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老苏家的小子不一般啊!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三百三十二章 老苏家的小子不一般啊!

“天呐!这幅画竟然这么值钱?苏林怎么就不跟我们两口子说呢?” 震惊之余的苏国荣就有点责怪苏林没有和自己夫妻说了,这么名贵的画,就这么挂在客厅里,要是损坏了或者被偷了可怎么办啊? “国荣啊!这幅唐老的画,你们可真的要好好保管。以后就不要这么挂在家里了,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如果被人看到你们家有唐老的真迹,肯定是会招贼的。这幅画还是好好的藏起来。” 梁国平感慨了一句,道,“我要是有这么一幅画,肯定是藏得紧紧的,不敢轻易示人的。国荣,你知道唐老在我们华夏画坛的地位么?国内知名的大画家,可以说一大半都是唐老的弟子。就连我也在中央美院听过唐老几节课,如果被那些大画家和收藏家知道你们家有唐老的封笔之作,估计你们家就不要想安宁了。他们可没有我这么好打发的,估计一个个会开着你拒绝不了的高价来买这幅画的。这幅画,你听我的就千万不能卖,留着当传家宝。” “是是是……老首长说的是。这幅画,我们家会会好好留着的。等等,我这就叫我们家爱珍过来,让她好好将这幅画给藏好,价值几百万的画,可不敢再这么挂在客厅里了。” 说着,苏国荣就赶紧朝着院子里嚷了一嗓子,将自己的妻子刘爱珍给叫了进来,“爱珍,爱珍。你快进来。” “怎么了?老苏,我这正忙着招呼客人呢!” 苏母刘爱珍有些不情愿地走进屋里来,撇了撇嘴说道。她刚刚可是在和几个发小吹嘘着自己的儿子,就这么被丈夫苏国荣给打断了。 “快进来,这一幅是方市长母亲送来的画。赶紧收起来,藏着,以后别再挂客厅里了。”苏国荣踩在凳子上,将这一幅油画给取了下来,交给自己的妻子刘爱珍,让她好好藏起来的。 “怎么了?老苏?这好好的一幅画。我觉得挂在客厅里。挺气派的。咋就不让挂了啊?”刘爱珍接过油画,奇怪道。 “挂着当然气派了,价值好几百万的油画,能不气派么?” 苏国荣说道。“刚刚老首长和我说。现在唐老的画一幅都是上百万的。这一幅更是唐老的封笔之作,就更值钱了,拿去拍卖的话。少说五六百万的。” “什么?老苏,我……我我我……我没有听错吧?你是说……你是说这幅画价值五六百万?这……这不可能吧?要是这幅画这么值钱,小兔崽子怎么没有和我们说啊?” 刘爱珍有些被吓到了,一幅画价值上百万,那可是只有在电视里面才能够看到的啊!今天怎么就让自己给碰上了,刘爱珍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拿着油画的手都有点颤抖了,这可是五六百万啊!够自己一家什么也不干,吃喝多少年了。不说其他的,就把这幅画卖个五六百万,存在银行里面,每年吃利息都够一家开销的了。 “也许,苏林也是不知道这幅画的价值吧!” 旁边的老首长梁国平笑了笑,对着刘爱珍说道,“爱珍,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对了,当初你来连队看国荣的时候,我对你的印象就很深。你可是烧得一手的好菜啊!你来连队的那几天以后,部队的厨子可都被战士们骂了半死,那炒的菜是人吃的么?呵呵!” “老首长,您过奖了。” 刘爱珍低了低头,然后将手上那一幅画给小心放好,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着丈夫苏国荣小声道,“老苏,那那……电视后面的墙壁上不是还挂着一幅油画么?那一幅画,小林不是说是唐老的一个弟子画的么?兴许没有唐老的这幅这么值钱,你老首长这么懂画,就让老首长看看,那幅油画又值多少钱啊?” 现在,刘爱珍的满眼都是¥¥的符号了,她的心情激动无比啊!就这么一幅油画就能够价值这么多钱,五六百万啊!简直就和做梦一样,有了这五六百万,自己两口子还那么辛苦工作什么啊?儿子苏林上大学,甚至是以后结婚买房的钱都可以不用担心了。 刘爱珍这么想,也不代表着她真的会将这一幅画给卖掉。但是有了这幅画,至少就算是一份非常殷实的家底了。万一家里有什么困难或者万不得已的时候,有这幅画的价值坐镇,就不会绝望,也不会慌张。这一幅画,可以说,现在在刘爱珍的眼里,就是镇家之宝了。 一幅画就这么值钱了,刘爱珍想起儿子苏林前天可是带回来两幅画的。一幅是唐老的画,另外一幅是唐老弟子的画,在刘爱珍看来,弟子的画,肯定是不如老师的那么出名和值钱的。不过,师傅的画都这么出名和值钱了,估计弟子的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 刘爱珍就觉得嘛!这唐老弟子的画,也许不如这一幅一样值五六百万,那几十万总该有了吧?唐老的画富含情义在里面,价值也很高,可以留作镇家之宝,以后传给自家子孙,是不会轻易卖的。不过,唐老弟子的这一幅画,就另当别论了。传家之宝有一件就足够了,这另一幅画,刘爱珍已经在心里面打着小算盘,是不是可以开口托懂画的老首长帮忙卖给那些收藏家们了。 不懂画的刘爱珍,反倒是觉得这些画放在自己家里是暴殄天物,还不如和那些懂画的收藏家们换成红灿灿的人民币。所以,在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刘爱珍就小声地让自己的丈夫苏国荣向老领导问问看,另外这一幅唐老的画,到底价值多少钱? “另一幅画?” 因为苏家的客厅是左右分开的,中间凸起的水泥柱上挂着的是**画像。左边的是刚刚唐老的画,右边的才是刘一志的那一幅《火车来了》,因为视线阻碍的因素。刚刚一直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观赏唐老画作的梁国平并没有发现后面的那一幅《火车来了》。 现在被苏国荣这么一提,梁国平就好奇起来了,一边走过去,一边说道,“另一幅画是唐老的弟子画的?也不知道是哪儿一名油画家?不过国内的油画家作品的价值都还有限,如果是国画估价还可能高一点。油画的话,应该都不如唐老的这一幅封笔之作了,让我来看看……” 话才说道一半。走了过去看到这幅《火车来了》的梁国平就立刻愣了。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了。 “老首长!老首长……您……您这是怎么了?” 苏国荣见自己的老首长梁国平这副模样,也是吓了一跳。急忙问道。 “老苏。是不是……是不是这一幅画不怎么值钱啊?”刘爱珍也弱弱地问了道。然后自我安慰地道,“没事,就算是不值钱。咱就自己挂在客厅里,也是很气派的。只不过这一下,左边这个位置上又空了,老苏,你觉得是挂《万马奔腾图》还是挂《开国十大元帅》的好啊?” “这……这……这是《火车来了》啊……” 这个时候,愣了片刻的老首长梁国平惊叹地都快要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 “火车来了?”刘爱珍奇怪地接话,指着油画上的火车道,“老首长,这画上的是火车呀!没错啊!就是火车来了啊!” “不……不是……我是说,我是说这幅画的名字叫做《火车来了》,是不是?”深吸了一口气,震惊的老首长梁国平继续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是唐老最得意的门生刘一志刘大师的作品啊!今年在欧洲获得维也纳油画金奖的《火车来了》啊!竟然是这一幅画,是真品!是真品啊!就是这一幅啊!没想到,没想到我梁国平能够亲眼看到这一幅画的真迹啊!这是我们华人油画在欧洲画坛的骄傲啊!” 老首长梁国平有些疯魔般的是又哭又笑的样子,指着这一幅画就不住地说道。 这模样,反倒是让苏国荣刘爱珍夫妇俩面面相觑,有点不知所措起来了。 “老苏,这……老首长这是怎么了?这是不是……是不是说明,这幅画也……也挺值钱的?” 刘爱珍可不知道什么欧洲维也纳油画金奖有什么意义,也不知道这一幅画作为华人油画历史上的突破意义。不过她才老首长梁国平的态度上可以初步断定,这幅画怕是也挺值钱的。 “值钱?爱珍啊!这幅画已经是不能够用值钱来形容了。你知道这幅画,欧洲那些大收藏家们开出了多少钱的价码么?” 梁国平毕竟也是梁家的人,经过短时间的失态以后,也恢复了正常,平复了一下心情,对着苏国荣夫妇俩伸出了五个手指头道:“五千万啊!五千万美元啊!国荣,爱珍!这幅画的价值却远远不止于此啊!这可是刘一志的成名大作,以后肯定还会涨的,上亿美元都不为过的!” “什么?五千万?还是美元!天呐!老苏,我……我我……我不是在做梦啊!这幅画,真的……真的有这么值钱啊?” 刘爱珍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一屁股坐在了自家的沙发上,这个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就这么一幅画,居然就价值五千万,还是美元,这可就是按照现在的美元和人民币的汇率,就是三亿人民币啊!就这么一幅画,竟然就价值三亿人民币,实在是让刘爱珍有些接受不了啦!这简直就比中了双色球五百万大奖还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幅画就价值五千万美元?小林怎么可以收下人家这么重的厚礼,不成,我得把小林叫进来。” 和刘爱珍不同,苏国荣却反而觉得自己一家承受不了这么重的福德了。苏林不过是救了唐老一次,就唐老的这一幅油画苏国荣都已经觉得是重谢了。更不用说是这一幅刘一志的《火车来了》,价值五千万美元的天价画作了。 这可是自己老首长亲口说的估价,以苏国荣对自己老首长梁国平的了解,他这么说的话,价值就只会更高而不会更低。收了人家一幅价值三亿人民币的画,居然都不和自己夫妻俩说清楚来,苏国荣是有些生气了,走到了院子里面,就把苏林给揪了进来。 “爸!这是怎么了?你揪我进来做什么啊?” 苏林在院子里面,刚好李浩几个同学来了,正说说笑笑着,就被自己的父亲苏国荣冷不丁揪着耳朵拉进屋子里面来了。 “怎么了?小林,你说说看,这幅油画,到底值多少钱?”苏国荣现实指着放在沙发上的那一幅唐老的画,质问着苏林,然后又指着墙壁上的那一幅刘一志的《火车来了》,质问道,“还有这一幅,你说说看,到底值多少钱?你到底要瞒着爸妈多久啊?” “爸,您这是大惊小怪了吧?这两幅画,就是嫣然姥姥和她弟子送给我们的一点心意。情义更重,至于画本身的价值,您就不要看太重了。不值多少钱的。” 苏林还没有看到自己背对着的父亲的老首长梁国平,所以还觉得自己的父亲可能并不知道这两幅画的真实价值。刚这么说完,就听到自己背后老首长梁国平笑着打趣道:“小苏呀!你瞒着你爸妈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在这并不会打扰到你爸妈的日常生活,其实这画,如果用这种金钱来衡量,就是俗了。所以还不如瞒着你爸妈,不让他们知道这两幅画的真实价值,平常心对待就好。而坏就坏在,你让你爸妈公然将这么名贵的画挂在客厅,这不是招贼么?要是有了损失,那可就不划算了。” “您是?是我爸的老首长梁伯伯?” 从对方的一身军装,以及懂得油画这个特点当中,苏林就知道了眼前伟岸身姿的军人就是父亲以前在军队的老首长,现在闽省军区的集团军师长梁国平。见自己的小把戏被梁国平拆穿了,只好摸了摸脑袋,对自己的爸妈承认道:“爸妈,其实这两幅画,你们不要看它们的这个市场价格。应该多看看它们的艺术价值,这幅画是嫣然姥姥的封笔之作,又是画着那天我救她的场景瞬间,这就很有价值。市场上估计会给这幅画五六百万的估价吧!可是只要我们不将这幅画拿出去,那些收藏家们谁也不知道嫣然姥姥有画过这么一幅画的。至于这一幅画,就麻烦了一点,在国际画坛上已经声名鹊起了,欧洲那些大收藏家们对这一幅画算是汲汲渴求了。开出了差不多三亿人民币的价格了,不过,这幅画可不能卖给他们。这是我们华人画家的骄傲,能够让欧洲那些油画主流的玩家们承认我们华人画家的地位,这幅画功不可没的,梁伯伯,您说对不对?” “小苏呀!没想到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的确,这两幅画都不可多得。这幅《火车来了》更是价值不菲,还有那幅唐老的画,梁伯伯我看了都觉得眼馋了。你可得和你爸妈说好了,要好好看好这两幅画,不能有损失呀!不过,你小小年纪就有这个见识,还能够让刘一志将这一幅价值连城的《火车来了》赠送给你,不简单啊!怕是不仅仅是你救了唐老的缘故吧?” 姜还是老的辣,梁国平一眼就看到了其中肯定有故事的,一双深邃的眼睛,就盯着苏林看,嘴角微微笑着,总觉得老苏家的这个小子,不一般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二更!也是四千五百字大章!今天只有九千字了,明天补一万二,四章!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