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老娘屁事儿没有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两百五十章 老娘屁事儿没有

医院的环形走廊是没有其他的出口的,旁边的科室门之前都是关闭的,严龙勇和两个警员也都没有看到过这期间有人躲藏进入这些房间当中。 严龙勇从后面追,小张小李两个警员绕道在前面堵截,本来万无一失逃脱不了的冒充刘医生的神秘人,居然就这么在严龙勇摔了一个狗吃屎以后就消失不见了。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倏地一下就不见了。实在是太诡异,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小李小张,这个神秘人肯定是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躲藏到了某个房间里面去了。” 思索了片刻,严龙勇命令道,“小张,你守住楼梯口,上下楼的人都要检查。我和小李挨个房间去搜,我就不信,这个人会人间蒸发不成?” 把人追丢了,不过这么短的时间,严龙勇觉得对方肯定还留在三层当中。这三层是一个大环,上下楼的出口只有一个,只要守住了那个地方,就可以瓮中捉鳖。 让警员小李守住出口,严龙勇和警员小李一起挨个病房和办公室搜查。 可是,严龙勇查着查着又头疼了。因为他忽略了一点,自己等人并没有见过刚刚那个神秘人的样子,只知道他是穿着手术服,蒙着脸,大致的体型和身高。可是只要他找个地方,将手术服和口罩都脱了下来,就算站在自己等人面前,也根本没办法认出来的。 连对方的样貌特征都没有,这还怎么搜查?简直就是无头公案。 “怎么办啊?严局。我们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他那一下是伪装成刘医生的,只要将手术服脱了,我们根本就没办法,说不定人早就从楼梯下去了,小李肯定发现不了的。” 警员小李在跟着严龙勇查看了好几个病房以后,也是着急地道。 “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严龙勇的大脑在快速地运转,他现在还是认为这个神秘人肯定是龙虎帮派来暗害苏林母亲的,必须要抓到他,然后顺藤摸瓜。揪出整个龙虎帮的余孽来。 “这个神秘人是伪装的刘医生。那……身上穿的就是刘医生的手术服,我之前也看到了胸牌上也是刘元金,那……那说明他……肯定是在刘医生的办公室里偷的手术服……” 脑子里面在慢慢地理清思路的严龙勇,一下子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一拍脑袋。叫道。“走!小李,去外科主任办公室,那个神秘人很有可能现在还在那里。就算不在,我们也可以抓到一些线索。” “对呀!那个神秘人换了手术服,那他自己的衣服很可能就还留在刘医生的办公室里,现在很有可能就在换回衣服。还是严局高明啊!” 警员小李顺着严龙勇的想法也想到了,顺便一句马屁拍了上去。 于是乎,风风火火,本来还在一间病房一间病房搜查的严龙勇和警员小李,这一下迅速地冲到了外科主任办公室里,拿着手枪,小心翼翼地,拧开门把手,冲了进去,一转身就拿着手枪指着里面:“不许动!不许动!” 严龙勇和警员小李都紧张兮兮的,可是冲了进去之后,办公室里面空空如也,连个鬼都没有,哪里有什么神秘人在? “怎么办?严局,没人……” 没有看到神秘人,警员小李失望地放下了警枪。 “人没在,可是……也不是没有收获……” 心思缜密的严龙勇看到了挂在墙上的手术服还有桌面上“外科主任刘元金”的铭牌,小心地戴上手套收集了起来:“小李,你看看,刚刚那个神秘人就是穿着这一身的衣服还有这个牌子。而现在,这衣服和牌子又回到了这个办公室里面,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那个神秘人刚刚就是有回到这个办公室里面来,把手术服换了。哈哈,现在只要将这牌子和手术服拿到局里面提取指纹,就能够锁定那个神秘人了。” 百密一疏,严龙勇很惊讶于那个神秘人是如何从自己眼皮底下消失的。但是现在这个手术服和牌子一定是那个神秘人亲自经手的,那么紧急的时间里,神秘人不可能有时间将指纹擦除,那么这上面就必定会残留着他的指纹。再看看这个办公室上面的监控摄像头,严龙勇就更是乐出花来了。 有监控的录像就更好不过了,只要到医院的保安室那里,调出今天的监控录像,那么这个神秘人就无所遁形了。他在这个办公室里面换手术服的过程肯定被全程记录,只要看到这个监控录像,就完完全全能够揭穿这个神秘人的真面目了。 “小李,你看到了么?这个监控摄像头,一会儿我们马上去医院保安室那边调取录像资料,这样,那个神秘人的真面目就完全暴露了。” 找到了问题的关键证据,严龙勇的心情大好。拿好手术服和名牌作为提取指纹的证物就和警员小李走出了外科主任办公室。 “我们现在先去看看手术室那边到底怎么样了?诶……让这么一个神秘人混进去了,是我们守卫的失责。可是谁能想到龙虎帮的人居然这么狠毒,居然还一路追杀暗害到了手术室里面……” 叹息了一声,严龙勇还是对苏林一家十分愧疚,“这一下,苏林的母亲怕是……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这边严龙勇往手术室走去,而苏林也才掩饰好自己,假装刚刚从厕所出来,往手术室那边过去。而就在这时候,在手术室的门口,正好就碰到了一路紧赶慢赶过来的方丽萍和秦嫣然母女。 “苏林,怎么样了?你母亲现在是什么状况?” “苏林。阿姨怎么样了?” 一碰面,秦嫣然和方丽萍母女俩都不约而同地关心道。从她们气喘吁吁的样子,苏林知道她们都是以最快的速度跑从楼底下跑上来的,和自己一样,没有等电梯。 “萍姨,嫣然,谢谢你们的关心。手术结果还没有出来,我刚刚上厕所去了,现在回来,我爸应该已经进手术室去了。我也正打算进去看看情况……” 虽然苏林已然知道自己的母亲刘爱珍现在已经没有一点的危险了。但是演戏还是要演全套,如果在这种时候就一脸笑嘻嘻地给秦嫣然母女打包票说自己母亲没事儿了,那事后神秘人救助自己母亲的事曝光了,肯定引起怀疑了。所以苏林现在还是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演技。不情愿地在秦嫣然和方丽萍的面前。装出一副担忧的样子。 要欺骗关心自己的人。还要让她们多担心一会儿,苏林的心里面也不是很好受。不过,感受到秦嫣然和方丽萍发自内心替自己着急。为自己母亲担心的关怀,苏林的心里面还是暖呼呼的。 “进去……会不会打扰到医生手术?” 虽然看到苏林担忧的表情,但是好像情况还不是特别严重的样子,方丽萍也微微放下心来。 “应该没事了。萍姨,我爸都已经进去了,我们也进去看看吧……” 苏林当然知道里面没事了,自己的母亲在自己一计万能治疗术的局部物体时间倒流作用下,已经起死回生了,什么伤害都没有了,连伤口这一下恐怕也愈合了吧? 不过,刚刚苏林逃出来的时候太急,并没有看到自己母亲醒过来。所以现在苏林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现在清醒过来没有,他也急着想要看看自己母亲的现状。毕竟这局部物体时间倒流他也只用过几次,有没有什么副作用还不知道。虽然之前已经证实过了,这局部物体时间倒流并不会将人的记忆还原。 “行,那我们也赶紧进去看看吧!” 方丽萍和秦嫣然跟随着苏林推开手术室的门就走了进去,而此时,手术室里面算是乱成一团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不敢相信,原来已经被宣布要死亡的病人刘爱珍,居然奇迹般的起死回生,甚至连身上的伤口都复原了。 脑电波恢复正常! 心跳恢复正常频率! 甚至连血压都变正常了,一点也没有失血过多的迹象。 护士和医生们都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处理眼前的情况了,病人一点危险也没有了,不需要氧气罩,不需要电击,甚至连输血都不需要了。 “黄医生,这……怎么办现在?” “对啊!黄医生,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 本来都以为病人死亡的护士和医生,不知所措地看着主刀的黄立生。 “等……看看……看看病人能不能自己醒过来……” 黄立生也是擦了擦脑门的汗,这样神奇的场面他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识过。所有的仪器和指数都不仅说明病人现在是有生命迹象的,而且似乎还很强劲儿。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等病人自己醒过来,然后再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让病人的伤病在一瞬间全好了。 而导致这一神奇现象发生的,就是刚刚那个伪装成为刘医生的神秘人。黄立生脑子里回忆着那个神秘人的面孔,模糊不清,他也没有看得很真切,只看到了一角,还只是一瞬间。黄立生的内心在颤抖,他是激动的,那个神秘人难道是传说中的神仙中人?不动神色的释放仙家法术,就能够让人起死回生? 没错了!一定是这样的,只有仙家法术有这样的威力,才能够出现这样的奇迹来。黄立生的心里面又在后悔,刚刚没有拦住那个神秘人,那可是神仙啊!只要央求他将这仙家法术教给自己的话,以后有治疗病痛的,只要法术一上,就能够不治而愈。还有仙家的长寿永生法门,一瞬之间,黄立生脑子里面关于神仙的那些飘渺传说纷纷掠过脑子。以前总觉得这些是无稽之谈,多么虚无缥缈,但是现在,黄立生亲眼所见,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爱珍……爱珍……”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手术室门外冲进来的苏父苏国荣哭哭啼啼地跑到了手术台之上,一下子趴在了爱妻刘爱珍的身上,痛哭流涕后悔道:“爱珍啊!我对不起你啊……我没用啊!我都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你就这么走了……呜呜……爱珍啊……” 苏国荣以为自己的妻子已经没救了,所以一路伤心地扑了上来,本来一个铁骨铮铮地汉子,流血也不流泪,但是现在居然痛哭流涕。 “这是谁啊?病人家属么?怎么跑进来了?”黄立生看见扑进来就哭的苏父苏国荣也是一愣,问道一路追过来的护士。 “黄医生,是……是你说病人已经没救了。所以让我叫病人的家属进来见最后一面的,这……这是他的丈夫……”小护士委屈地说道。 “谁说没救的,现在……现在病人好好的……”黄立生刚说完,才发现那句话是自己说的。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苏国荣不明所以,他现在也听不进去黄立生和小护士的对话,他已经被悲伤充满了脑袋,自己相濡以沫这么多年的妻子就这么去了,他的心里实在是接受不了。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那些在一起的画面,刘爱珍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第一次见到刘爱珍时候的惊艳,第一次偷亲她时候的羞涩,虽然当初的豆蔻少女已经变成了如今的大妈了,但是在苏国荣的眼里,一样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爱珍,你不能就这么去了啊!你起来……你起来再骂骂我啊……再骂我一顿啊……” 现在,苏国荣是多么希望自己的爱妻能够醒过来,对着自己痛骂一顿。但是他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了,他只能够趴在刘爱珍的身上痛哭。 可就是他这么趴在刘爱珍身上一哭,不一会儿反而将本来还陷入昏迷沉睡的刘爱珍给唤醒了,刘爱珍一醒过来,发现自己的丈夫居然趴在自己身上苦着忏悔,好像是自己已经死了一样,顿时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撑着手术台,直起身子来,对着自己不争气的丈夫嚷道:“老苏,你哭什么哭啊?大男人的,哭鼻子不嫌丢人啊?老娘屁事儿没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好运大哥和凌壶冲的月票,黑の摩可拿的100打赏。四千多字大章送上,今天就这些了,明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