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这幅画是模仿《奥尔南的葬礼》画的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这幅画是模仿《奥尔南的葬礼》画的

妙笔生花! 花费了五百兑换点,苏林兑换了这个技能。然后立马一大堆的关于绘画领域的知识和技巧,疯狂地朝着他的脑袋当中涌来。就好像是那一次兑换“纵横武林”技能一样。 苏林不仅拥有了堪比世界顶尖画家的绘画水平,而且对于绘画的各个流派,油画、国画等等,它们的特点、发展历史以及代表人物,如何赏析,都了然于胸了。 再一次朝着姥姥唐慧琴的画上看去,立马,苏林的感觉就不一样了。之前看去的时候,只觉得这画不普通,画得很好,很有表现力,但是要让苏林具体说说这画好在哪里,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苏林却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即便是有之前刘一志和秦嫣然提示的那些内容,他这个从来都没有关注过美术作品的人,是很难融合成为自己的赏析的。 但是现在,苏林只看了一眼,就如同刚刚刘一志那样,体会到了姥姥唐慧琴画这幅画时候的心情和体会了。一幅真正好的油画作品,就是要如同这般让看画的人体会到种种变化深意和情感的。如同梵高的《向日葵》、《自画像》等作品,也是这样的,通过油画的扭曲感,透析出作画者的感情和人生观。 “原来画作里面简单的画面,实际上却能透露出如此复杂的情感来……” 真正看懂了这幅画以后,苏林也是感慨万千。这幅画透露出了姥姥唐慧琴对于生与死的态度,以及对人世间很多种人情感和态度的诠释。 若有所思的,苏林就忍不住叫了一声:“真的是好画啊!” “噢?小苏,想不到你真的对于油画赏析也有所见解,不妨说说看?你有什么想法,即将作为这一幅画的主人,想必唐老也想要找到一个能够看得懂这幅画的人送出去的……” 本来就羡慕嫉妒苏林能够获赠这一幅画的袁海,听到苏林这一声赞叹,心里面就不甘心地在想:“这个臭小子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好运气,居然能够巧合的情况下救了唐老一命。这一幅画沦落到了他的手里。简直就是埋没了啊!如果他再不小心将这一幅画给损坏了什么的。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这一幅画在他的手里,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够见天日了。要是在我的手里,不说上千万的价格,起码就可以拍出五百万以上……” 羡慕嫉妒的袁海心里面正在打着小算盘。要怎么样从苏林的手中将这一幅画弄到手。他见苏林好像装作很懂的样子在夸赞了一下这幅画。就觉得苏林是在不懂装懂。趁着这个机会想要奚落苏林一下,然后再想办法事后从苏林手中将这一幅画给弄到手。 “唐老,如果这幅画交到了不懂画的人手里。岂不是明珠暗投?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将这幅画交给我,我拿着这幅画举办一场拍卖会,将这幅画拍出一个高价,到时候小苏也可以得到一份不菲的回报,岂不是更好?” 转念一想,袁海又说道。如果能够在此时将这一幅画拿到手去拍卖,自己肯定也能够获得不菲的分成收入的。与其让这幅画辱没在苏林这个完全不懂话的穷小子手里,还不如拿去拍卖。 “这画是我送给苏林的,他想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唐慧琴本来对于袁海的态度就不是很好,这一下就更是对袁海厌恶了。毕竟艺术家是清高的,都不喜欢自己的作品和肮脏的金钱有直接联系,在他们的眼里,艺术是无价的。 “其实……这幅画,让我想起了另一幅现实主义的代表作来,这两幅画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个时候,苏林知道那个叫袁海的收藏家肯定觉得自己对于油画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无非是说自己是关于油画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让姥姥唐慧琴不要将这幅画给自己。虽然话说得委婉,但是那话里鄙夷的意思却表露无遗。不然的话,姥姥唐慧琴也不会对他那么反感了。 商人重利,收藏家也是一样的。从见到袁海的第一眼,苏林就没有好感,贼眉鼠眼,在客厅的时候,就一直瞄着屋子里的摆设,似乎是在寻找还有没有值钱的画作。 “噢?是哪一幅现实主义的画作啊?小苏,不妨说来看看?不过……现场的可都是油画大家,一志兄可是在欧洲油画历史方面有著作的,你可不要信口胡言,哼哼……年轻人,就是喜欢争强好胜,不懂装懂,打肿脸充胖子被揭穿了可是很丢脸的。” 进门起就不受唐老待见的袁海,憋了一肚子的气。在唐老的面前,他自然要执弟子礼,谦卑受教,可是在苏林的面前,他就没有顾忌了,而且,他认定了苏林这么一个才高中毕业的学生,能有什么油画上的造诣,恐怕就是胡乱美术书上看到的一鳞半爪,居然还敢拿出来炫耀。 就教材上的那么一点内容,恐怕没有说几句,就会被自己揭穿了。一脸坏笑,袁海就等着苏林开口,然后好反驳他的话,让他在唐老面前丢尽颜面。 “苏林,你不懂就不要乱说了。刘叔叔以前就是跟着姥姥研究欧洲油画历史的,你在他们面前说这些……” 秦嫣然也怕苏林出丑,赶紧扯了扯苏林的手臂,小声提醒道。她可是对苏林知根知底,苏林对油画哪里有什么造诣啊!美术课上不管是知识考试还是作品评析,他都从来没有得过良以上。 “没事的,嫣然,刚好最近看了一些书,刚好就有关于这方面的介绍……” 苏林却是摆了摆手,反而很自信地对姥姥唐慧琴说道,“姥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这一幅画的风格,应该是有模仿法国著名的油画家,现实主义大家库尔贝的那一幅代表作《奥尔南的葬礼》。” “库尔贝?《奥尔南的葬礼》这一幅油画?和眼前的这一幅,哪里相同了?唐老可是国内画坛的泰斗,桃李满天下,她怎么会去模仿其他人的画作?苏林,你不懂就不要乱说……” 听了苏林的话,袁海差点跳了起来,气急败坏的指责苏林,要维护唐老的名誉。可是,他话还没有说话,就看到唐老点了点头,带着惊讶地笑道: “噢?苏林,你能告诉姥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么?刚刚连一志都没有看出来,你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这幅画?老师真的是模仿《奥尔南的葬礼》画的?”听到了自己老师的肯定,刘一志也迅速地在脑子里面回忆了一下这一幅《奥尔南的葬礼》,几秒钟以后也回过神来,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点头道:“的确,的确,苏林小兄弟说的不错。” “啊?真的……真的是模仿《奥尔南的葬礼》画的?” 袁海也傻了,他以为苏林是信口胡言的,没想到却是真的。这可是连刘一志都没有发现的啊! “苏林,苏林,你快快说说,我姥姥这一幅画,和《奥尔南的葬礼》那幅画有什么相同的啊?那幅画我也见过,那是姥姥最喜欢的画之一,姥姥当初教我现实主义油画的时候,就是用着这一幅画作为代表作的。那幅画我也看过很多遍,印象很深刻,可是却没觉得那幅画和姥姥这幅画有什么太类似的地方啊?画风和颜料都不是太一样的……” 本来也觉得苏林是在胡说的秦嫣然,发现苏林竟然说对了,也是好奇心大起,又仔细看了看自己姥姥的画,回想一下记忆里面的《奥尔南的葬礼》,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联系。 “苏林,你这个小子,看来掩藏的还很深。你倒是说说看,能在我妈面前对西方油画侃侃而谈的,你算是头一个了。也让萍姨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一直没有说话的方丽萍,这一下也是兴趣盎然,笑眯眯地抱着饱满的胸脯盯着苏林。 “其实,油画的起源就是十五世纪欧洲的蛋彩画,后来加入了更多的颜料才逐渐发展壮大成为西方绘画史上的一朵璀璨的新星。而现实主义油画,则是继法国浪漫主义之后,以赞美大自然,描写现实普通人们生活的现实主义美术运动。现实主义绘画是指表现生活真实的艺术,用忠实于对象的手法描写自己眼界所及的事物,是透过现象反映事物的本质。现实主义绘画是由“巴比松画派”的风景画家以柯罗为代表,“农民画家”为称号的米勒,以“现实主义画家”自称的库尔贝和一些政治讽刺画家,特别是杜米埃的创作为代表所形成的……” 先是款款而谈了一下油画和现实主义油画的起源以及特征代表人物,苏林说话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资深的研究油画的老教授,在如数家珍,款款道来,一点都不局促,因为这些知识都已经融会贯通在他的脑子里了,现在就算是现场华夏过内研究西方油画最权威的唐老唐慧琴和她的弟子刘一志恐怕都比不上苏林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