林嘿嘿一笑,看着云依依对自己这道理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心里面也是十分得意。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道理。” 云依依朝着苏林笑了,点了点头,赞同了苏林的说法。然后犹豫了一下,又问道:“那……苏林,如果真的有一个人,让我有了这种乱了心跳的感觉。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去做呢?” “这还用我教?当然是大胆的去追啊!” 苏林理所当然地说道。 “可是我是女生,不是都应该是男生来追求女生的么?” 优秀的女生,都有自己的骄傲。越是优秀的女生,就越是高傲。和秦嫣然一样,云依依从内心而言,也是高傲得不行,从来都是男生们一个个排队等着追求她的,要她主动去向一个男生示好,这怎么可能? “放屁!这混账话是谁说的?云学姐,你难道就没听过‘男追女,隔重山。女追难,隔层纱’么?想想看,你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个能够让你心动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可不是屠宰场的猪头肉每天都能碰上,不好好抓紧了,跑了可就是一辈子后悔的事情了。再说了,现在都是男女平等的社会,凭什么男生可以追求女生,女生就不能主动追求男生了?” 苏林说得很严肃,一表正经的样子,让云依依看了忍不住想要笑出来。不过,云依依还是忍住没有笑,反而也一本正经,似乎忧心忡忡地道:“可是,好像这个男人的身边有不少的女人呢!你说,苏林,我又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默默地躲在背后,把这一份喜欢悄悄的藏在心里面呢?” “藏个屁!有不少的女人怕什么?云学姐你这么优秀,这么漂亮,哪儿个女人会是你的对手?优秀的男人身边当然女人多了,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那就是勇敢地去,把这个你喜欢的男人给抢过来。” “真的要这么做?抢过来?” “那是当然!肯定的!” 苏林说得很认真,很投入,可是这话刚说话以后,又一股子醋劲儿溜溜地向云依依打听道,“云学姐,能不能告诉我。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谁啊?我认识不?” “这是一个……秘密!就不告诉你。” 看着苏林一副想要知道得抓耳挠腮的样子,云依依就格外满足,嘻嘻地笑着。云依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有多久,没有这样开心的窃笑了。 在苏林的面前,现在云依依觉得自己很轻松,可以说任何的话题,无需要任何的伪装和掩饰。不过,好像只需要将唯一的一件事藏好来就行了。 “小气鬼。亏我刚刚还充当了狗头军师,给你出谋划策来的。连喜欢的人是谁都不跟我说,难道是现在国内的什么大牌知名男歌星?放心啦!我是那种大嘴巴的人么?肯定不会把你们的事情当绯闻说出去的……” 苏林八卦的小心思上来了,就想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可是云依依就偏偏含着嘴偷笑,不管苏林在车上怎么威逼利诱,就是不告诉他。 没了辙,苏林也就只能够干瞪眼。不过,经过今天在车上这么一番谈话,苏林更觉得,自己和云依依这个大明星学姐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本是天仙子,何似在人间呢?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种不食烟火的神仙,就算看上去再超然物外和圣洁。说到底,还不是人的血肉,有人的情感,自然也有人的烦恼了。 今天,听到了云依依的烦恼,听到了云依依的倾诉。苏林觉得,这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真实的人嘛! 很快,出租车就到达了目的地。出乎苏林的意料,云依依居然不是住在市区的宾馆,而是这么一个芳草萋萋的郊区小院。 下了车,云依依这才把墨镜给摘了下来,放进了包里面。然后眯着眼睛笑了笑,邀请苏林到自己的家里坐一坐。 “云学姐,这里……是你的家?” 虽然苏林早就听说云依依是在建安一中上的学,倒是也根本想不到,云依依这么一个大明星,在建安市的家,居然是这么一个古朴的郊区小院。 看着院子一人多高的土墙上爬满的爬山虎,还有院子里种的一颗足有三层楼那么高的仙人掌树,满院子都是绿意黯然,在这四点多斜阳的映照下,吹来一阵清晰的味道,苏林就觉得,格外让人心旷神怡起来。 “怎么?为什么这里不可以是我的家啊?要知道,我才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住在这里。上了大学,才回到京城的家族里面去的。” 说着,云依依的眼神当中又有了一丝似乎跨越十几年的回忆,“这里是我的外婆家,外婆过世以后,就是我的家。每年,我都会回到这里小住一段时间。” 这院子里的每一颗花草,都有着云依依童年的回忆。云家在京城当中的家族争斗厉害,所以云依依这个云家大小姐,在刚出生后不久,就被她的父亲云业给安排在了建安市,由她的外婆照顾。直到这几年,云家在国内的世家当中确定了地位,同时云依依的父亲云业也已经确定成为了云家第二代的掌舵人,云依依才相对zi诱了一些。 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云依依当然不会和苏林这个外人说自己的家族隐秘。倒是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云依依很是自豪地像苏林一株又一株的介绍着。 “这是芍药花,我记得是我十岁那年,外婆从山上挖来的,现在,苏林你看,当时的一颗,现在已经长成一丛了。” “还有这个,是香兰,又叫做朵朵香。一个根茎上就长这么一两朵花,苏林你问问看,是有一种幽幽的芳香,特别好闻的……” “对了!这个,这个……苏林,玫红矮紫薇,现在刚好是花期,你看看她们开得多灿烂,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么地艳丽……” 女人都是爱花的,也许是在本质上把自己也当做了一朵美丽的花儿。苏林也发现了,云依依在她的小院子里面,种了不下十数种的花卉。现在是六月初,一大半的花卉都到了花期,正是百花争艳,散发芬芳的时候。而且,这种纯天然的花香,淡淡地,散布在空气当中,轻轻地嗅上一鼻子,很好闻,一下子就能够让人精神抖擞。 单单是香气就够怡人的了,更不用说那在斜阳照耀下的各色花朵儿。 素雅的恬静,艳丽的舞动,在一阵夏风的吹拂下,摇曳在风中,是那样的自然和zi诱。云依依很满意自己这一院子的花花草草,苏林也很享受这种自然的滋味。 两人就在这院子里不约而同地停顿了几分钟,细细地品尝了一下风中的花香,观赏了一番斜阳下的美景,便把这刚刚酒后一身的疲倦都给洗去了。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声十分不和谐的急刹车,一辆白色的奔驰就停在了云依依的小院门前。然后车门打开,就从车上下来一个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男子,把车门一带,就急匆匆地朝着院子里奔了进来。 “王宇,谁让你来的?” 看到眼前的男子出现,云依依的眉头又紧紧蹙着,不高兴地说道。 “依依,不是你在电话里让我今天来的么?你说明天的话,你可就从建安市飞走了。其实,我早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就已经到建安市了。我打听了好久,从知道原来你是住在这个小破院子里面。我们王家虽然看不上建安市这样的县级市,不过好歹在这里也有两三家五星级酒店的股份,你只要他们打声招呼,最好的总统套房,肯定留给你的……” 王宇一下车,就笑脸迎了上来,好像一副和云依依很亲密的样子,说道。。 “王宇,你说什么?什么破院子,这里是我的家,是我在建安市的家。既然你说这里是破院子,那这个破院子不欢迎你,请你立马从我的眼前消失,谢谢。” 自己充满回忆又心爱的小院落,居然被王宇说成了是破院子,怎么能够不让云依依破口大骂。不过,云依依从来都不会骂人,即便说得最重的话,也不过是让王宇立马从自己眼前消失。 “依依,你看我连夜从京城来找你的。你就这样让我回去,不合适吧?” 那个王宇倒是还有些气度,或者说是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云依依对自己的这种态度,还是客客气气地对云依依说道。 “又不是我让你来的,你爱去哪里是你的zi诱。同样的,我想要去哪儿也是我的zi诱。你有什么权利限制我,还来跟踪我?” 云依依很生气,撇开脸去不看王宇。 “是!云依依,你想要去哪儿是你的zi诱。你想在哪里开演唱会也都是你的zi诱。可是你不要忘了,你是我王宇的未婚妻,本来让你进入娱乐圈我就十分不赞成。那是一个水很浑的地方,不过好在我王家在娱乐圈还是有一点势力,这才让你能够不必接受什么潜规则什么的。可是,那天晚上的演唱会上,你居然当众在舞台上主动亲吻了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臭小子,这事儿娱乐圈的那些媒体记者都已经报道开了。京城那几个世家的子弟也都知道了,你让我的脸面往哪里搁?我王大少的未婚妻,在建安市这个屁大点事的地方,主动给别人献吻?云依依,我不管你是什么理由,今天你必须给我王宇一个交待。” 一张口,王宇也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这两天,王宇在京城,几个世家的少爷圈子里,明里暗里,都已经被讽刺了不下十几次了。本来他就不同意自己的未婚妻到娱乐圈去卖唱,说是歌星,在他们这些世家子弟看来,再风光有人气的女歌星,想要弄上床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情?在别人看来纯洁无比的玉女歌星,有哪儿个背后没有几件肮脏的事情呢? 所以这些世家的大小姐们,就没有说去娱乐圈混的。偏偏这个云依依不听劝,硬要进入歌坛。这还在王宇的容忍范围之内,毕竟顶着云家和王家的招牌,娱乐圈里面没有人敢动云依依。但是,这一次在建安市的演唱会上,云依依居然主动去亲吻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孩子,这就让王宇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交待?你是什么人啊?云学姐用得着给你交待么?不过是一个封建的娃娃亲而已,云学姐不喜欢你,不爱你,以后也绝对不会嫁给你的。你凭什么要云学姐向你交待什么?她爱亲谁这是她的zi诱,你管不着。” 云依依还没有说话,苏林倒是看不过去,抢话说道。 从刚刚王宇的话语当中,苏林就已经知道了,眼前的这个,恐怕就是那个让云依依烦恼不已的指腹为婚的娃娃亲,京城王家的王大少王宇了。既然云学姐不喜欢他,还一直为了他伤脑经,苏林就觉得,自己此刻有必要为自己的学姐出头,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自以为是的京城大少爷。 “我管不着?你又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一开始王宇的注意力都在云依依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把她身边的苏林放在眼里,现在居然被苏林一句话给调拨了,就不客气地一脸嚣张地对苏林吼道。 “我是谁?哼哼……我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个臭小子,云学姐就是在演唱会上吻我的,怎么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