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和梁伯伯论画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三百三十四章 和梁伯伯论画

ps:第一更送上!今天是平安夜!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噢!今天四更,弥补一下昨天只有九千字,如果时间来得及,就多更一点,祝福大家过圣诞吧!现在出去吃饭,晚点回来更新,还有三更九千字至少!感谢roxb和用户名输入中的月票,感谢roxb柏崎星奈丶绿米亚100打赏,还有我了个蹦擦擦的588打赏,都是一直追看本书的忠实读者,一言感激涕零啊!再次感谢每一位正版订阅本书的读者,平安夜,大家都平平安安,心想事成!圣诞节,虽然一言不过老外的节日,但是不管什么节日,形式是一回儿事,更多的都是寄托着我们对于亲人和朋友们的祝福的。所以,一言在这里祝福大家,圣诞快乐,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学习的学业有成,做生意的财源滚滚,追女神的马到成功,父母家人都平安幸福健康! “梁伯伯,您可别这样看着小子,小子可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嫣然的姥姥和刘叔叔就是看着小子顺眼,对口味,才送给我这幅画的。” 苏林有点心虚地说道。在梁国平这种老辣的军人面前,迎接他那犀利的目光,苏林就总觉得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似乎自己的所有秘密,都被对方看透了一样。这种人太可怕了,对人不用审讯,就会让对方害怕得想要主动交代一切。 “这个梁伯伯身上有一股气势,太可怕了。比起萍姨身上的那种气场都更让人来得畏惧。果然不愧是军中悍将。当年爸就是在他的手下当警卫的么?” 小心地打量着这个父亲的老首长,苏林还是很谨慎的,自己身负异能的事情是绝对不能暴露。 “小苏呀!这画家赠画的名堂可多了,尤其是像唐老和刘一志这样的大画家,赠画的讲究就更多了。你知道多少国内有名的大收藏家去唐老家拜访了不下数十次,就为了讨一幅藏画而不得么?就连我也在唐老家门口吃过闭门羹。唐老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更加高傲的刘一志了。刘一志的这一幅《火车来了》,价值已经不能够用金钱来衡量了。我听说这一幅画,刘一志是打算赠送给恩师唐老的,就是不知道你这小子有什么魅力。让刘一志反而将这幅画转送给你了?说说看。伯伯很好奇,你能够让刘一志这样高傲的画家都对你亲睐。” 眯了眯眼睛,梁国平的眼中射出一股精芒,就这么盯着苏林。表情是微微笑着的。但是苏林可是能够体会到这梁伯伯眼中精芒的压力。这算是不是审讯的审讯了。 “就是呀!小林。这你可得说清楚来。也是爸要问你的话,人家大画家刘一志和你无亲无故,凭什么将这么珍贵的画送给你?就算是为了感谢你救了唐老。唐老的那一幅画就已经很足够了。根本没有必要再送这么贵重的一幅画。这么贵重的画,我们家可承受不起,小林,爸觉得,这幅画,咱还是给人家大画家刘一志送回去的好……” 一向老实沉稳的苏父苏国荣也是觉得这么一幅价值连城的油画,放在自己的家里,恐怕是寝食难安了。如果不明白这幅画的价值那还好,就和那什么《万马奔腾图》、《开国十大将军》的画一样对待就行。可是现在知道了就这么一幅画就至少价值三亿人民币,这就让苏国荣坐立不安,觉得这幅《火车来了》就是一个烫手的芋头。自己家拿了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处置,还不如让苏林还回去算了。 “还……还什么?老苏,你……你傻啊!这么值钱的画,这是真正的传家宝啊!还……还什么啊?人家送出来的东西,哪儿有换回去的啊?哎呦呦……老苏,我这……我这心脏……有些受不了啦!” 受不了这个刺激的苏母刘爱珍,本来心脏就不是很好,猛然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捂着自己的心脏,蜷缩在沙发上。 “妈!妈……你怎么了?我帮你看看……” 就知道母亲知道油画真实价值以后会受不了,苏林赶紧上前给母亲的胸前揉了揉,然后迅速地丢了一个局部物体时间倒流到自己母亲的身上。这样一来,母亲的身体状态恢复到了昨天的水准,瞬间就没事了。不过,这后续的刺激也要小心才行,母亲这心脏还是承受不了太刺激的事情。 “怎么样?爱珍,你心脏也不好。受不得这么刺激的事情,所以我说这画留在我们家不是什么好事。小林,一会儿你就拿去还了。” 苏父苏国荣看着自己妻子缓了过来,才松了一口气。 “不许还!小林,妈没事了。就是血压有点高了,心脏哪儿有那么脆弱。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而且有我宝贝儿子在,揉了揉胸口,我这就不疼了。” 站起身来,舒了口气,苏母刘爱珍是坚决不肯将这一幅画还回去的。这在她的眼里,可已经是自家的传家宝了。 “国荣啊!我看呀!这幅画你还真的没有必要还。刘一志现在已经是在国际画坛上都有影响力的大师,他将这幅成名作送给了小苏,可是你们又给送了回去,这让人家刘大师面子怎么挂?这让画坛上的那些人怎么看刘大师呢?是他画的画不够好,所以你们才不收的么?人家刘大师送画,就根本不会考虑画本身的价值,送的就是一份眼缘和情义。你们这样贸然又还了回去,反而不讨好了。” 老首长梁国平一边站在《火车来了》面前,细细品味着这幅画的精髓,一边对苏国荣说道,“这一幅画对于现在国内的画坛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也是世界画坛难得的现实主义油画。它的价值不可言喻。国荣,你要好好珍藏啊!” 老首长梁国平都发话了,苏国荣也只好作罢。苏林也在一边帮腔说道:“爸!就安心收着好了,也许这幅画在其他人看来是了不得的天价油画。不过对于刘叔叔来说,也不过是他做过那么多幅画里面,比较好的那一幅而已。像梁伯伯说的那样,我们就这么贸然给人家送回去,人家反而会心生芥蒂的。” “小苏啊!你还没有和伯伯说呢!刘一志大师,为什么会将这一幅画送给你的啊?可要和伯伯说实话,不然的话。嘿嘿……我让你爸打你的屁股哟!” 本来一脸严肃的梁国平。没想到还会这样乐呵呵的和苏林开起了玩笑。而苏林也知道这个是必须要交代的了,不仅是说给梁国平听,也是为了让自己的父母安心,于是笑了笑。对梁国平说道:“梁伯伯。其实也真的没有什么。就是那天我到嫣然姥姥那儿去的时候。恰逢刘叔叔上门,想要将这一幅《火车来了》送给嫣然姥姥的。” 苏林指着墙壁上的《火车来了》又细细说道,“不过。嫣然姥姥是说什么也不肯收下这幅画的。嫣然的姥姥,不仅是不轻易赠画,也从来不收其他人的画作。据嫣然说的,她姥姥以前收藏的那些画作,也大部分捐献给了国家各个地方的博物馆和美术院了。而恰好当时,刘叔叔看到嫣然姥姥将这一幅封笔之作的油画送给了我,就好奇起来,就好像梁伯伯好奇刘叔叔为什么送画给我一样,考校起我来了……” 拿起沙发上的这一幅唐老的画作,苏林指着油画的内容说道,“这幅画作,相信梁伯伯也可以看得出来,是嫣然姥姥根据《奥尔南的葬礼》那种风格画作的。当时刘叔叔就考校了我一点关于油画的知识,我就说了一些自己的见解,没想到,和刘叔叔的许多认识是一致吻合的。刚好,刘叔叔最近在研究的就是欧洲油画的发展历史,对了……我这里还有一本刘叔叔送我的书,就是刘叔叔即将要出版的《欧洲油画发展史》……” 跑到自己的卧室里,苏林将那本还没有公开出版的精装版《欧洲油画发展史》拿了出来,递给梁国平,笑道,“刘叔叔觉得我在油画发展和历史上有兴趣,刚好他接受了清北大学美术学院的聘任,我也正好被清北大学录取,所以刘叔叔就让我到了清北大学的时候,当他的助手,和他一同完善这一本《欧洲油画发展史》的。嘿嘿……这一幅画,可以说,是刘叔叔赠送给我的答谢吧!也算是我和刘叔叔志同道合,有很多共同的观点和理念,才能够有如此的共鸣。” 苏林说了这么多,苏父苏母倒是没有听懂多少,他们两个对于油画什么的除了知道眼前这两幅属于自己家的油画很值钱以外,其他的是根本一点都不懂。但是梁国平可就从苏林这一番话中看出了深意来了,而且,当他随手翻开了苏林递过来的刘一志的著作《欧洲油画发展史》以后,里面的那些欧洲油画界的秘闻和野史,更是让他眼前一亮,许多画家都是他闻所未闻的。 能够让研究这样油画发展史的刘一志感到志同道合,那么苏林在油画的造诣上,肯定也不会低的,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刘一志在欧洲油画发展史上侃侃而谈的人,放眼整个华夏国都不会超过十个的。 “小苏!你对于欧洲油画发展历史了解多少?刘大师这书上说的这些画家和秘闻都是真的么?欧洲油画的发展,原来经历过这么曲折的变化,还有这么多黑暗的一面?” 越是翻着这本书,梁国平就越是心惊,不过这上面刘一志也只是提出了一些观点和推断,并没有证实。如果这些观点和理论全部都被证实了的话,梁国平可以想象,将会引起欧洲画坛,乃至整个世界画坛对于油画历史的认识了。 “嗯!梁伯伯,我翻阅了一些资料和历史,的确刘叔叔书中的这些,七成以上都是有据可考的。不过,要证实他们也需要耗费巨大的心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