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 你看起来很眼熟啊!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两百五十一章 你看起来很眼熟啊!

手术室内,苏国荣以为自己的妻子已经没有救了,哭得正伤心的时候,却不料刘爱珍居然活过来了。不仅活过来了,还中气十足地训了自己一顿。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那个医生不是说自己的妻子已经回天乏术了么? 这一下,苏国荣的心里面是又震惊又欢喜。反正不管其他的,自己的妻子没事儿了就好,能够这么中气十足的骂自己,那肯定是一点事儿都没有了。 “爱……爱珍,你……你没事儿了?” 生怕这样压着妻子刘爱珍,苏国荣赶紧站起身来,看着坐在手术台上的妻子,结结巴巴地道。 “老娘有什么事儿?老娘就是出门上超市买点生鲜,哪儿个王八蛋开车不长眼睛撞了老娘的……” 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了,所有的伤口都已经恢复,刘爱珍的身体状况完完全全是昨天的状态,不过她倒是想起了自己晕倒之前的事情来,自己到永辉超市去买生鲜,结果刚刚出门,就被迎面驶来的一辆黑色小车给撞到了。 “咦?我被撞了……这里是……是医院的手术台?这……老苏,他们……他们是不是给我开刀了?天呐!那……我的肠子是不是都要被扯出来了?” 刚刚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样子的苏母刘爱珍,明白过来,发现自己已经是在医院的手术台上,立马就像是要进杀猪场一样。拉住丈夫苏国荣的手臂吼道,“老苏,我不要开刀啊!不要做手术……” “爱珍……爱珍,你……你冷静一点。你已经……已经是做完手术的了。” 周围的护士和医生都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苏父苏母,苏国荣自然也感受到了,十分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妻子刘爱珍的后背安慰道。 “啊?已经做完手术了?” 蹭的一下,刘爱珍赶紧从手术台上蹿了起来,此时做手术的她身上可是一丝不挂的,在手术室里面也没什么尴尬不尴尬的说法,她第一下就是前前后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上。结果连一个伤口都没有发现。更不用说是什么缝合的迹象了。 “怎么回事?老苏,不是做完手术了么?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也一点都不痛啊?” 刘爱珍这一下完全弄不清楚状况了,她的心里面在狐疑,难道说自己已经在手术台上躺了很多天了么?伤口都已经拆线愈合了?这也不对呀!要是过去很多天了。自己也应该是在病房里面醒来。而不是在手术台。再看看这手术台上的血。旁边医生拿着的那些手术刀等器皿,明明就好像是前几分钟还在进行激烈手术的样子。 手术台上的无影灯十分耀眼,刘爱珍不敢抬头看。被这灯光晃得也有些晕乎乎的,可是脑子就像是浆糊一样,矛盾的现实状况,让她根本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回事儿。 别说是刚刚醒来的刘爱珍了,就连旁边的那些医生和护士也都是一个个晕乎乎的。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刚刚还奄奄一息的病人,现在醒过来了,身体上的所有伤口都愈合了,一点痕迹都没有。关键是这病人还中气十足,就之前那一下骂起人来,怎么看都不像是刚刚出过严重车祸受伤的。 “那个……黄医生,我妻子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苏国荣也是愣眼了,不是说自己妻子送来的时候已经受伤十分严重了么?腹部被硬物刺穿,大出血的么?怎么现在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连缝合手术的迹象也没有?肚皮上光溜溜的,根本就一点事儿没有。 “这个……苏先生,我们……我们也解释不了,刚刚……刚刚有个神秘人冒充了我们院的刘金元主任,这一切,应该就是他做的。是他救了你的妻子,让她的伤口在一瞬间就愈合了……” 说这话的时候,黄立生也比较尴尬,毕竟是自己之前的失误差点造成了病人的死亡。还好有那个神秘人半路杀出,起死回天地将刘爱珍给救了回来。 “什么?那不是刘医生?是一个神秘人,救了爱珍?什么样的神秘人,居然能让爱珍的伤口没有痕迹的痊愈了?” 饶是苏国荣对于医术一窍不通,他也知道人身上就算是被小刀割开的一个小小的伤口想要愈合也要好几天,更何况是自己妻子身上那么大的车祸创伤,居然现在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这神秘人究竟是什么人?是传说中的神仙么? “苏先生,我们也被吓到了。我行医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神奇的手法。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看到的话,可以说是我眼花了,但是现在这里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亲眼见证了。就是那个神秘人过来,也没见他拿手术刀什么的,好像只用手轻轻一指,你妻子身上的伤口流血就止住了,然后更神奇的是那些伤口居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没几分钟以后,就彻底地愈合了,连一点伤疤都找不到。” 黄立生小心地解释着,他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代表着什么,任何一个人听了他的话,都会觉得他是在吹牛或者痴人说梦,就和那些嫦娥后羿的远古神话一样只是胡诌的笑谈,但是现在可是在赤(裸)裸的现实面前,有证有据,还有这么多的护士和医生一同见证,根本就没有虚假的可能。 “真的是这样?那……那现在这个神秘人在哪里?我要去好好感谢一下这个活菩萨……” 听到黄立生的描述,还有这么多护士和医生作证,苏国荣是不相信也得信了。不过这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最重要的是自己妻子已经没事儿了。哪儿还管她到底是怎么好的,但是他是知恩图报的人,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既然那个神秘人救了自己的妻子,那就是自己一家的大恩人,必须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的。 “活菩萨!一定是活菩萨……老娘平时没有少到庙里给佛祖菩萨点香,这一次肯定是菩萨来救我的……” 还在手术台上的刘爱珍一听到这么传奇性的事件,而且还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立马就激动起来。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地念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之类的话。 “黄医生。你告诉我,到底是哪儿尊菩萨救的我,我到庙里请回家去供起来……是观世音菩萨还是文殊菩萨,还是地藏王菩萨把我从地狱拉回来的?” 本来就信佛的刘爱珍。死里逃生。更是对于佛祖菩萨敬重起来了。心里面决心回去一定要请一尊菩萨到家里供起来。 “刘女士,应该……应该不是什么菩萨。我又扯下那个神秘人的面罩,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吧!只是可能他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不过我也只是模糊地看到了他一点,怕是就算他现在站在我的面前,我也认不出来了。” 黄立生苦笑一声,别说是刘爱珍了,就是他在也十分想要找到这个神秘人。然后三跪九叩求这个神秘人收下自己当弟子,好好学习一下他那个能够起死回生的法术。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林和秦嫣然方丽萍母女闯了进来。 “爸……妈怎么样了?” 一进入手术室,苏林就叫了起来,虽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母亲肯定没事了,但是焦急的样子还是要表现出来的。而秦嫣然和方丽萍母女也是紧张地跟在苏林的身边,她们很默契地没有说话,只静静地陪着苏林。 “小林?你怎么进来了?刚刚你跑哪儿去了?你妈现在没事了……” 苏国荣转头看了一下苏林,又看到他身边的秦嫣然和方丽萍,又是一惊:“方……方书记,您怎么也来了……” 自己妻子出了车祸,市委书记居然亲自来探望,这是多么大的荣光啊!看到方丽萍到来,苏国荣自然是受宠若惊。 “苏先生,苏林之前不是在我家吃饭么?他母亲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自然应该过来看看的。先不要管我,您爱人怎么样了?看来手术很顺利了?” 来的路上方丽萍就听到严龙勇说过,苏林的母亲刘爱珍的伤口十分大,病情十分严重,能不能救得回来真的是一个未知数。但是现在看到刘爱珍居然就这么好好的坐在了手术台上,没病没灾,身上一个伤口都没有,活奔乱跳的样子,脸上的起色比起自己都来得好。 “多谢方书记的关心,爱珍她已经没事了。这一次是得上天保佑,有一个活菩萨救了爱珍,不然啊……哎……我们一家子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苏国荣说着对自己的儿子苏林道,“小林,以后咱们家要多多积善积德,你妈的这一条命,就是上天赐下来的。本来已经没救了,最后有一个活菩萨从天而降,救了你妈。你看看你妈身上,本来致命的伤口,现在连一个痕迹都没有了。” “活菩萨?什么活菩萨啊?爸……您说的是什么啊?” 苏林的心里面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父亲口中的活菩萨就是自己,不过为了不露出破绽,苏林还是配合着自己的父亲,装作一副迷茫的样子问道。 “就是之前冒充刘医生进来的那个神秘人,是他进来施了法术,才让你妈死里逃生的。”苏国荣信誓旦旦地说道。可是旁边的秦嫣然和方丽萍却是一脸地不信。 “苏先生,这个世界上哪里来得什么菩萨呀法术呀!那都是宗教迷信糊弄人的,不可信的。” 方丽萍以前就有负责过建安市的教科文卫方面的工作,经常要做一些反封建迷信的宣传活动,同时也经常下到一些偏僻的乡镇去调查,知道在文化水平较低的乡村,群众们封建迷信的程度还是很深的,生病了不去医院,反而去跳大神,喝一碗符水就以为能够康复。 现在看到眼前苏林父亲苏国荣的这种状况,也下意识地就觉得是属于那种情况。 “就是啊!苏叔叔,我妈说的没错。我们老师也说了,这个世界是没有什么鬼怪神佛菩萨的。没有服么菩萨能救人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菩萨来救人了,怎么还有冒充成刘医生混进来呢?苏叔叔,我看呀!应该就是刘医生的手术很成功,才让阿姨脱离危险的。” 附和着自己的母亲,秦嫣然也如此说道。 可是,还没有等苏国荣反驳,旁边主刀的医生黄立生就跳了出来道:“方书记,这件事苏先生说的没有错。真的是这样的,我们所有的医生护士亲眼所见。原先病人的动脉血管已经完全破裂,手术要宣布失败的,所以我才让护士去叫苏先生进来见病人最后一面的。但是,冒充刘医生混进来的那个神秘人,不知道施了什么法术,就一瞬间将濒死的刘女士给救了回来,身上还没有一点伤疤,这是千真万确,我们所有人都可以作证的……” 黄立生保证道,而旁边的那些医生和护士也是一个个点着头附和着作证。 “这……这怎么可能?” 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的方丽萍又上前看了看苏林母亲刘爱珍身上的伤口,可是看来看去,一个手指大小的伤口都没有,事实摆在眼前,就由不得她不相信了:“难道说……真的是菩萨显灵?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神奇的事情?” 坚定的共产党员,唯物主义观的方丽萍也觉得自己的信仰有些动摇了。一向不屑于鬼神之说的方丽萍,心里面也有些茫然了。 “妈,这……这是怎么回事?”秦嫣然也晕乎乎的了,她高兴苏林的母亲没事儿了,可是眼前的情况也超出了她的认识。 “好了!好了!萍姨、嫣然、爸、妈,咱能不能就别去管这件事情有多神奇,管他是神秘人还是菩萨救了我妈。最重要的是我妈没事了,这就值得庆祝对不对?我们不要再去想这个问题了,行不行?我妈刚刚手术完,现在先让我妈到病房里面去好好休息一下才是最重要的。” 拍了拍手,苏林可不打算让大家一直纠结这件事,赶紧把话题引开。可是就他这么一开口,旁边的医生黄立生立刻就注意到了他,皱着眉头仔细地盯着苏林看了半天,有点不确定地说道:“你是刘爱珍女士的儿子?你怎么……看起来有些很眼熟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时光飞逝$的月票,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给本书投的第三张月票了好像。非常感谢!第一更送上,今天四更,还有三更!努力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