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妈,我屋里真没男人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二十九章 妈,我屋里真没男人

天,蒙蒙亮。 这才不过五六点,金华小区底下的走道就已经有许多起早的大妈,赶着去市场买菜了。 哒哒哒…… 脚步声,带着一点没有睡好觉的疲累,吴巧英下了出租车,总算来到了自己女儿林清雪所在的金华小区了。 “c栋302,就是这了。这个死丫头,我前些天已经和她说了是今天早上四点的火车到建安,让她来火车站接我,我等了半天都没人,打电话也关机了,一定是把这事给忘了。” 带着一丝怒火,吴巧英将手里的行李袋放在门边,然后也不按门铃,故意地使劲儿敲们。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门声很响,整个屋子里都听得一清二楚。 “谁啊!大清早的就敲门……” 躺在沙发上正做着美梦的苏林,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嘴里头嘟囔着抱怨着。但是微微睁开眼睛的下一秒,苏林看着眼前这陌生的环境,立刻脑子里轰的一下,就清醒了过来。 “我这不是在自己的家里?这里是……是林老师的家里,昨天晚上,我们……” 一拍脑袋,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来,苏林整个人都吓得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我记得昨天我救了林老师,然后送她回家来,林老师被柳元丰下了春药,身体很难受,我们还差点……还好,后来我教林老师在浴室里面自己弄……我也在沙发上……” 想到这里,苏林更是猛地一惊,因为他的记忆到这里就断片了,根本想不起来后面发生了什么。 “我在沙发上拿着林老师的丝袜自己弄着,后面的怎么就想不起来了?难道说……我太累了,弄着弄着就睡着了?” 看着自己身上盖得严实的毛毯,苏林暗道,“这……后来难道是林老师给我盖的毯子?那……她有没有看到什么?被她发现我拿着她的丝袜……” 这么想着,苏林就觉得自己裤子穿着有些别扭,四角内裤都没有撑好,明显不是自己穿的裤子。还有沙发上,干干净净,除了这一条毛毯以外,哪里还有什么黑色丝袜? “完了,完了!林老师一定知道了,这可怎么办啊?林老师会怎么看我?” 苏林觉得自己在林老师眼中的形象这一下全毁了,不过似乎好像他原来在林清雪眼中也不是什么好形象。 咚咚咚…… 又是敲门声,苏林这才缓过神来,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才五点五十,惊讶道:“这么早,怎么会有人来敲林老师家的门?林老师一直都是一个人住,也没有男朋友啊!” “这死丫头,都快六点钟了,还睡得这么死?” 敲了好几下都没有应答,吴巧英顿了一下,然后更加用力敲了起来,边敲还边朝着屋里嚷道:“清雪,你这个死丫头,赶紧开门,不来火车站接妈就算了,现在连门也不给妈开,快开门。” “什么?门外嚷着嗓子死命敲门的这个欧巴桑是林老师的母亲?” 本来还打算去开门的苏林一下子吓得跳了起来,“这怎么办啊?林老师家不是省会福榕市的么?她母亲怎么这么早就奔来了?这下怎么办啊?如果被林老师的母亲发现我在这里,这……这根本就解释不清……” 不能开门,死也不能去开门啊! 可是不开门的话,难不成还能一直让林老师的母亲在门外这么干站着? 苏林这下可急了,这是开门也不是,不开门也不成啊!到底要怎么办啊? “怎么办?怎么办?” 苏林这里急得晕头转向,正在抓耳挠腮地想办法,而另一边,林清雪却也是被这敲门声给吵醒了,穿着宽松地睡衣,散乱着头发,惺忪地双眼都还没有完全张开,就打开卧室的门伸了个懒腰走到了客厅。 “啊!” 很明显,林清雪也是还没有睡醒,如同往常一样走到客厅却陡然看到苏林这么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够不吓一跳,赶紧捂住自己宽松的睡衣,按住胸口,叫了起来,“苏林,你怎么在我家里?” “林老师,你……你忘了么?昨天晚上,是我送你回来的啊!” 苏林一愣,难不成林老师把昨天的事情全都给忘了? “昨天?你送我回来的?我……我想起来了。” 被苏林这么一提醒,林清雪拍拍脑袋,昨天晚上的事儿她还真全部都想了起来,刹那间,林清雪的脸就唰的一下彻底红了。想起昨晚在浴室里,自己居然要苏林教着自己弄那种事,而且那种感觉是那么地舒服。 看到林清雪脸都红到脖子了,苏林知道林清雪是真的想起昨晚的一切了,盯着低着头的林清雪,此时娇羞得像是一朵喊着包的雪莲花。 气氛有点尴尬,不过也就这么几秒钟时间,门外的林母吴巧英早就不耐烦了又大声嚷嚷道:“清雪,你这死丫头,快开门!” “啊?妈!” 林清雪这才想起来,母亲特意来建安看自己,火车是早上四点多到的,本来她已经计划好要起早过去接母亲的,可是谁知道昨天的事情一闹,哪里还能够记得起来呢? “这这这……妈,对不起,我马上来开门……” 急忙走到门口,林清雪拧着门把手,刚刚打开门,斜眼一瞥见苏林却是猛地一凛,“苏林可是在这里,还穿着自己的睡衣,现在可是早上六点钟,被妈看到他会怎么想?” “这么半天才开门,丫头,你睡得这么死,妈都喊老半天……” 门开了,林母推门正要进来,却冷不防林清雪又忽然猛地一用力又把门给关上了。 “苏林,你还愣着这里做什么啊?我妈来了,千万不能够让她看到你,你……你赶紧找地方藏起来啊!” 林清雪急了,一边推着门,一边小声急促地催着苏林。 “噢……噢……躲起来……躲起来……” 苏林反应过来,也有点慌不择路,赶紧一下子跑进了林清雪的卧室里面去,也只有卧室能够躲人了。 “林清雪!你这个死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叫你半天都不给妈开门,现在开了门,又把门关住了,你不想妈来看你就明说,妈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屋内的苏林倒是躲进了卧室,但是在屋外的林母却大发雷霆了起来。林清雪见苏林藏好了,才舒了一口气,打开了门,迎接自己母亲的一阵狂轰乱炸。 “妈……妈……对不起,我昨天晚上批改作业太晚了,所以今天睡得太死了,忘了去接你了,起来以后脑袋还迷糊着……” 林清雪赶紧装出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从母亲手里接过包,将母亲迎了进来。 “哼!清雪,你现在是长大了,翅膀也硬了,你看看你都多久没回家了?” 一进屋里,林母吴巧英就开始说道起来。 “妈,我今年不是带的那个班级是毕业班么?孩子们寒窗苦读十几年,不就是这一年最关键了。我身为班主任,任务重,哪里能够随便请假回家的。再说了,您二老在福榕市不也挺好的么?我本来想着过些天高考完以后我就回家呆两个月,没想到你就这么性急地跑来看我了。” 其实,对于母亲能够坐一晚上的火车,跋山涉水地就专门为了来看看自己,林清雪心里面真的很感动。她可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心口不一,嘴上虽然不饶人,可是总是能够让人心里面暖洋洋的。 “算了,算了,不说你了。妈要赶紧上个厕所,这个破火车,一晚上厕所都有人,害你妈我憋得……” 放下包以后,林母就快步走到了卫生间,哐一下连门都不仔细关紧就方便了起来。 不一会儿,林母阴沉着脸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手里面拿着一条脏了的黑色丝袜,上面沾着一团白色黏糊糊的液体,对着林清雪瞪着眼,道:“死丫头,我就说你怎么这么晚给我开门,昨天晚上,是不是有男人在屋里过夜了?” “啊?那个是……天呐!我怎么忘了,昨天我把苏林弄的这个丢在了卫生间里,怎么就被妈看到了。” 林清雪想了起来,昨天自己从浴室出来以后,看见苏林居然拿着自己的丝袜弄,还弄得沾了上去,而且苏林还弄着弄着就睡着了,是又气又羞,但是看着苏林那睡着微笑着满足的样子,又不忍心把他吵醒,只好小心翼翼地帮苏林套上内裤,然后把这一条脏了的黑色丝袜丢到卫生间的桶里。 可是谁能够想到,第二天林母居然就杀了过来,而且一来就跑到卫生间里,恰好又发现了这残留着作案证据的黑色丝袜呢? “妈,你……你误会了,那……那不是……” 林清雪慌乱地解释着,但是林母可是过来人,怎么会不熟悉那种东西的味道,而且她也十分了解自己的女儿,一撒起谎来,就是这样眼珠子乱飘,不敢盯着人看。 “还说是误会?那男的现在肯定还在屋子里吧?躲在哪里?清雪,是你叫他出来,还是妈自己去揪他出来?” 林母得理不饶人,说起话来十分强势,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还不得林清雪回答就朝着卧室冲了过去,“肯定是躲在卧室里面吧!好呀!林清雪,交了男朋友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妈说?” “妈!你听我解释,妈……我屋里真没男人……” 看着母亲推开卧室的门,林清雪急忙上前,但是已经阻止不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