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刘一志送画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三百一十九章 刘一志送画

唐慧琴和刘一志对于西方油画历史的研究,还只是按图索骥,追寻作品和历史文献的考究,一点一点的想要还原一个真实的油画演变历史。 可是现在,苏林口中说出来的这些油画发展历史,除了他们已知的部分外,还有好多根本在这个世界上就已经没有人知道的辛密。这些苏林可是全部都知道的,极品美女养成系统当中赋予给苏林的理论知识,何其庞大,只要是世界上凡是关于绘画领域的事件细节和领域理论,全部都具现在了苏林的脑海当中。 “胡说八道,苏林,你刚刚说的那些有些的确是油画的发展历史。可是还有好多我听都没有听过,好几个你说的对于油画有巨大贡献的画家,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比如那个意大利人比尔.拉尔夫,你说他推进了浪漫主义油画的发展,我怎么从来听说过这个人?” 等着这一刻,袁海大声地反驳着苏林。他作为专门收藏油画的收藏家,对于西方那些著名的油画家,如数家珍,而苏林刚刚在阐述油画发展历史和流派时候提及的好几位画家,他是闻所未闻,所以再次断定苏林是在吹牛皮,在胡说八道,随便扯几个人名出来糊弄人。 “你没有听说过,不代表他不存在。他的画作在当时是浪漫主义的代表,是意大利的领军人物,不过后来由于得罪了当时的意大利权贵,锒铛入狱,他的画作也几乎全部遗失,几百年过去了,因为没有画作在世,所以才名声不显。不过,在欧洲的一些艺术史的记载上,应该还有他一些只言片语的记载。我觉得他对于浪漫主义油画的发展,是有巨大推进作用的,那个时期的意大利,正是因为他的油画主张,才能够涌现出之后的一大批浪漫主义画家的……” 面对袁海的质疑,苏林笑了笑,说道。 而在苏林说完这些话以后,在旁边一直听得有些入迷的刘一志却是大力拍了一下桌子,叫道:“好!苏林,你刚刚说的没错。我近几年在欧洲好几个国家的美术馆里面,就在找这个比尔.拉尔夫的作品,可惜就是没有找到。但是根据我在意大利的考察研究,的确像你说的那样,比尔.拉尔夫是意大利浪漫主义油画的先驱,即便是在整个欧洲的浪漫主义油画上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因为他的作品没有一件在世,所以才被世人遗忘。我最近的一个主要的课题任务,就是想要为比尔.拉尔夫正名。苏林,你是从哪里看到这些记载的,你有没有在这些记载当中发现有比尔.拉尔夫传世之作的踪迹的?” 刘一志立刻就激动了起来,这可是他最近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连自己的老师唐慧琴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可是眼前的苏林,居然随口一提,就点到了这上面来。 “什么?还真的有比尔.拉尔夫这个人?”袁海再一次愣住了,刘一志都承认了,而且还是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反倒是想要从苏林这里获取一些拥有的讯息。 “刘叔叔,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姥姥的这一幅画,其实就是模仿《奥尔南的葬礼》,在《奥尔南的葬礼》里面,你看其中的每一个旁观者的表现,掘墓工、死者的亲朋好友、维持治安者、法官、公证人、教士、市长等,引人入胜地揭示了各个人物心理,毫不留情地刻画了奸诈、贪婪和虚伪。库尔贝鲜明地亮出了与新古典主义的“理想美”和浪漫主义的“夸张美”分庭抗礼的现实主义旗帜……而姥姥的这幅画也是采用了一样的手法,对于行人表情的刻画,丝丝入扣,想必姥姥就是借鉴了《奥尔南的葬礼》这里面的手法……” 仔细地分析了一遍,苏林转向笑呵呵的姥姥唐慧琴,说道,“姥姥,我也就是随便说说,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 “对!非常对,苏林,想不到你对于西方油画的认识如此有见地。还有你刚刚说的那些西方油画的历史人物资料都是从哪儿得知的?姥姥很好奇,你说的这些甚至连姥姥的一些弟子都不知道,你要知道他们很多现在都在zhongyang美院当美学教授的。” 这么一句话,却是唐慧琴唐老给了苏林极高的评价了。而秦嫣然也不可思议地看着苏林,瞪大了眼睛,张着小嘴,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苏林么?明明他美术课上连一个优都没有获得过,怎么说起来头头是道,连姥姥都对他称赞不已了? “姥姥,我就是无聊的时候看了点相关方面的资料和书,很多都是网络上看到的。一些是欧洲各个国家当地一些学者的研究成果,我觉得有道理就引用了而已……” 苏林笑了笑,谦虚地说道。 “苏林,你等等,这本书,你……你帮我看看,如果有什么出入的地方,还请你斧正一下……” 这是刘一志不耻下问,立马掏出了一本自己准备印刷出版的著作《欧洲油画发展史》,恭恭敬敬地递给了苏林。单单是从刚刚苏林的话中,他就可以了解到苏林对于欧洲油画历史如数家珍。如果这本书能够得到苏林在相关方面的补充,那一定会更加地完美的。 “这个……刘叔叔,我只不过是一个刚刚考上大学的学生,您这也实在是太抬举我了吧?”苏林接过这一本精装的《欧洲油画发展史》,翻开看了看,的确这本书当中,刘一志通过实地考察研究颠覆了很多美学研究学者对于欧洲油画发展历史的认识,而且根据苏林从极品美女养成系统获得的理论知识来看,刘一志里面的很多观点和猜测都是正确的。只不过有些还处于假设的阶段,缺乏有效的证据论证。 “没关系,苏林,你不是和嫣然一起都考上了清北大学了么?刚好,我回国以后也接到了很多大学的聘任邀请,其中就有清北大学美术学院的,我已经考虑好了。这几年可能就潜心在大学里面教书育人和做研究,努力完善《欧洲油画发展史》。这一本只是我的初稿,里面的很多想法和理论都没有得到证实,苏林,你和嫣然来了清北以后,虽然没有报美术学院的专业,但是你们也可以选我的课,苏林你还可以来帮助我一起研究,课程分数上,我会给你满分噢!” 刘一志乐呵呵地看着苏林,眼睛放着精光,好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苏林这还没有到清北大学去报道,他就已经先和苏林拉上了关系。而一边的袁海都看呆了,刘一志这么一个国际大油画家,居然还要和苏林这么一个高中毕业生拉关系?而且拉关系为的是让苏林来帮助他研究? “那敢情好!刘叔叔,我觉得你里面提出来的理论都很对,就是缺乏一些证据支持,我觉得这个……还有这个……你可以去87年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关于法国的油画发展历史上找找……我记得应该会有相关的论述支持的……还有这个……” 苏林只是简单地提了几点能够找到支持的证据,刘一志的脸上就更是焕发光彩了,他知道苏林既然会这么说就肯定不是信口开河,这苏林绝对是一个宝,自己的研究看来一定是要靠他才行了,必须强力拉拢套套近乎搞好关系。 “老师,您看……我的这幅《火车来了》您既然不肯收下,那我转送给苏林,您觉得怎么样?”将自己身后的画板拿了出来,刘一志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