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中西结合效果好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三百二十一章 中西结合效果好

油画材料是用透明的植物油调和颜料,在制作过底子的布、纸、木板、等材料上塑造艺术形象而形成的绘画材料。它起源并发展于欧洲,到近代成为世界性的重要绘画材料。产生15世纪以前欧洲绘画中的蛋彩画是油画材料的前身。在运用蛋彩画法的同时,许多画家继续寻找更为理想的调和剂。 而现在的油画材料,一般都是由工业化统一生产的由颜料粉加油和胶搅拌研磨而成。市场出售多为管装,亦可自制。油画颜料的基本成分与其它绘画颜料一样由色料、体质颜料、载色剂和某些辅料如塑型剂、稳定剂、缓干剂或催干剂等构成。 古代大师们所用的颜料粉多来源于土质和矿物质,另一部分来源于植物或动物。不过我们现代人,即便是像唐老唐慧琴和刘一志这样的油画大师,也很少使用自制的调和颜料了。基本上都是找一些特别的油画颜料厂商定制,现在秦嫣然给苏林端上来的画板和颜料,都是唐慧琴专用的,也是唐慧琴的一个学生,开创了国内一家知名的油画颜料供应的公司,每一年都会定时给唐慧琴特供的颜料。 不过现在唐老唐慧琴都几乎没有怎么亲手作画了,偶尔随手之作,也耗费不了多少颜料。基本上这些颜料都是被秦嫣然给练手了。 从大概五六岁时候起,唐慧琴就有意识的培养了小嫣然对于油画和国画的爱好。秦嫣然对于这方面也的确领悟力很高,十岁以后。就基本上掌握了各种画派的作画方式。不过就是作品的思想深度欠缺了一些,但是也已经远远超越了同龄人了。 端着颜料走了出来,秦嫣然很熟练地将画板摆在了苏林面前,颜料什么的都一一放在地面上,虽然凌乱,倒是还是很有章法的。不过秦嫣然对于苏林还是没有很大的底气,她小声地附耳对苏林道:“苏林,这些颜料,都是油画专用的。可不是我们美术课上的那种水彩颜料,你……用的来么?” 说这话的时候。秦嫣然就从回忆当中截取了几个片段。这几个片段都是苏林在美术课上出的丑,什么将水彩画的颜料弄得一桌子都是了,水放太多了,亦或者是水彩画颜料上一次用完之后忘记将盖子拧紧了。结果第二次用的时候发现里面的颜料全部都凝固了…… 等等之类的画面。秦嫣然就担心苏林会用不来这些油画的颜料。所以,在一边和苏林说话的时候,就一边将各种色系的颜料调好了。包括那些作画的工具。也非常细心地给苏林一个个放好了,还耐心地给苏林解释道每一个工具的用法来。 “谢谢你,嫣然。嘿嘿……有了嫣然你这么好的老师给我讲述用法,相信我这人生当中第一次作的油画,一定会非常出色的。” 兑换了“妙笔生花”技能的苏林,从油画最初出现时候的作法,一直到现在的方法都了如指掌,哪里会不知道这些颜料和工具的使用方法呢?不过苏林可没有大言不惭,反而很耐心悉心地看着秦嫣然像一个小书童一般将这些颜料都调和好,工具摆放整齐,又对着自己嘟嘟囔囔交待了一番。 很贴心,苏林感受到了秦嫣然对自己的关心和那一份青涩的感情。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尤其是秦嫣然嘟囔起嘴巴来对着自己一瞪眼睛,不满意地道:“苏林,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又没有好好听我跟你说的了么?” “听着呢!班长大人的教诲,小的怎敢不听?”嬉皮笑脸地在和秦嫣然闹着玩的同时,苏林就已经开始拿着工具沾着颜料,在自己的脑子里面构思自己的创作了。 “苏林,这是第一次画油画?” 听到苏林刚刚说的话,刘一志愣了一下。之前听苏林对欧洲油画的历史款款而谈,很多见解比起自己都更来得深刻,他就觉得苏林必定是一个从小就爱好油画创作的少年,才能够对欧洲油画历史有这么深的了解。所以他为了让苏林收下自己的画,才会说出互相赠画的话来。 可是现在一听苏林居然这是第一次作油画,他就后悔自己刚刚的话来了。说和做是两回事,能赏析画的人,不一定就能够作出好的画作来。而苏林这是第一次作油画,不用说好的画作了,就是能够将这些油画的工具和颜料弄明白来,弄出来一副还算是条理清楚有内容的油画来就算很不错的了。 刘一志也有点为苏林担心,试探性地对苏林说道,“苏林,要不你过些时候再给我送画来?先多练练手?或者……你画一副国画来也行,反正都是画作,不要只拘泥于油画上……” “国画?” 听到刘一志的话,苏林却是脑子里面突然灵光一闪,对着秦嫣然兴奋地道,“对了!嫣然,麻烦你赶紧也给我拿一套国画的颜料和上好的毛笔过来……” “国画?苏林,你又改作国画了?难道你以前学过国画?”秦嫣然有些疑惑地说道,难道说是苏林什么时候学过国画了,而自己不知道? “没有!国画也是第一次,从小的美术课上,不是都只有蜡笔画和水彩画么?该死的水彩画,那个颜料太讨厌了,每一次都弄得我很尴尬……这一次我要来征服一下油画和国画……” 苏林笑呵呵的咒骂道,似乎也是想起了自己初中高中时候在美术课上出的丑。苏林心里面可是下定了决心,这一次,苏爷爷要一改美术菜鸟的身份,要成为大画家苏林。 决心洗心革面的苏林,脑子里面有了一个绝佳的创意,正在疯狂的构思着。而秦嫣然也很快给他拿来了国画的颜料和作画工具。满满的工具摆放在了苏林的面前,还有眼前白净的画板。周围是唐老唐慧琴和刘一志期待的目光,想要看看苏林究竟要捣鼓出一幅怎么样的作品来。 而一直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是笑眯眯抱着丰满胸脯的方丽萍,反倒是看着苏林沉思的样子,觉得十分迷人,心里面笑道:“苏林这个臭小子,到底那坏肚子里面装着多少样本事呢?难不成这一次真的能够再次给我们惊喜?能够画出什么经天纬地的画来?” 对于苏林的能力,方丽萍现在可是再也不敢小瞧了。她已经没有将苏林当做一个刚刚考上大学的高中生对待了,从接触苏林以后的种种神奇和不可能来看。似乎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件事情能够难住苏林过。 “对了!上一次苏林母亲出了车祸,那个闯进去的神秘医生,会不会……会不会就是苏林自己?”带着疑惑的目光,方丽萍看着沉思中在构思的苏林。就越发觉得苏林的身上有着一个又一个的谜团。深不可测呀!这才是让人着迷的男人。你永远也无法看穿他真正的底线和底牌是什么。当你觉得你似乎已经足够了解他的时候。却又会突然发现他的不为人知的一面。 “苏林,你还真的就像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团一样。但是,却往往一直给我带来惊喜……” 这是此时方丽萍心里面的想法。而在这个时候,恐怕对于苏林作画最有腹诽的恐怕就是一直以来被人忽视而没有存在感的收藏家袁海了。 “第一次作油画?第一次作国画?然后还敢在唐老和刘一志的面前班门弄斧?也就是他还是个孩子,才敢这么做……”袁海觉得自己根本就无法直视一会儿苏林的作画过程了,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作油画时候的感觉,把所有的材料往画板上就那么一丢一抹,然后也不用工具,直接就用手,结果弄得自己全身上下跟穿了迷彩服一样五光十色的。 “不过这样也好,等苏林将唐老和刘一志的画都拿到手了。回去以后,我就悄悄地接近他,我就不相信凭借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会没有办法让这么一个毛孩子将这两幅画拱手卖给我?” 心里面打着小算盘,袁海越计划越觉得这两幅稀世名画很快就可以进入自家的收藏室内了。 “苏林,你要来了油画的原料和材料,又让嫣然拿来了国画中水墨画的材料和工具,难不成,你今天是想要画两幅画给我么?呵呵……我可是事先说明了,刘叔叔今天来的时候可就只带了一幅画过来。可没有第二幅画送给你了。” 虽然很疑惑苏林的做法,也觉得苏林说是第一次作画不假,但是刘一志也不知道自己这一下是哪儿来的信心,居然心里面是很相信苏林能够画出一幅不错的画作来的。也许是苏林此时那如同哲人一般陷入沉思的表情,那种只有在上了年纪的人哲人思考人生奥义时候才会有的复杂表情和情绪,现在居然出现在了苏林这么一个矛头小子的脸上,和苏林的外貌年纪搭配起来,实在是有些不恰当了。 “好了!刘叔叔,你看着吧!这一次我要画一幅,或者说是两幅不一样的画,也可以说是三幅不一样的画……” 苏林诡异的一笑,似乎心里面已经有了主意,开始动手了。在所有人的紧紧盯着下,他首先作起了油画,颜料,工具全部都准备妥当,苏林深吸一口气,然后快速地开始作画,他并没有按照传统油画的方式先用木炭什么的起稿,而是直接就开始上色,将各种颜料快速地往画板上倾倒下去,然后再一点一点的均匀开来。 看似一点章法也没有的做法,实际上却好像有迹可循。苏林成竹在胸的样子,让刘一志就更加疑惑了。就目前画板上的图案而言,一点规则都没有,难道苏林要做一幅看不懂的印象派油画么? “果然苏林这个臭小子不懂油画,这不是和我当初第一次做油画时候的做法一样么?不管三七二十一,油画的原料就往上涂就对了。” 看到苏林的作画过程,袁海笑了笑。心里面得意地道。 “苏林这是搞什么鬼?妈在作画的时候,都要认认真真地先构思好,然后用木炭起稿,慢慢地再用颜色勾勒,一副好的油画,几天的时间都算是短的了。妈的这幅画足足画了两天,又改了三天。而一志大哥的那幅画,却是前后足足忙活了六个多月,才能够作出如此精彩绝伦的传世之作来。苏林想要一天的时间就作好么?这么乱瞄乱涂,最后能够出来一个什么样的作品呢?” 方丽萍也是很期待。却苦恼看不懂苏林的做法。 “苏林。你这到底是作的什么话啊?我不是将木炭给你了么?你怎么不先起稿就直接上颜色了啊?” 疑惑的秦嫣然,指了指地上的木炭,对苏林说道。心里叹了一声,果然苏林是一点都不懂油画的做法。 “嘿嘿!嫣然。你不懂。这是我的作法。你等着看吧!现在先让这幅油画在这里晾一会儿,我先弄弄水彩画……” 将才弄到一半的油画先抛在一边,苏林转头铺开了生宣。然后将生宣纸给裁剪开来,基本上剩下的生宣纸是油画画板的大小长宽,然后就如同油画那样,在生宣纸上,开始看似胡乱的弄了起来。 如此一来,大家就更加看不懂苏林的做法了,苏林这是究竟要闹哪儿样啊?又是油画,又是水彩画,而且都这么没有章法,到底要画一副怎么样的画来呢? 而且,刚刚苏林的话也很是奇怪,什么叫做可以说是一幅画,也可以说是两幅画,也可以说是三幅画呢? 人的好奇心就是这么让人揪心的东西,被苏林勾引起了求知**,几人居然都耐得下心来看苏林在那里忙里忙活的差不多快一个多小时了。 扑哧!扑哧! 苏林忙上忙下,又是油画,又是水墨画的,一会儿给油画上色,一会儿又来水墨画这里添加两笔。简直就是一心二用,而且似乎这两幅画还有什么联系,苏林时不时将两幅画放在一起比对了一下,然后笑呵呵地神秘地点了点头,就更是让在场的人看得不是很懂了。 “苏林,你到底要做什么的啊?快快告诉我?好了没有啊?” 秦嫣然是最没有耐心的了,苏林的画还没有做完,就先迫不及待地问道了。 “再等一会儿就好了,你等着看……我这是中西结合效果好,融合了中西方画作的特点,会有不一样的效果的噢!” 苏林笑了笑,他这一次的画作创意就是来源于刚刚刘一志说的话,将中西方的画作特点的在结合起来。他要创作的就是一幅油画,还有一幅国画中的水墨画,然后再将这两幅画结合起来。 西洋的油画和中国的国画水墨画有区别也有联系,是可以相互结合起来的。它们之间是互有特点和特色的,如果能够用一种方式,很好的结合起来的话,肯定会有令人惊艳的效果。从工具材料来看,中国山水画的水墨、宣纸等材料的局限性要大过油画材料的局限性。也就是说中国山水画主要的载体宣纸无法使用油画的那么多色彩,无法创造出那么多的肌理,无法进行反复的修改。 反过来在油画布上用油和黑色,基本上可达到水墨渲染的效果,比较容易追求和发扬中国山水画的长处。现在,油画综合材料的运用非常丰富,如在表现风景题材的时候,出现类似中国“点擦皴染”的手法的肌理效果,还有的甚至把山水画直接粘贴在油画布上再进行加工创作,做到不同材料的合理结合,好像一幅“油画山水”作品。其次还有如拓印、喷绘等技法,表达出与众不同的视觉景观。图4.1很好的使用了中国特有的云龙纸、宣纸,以及它们和岩彩这种古老材质的合理结合,这种材料的综合运用.从而使作品富于表现力和视觉张力。很好且有效的提升了作品的视觉效果和想要达到的精神境界”。 这一次,苏林就是要打破常规。将中国的水墨画和西洋的油画结合起来,这是他的构思和创意,也是在“妙笔生花”技能的帮助下,才能够做到的一次伟大的尝试。至于能不能成功,以前没有人做过,苏林也不知道。不过,苏林越画越投入,越画越兴奋。 终于,在两个小时以后,大功告成,苏林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手,指着眼前的一副油画和一幅水墨画,对着众人说道。大家请看,这就是我的画作了。 “什么啊?这是?怎么我都看不懂啊?苏林,你这画的是什么啊?”秦嫣然第一个没有看懂,感觉眼前的两幅画,不管哪儿一幅,看起来都没有具体的形象图像和含义啊?不是风景,也不是人物肖像,也不是什么花草鸟木之类的,根本就是四不像看不懂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