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方丽萍的担心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三百六十四章 方丽萍的担心

软软的,香香的。 这就是萍姨床上的感觉,苏林很享受地躺在了方丽萍的床上,光溜溜的身体,盖着方丽萍香喷喷的被子,感觉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看来,这下雨也不是什么坏事呀!” 躺在方丽萍的床上,看着窗外面还在倾泻的暴雨,苏林笑呵呵地,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这么一场雨的话,自己肯定就是将嫣然送回家以后,就打道回府去了。 可是现在呢? 因为一场暴雨,首先就化解了嫣然之前那一肚子的气,而且似乎和嫣然的关系也更进一步,更加亲密了起来。其次就是对于萍姨了,苏林一想到这个,心里面就美滋滋的,萍姨的滋味可真的是百尝不厌。熟美妇身上那种独有的魅力,就是对苏林这种小男生最大的杀器了。 想起刚刚浴室里面自己的勇猛,苏林就觉得自己可算是将“局部物体时间倒流”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了。邪恶的苏林心里面还在想着,如果自己和竹姐姐第一次的时候,在做完以后对着竹姐姐使用了“局部物体时间倒流”,那岂不是就将刚刚破瓜的竹姐姐的身体又还原了?就可以再破一次? 邪恶的苏林,脑子里面总是有一些别人都想象不到的鬼点子。此时,躺在方丽萍香喷喷的被子里面,正无限邪恶的yy着了呢! 但是,在厨房里的方丽萍,却一点也没有苏林这么轻松了。这么多年以来。方丽萍做什么事情都是四平八稳的,没有把握的事情,就不会轻易去做。但是今天,她的心开始慌了起来。她真的非常地害怕,自己和苏林的关系曝光了,被自己的女儿秦嫣然知道。 这一种感觉让方丽萍更加地局促不安起来,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还是在她的丈夫秦泽民出车祸去世的时候。那个时候,方丽萍感觉自己的天儿都塌了,整个世界都压在了身上。前面是黑洞洞的。再也看不到一丝光明的未来。 不过,最后她还是挺了过来。成功的渡过了那一段最难的时间,而且更是将自己的女儿抚养成人,还报了丈夫的仇。但是。那种感觉。她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非常无助。没有任何的办法,事情不在掌控当中。随时都有崩溃的迹象,这对于方丽萍这种掌控**这么强大的女人来说。根本是不可想象的。 “不行!不行!千万不能够让嫣然和妈发现苏林,不然的话,我……我根本就没有脸面对她们了……” 焦急的方丽萍,一边强装作镇定的和女儿秦嫣然已经母亲唐慧琴说话,另外一方面,又频频回头看客厅里面的情况。由于刚刚苏林从浴室跑回卧室的时候,方丽萍正和女儿秦嫣然说话,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苏林已经从浴室里面出来了。所以现在的方丽萍根本就不确定苏林到底是还在浴室当中呢,还是说已经成功地躲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去了呢? 事情的发展,脱离了方丽萍的掌控。她现在能做的,就只能是尽量将自己的女儿和母亲拖在厨房当中,为苏林争取躲起来的时间。 “妈!你今天是怎么了?不仅刚刚在浴室里面说话就怪怪的,现在还一直心不在焉的,往客厅那边一直看什么啊?” 女儿不愧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所以秦嫣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自己母亲今天的与众不同。那种从来都未曾在自己母亲脸上看到过的惊慌之色,居然今天奇迹般的出现在了母亲的身上。 “妈妈这是怎么了啊?竟然……神色这么地慌张,一直往客厅的方向看,难道……客厅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么?”想到这里,秦嫣然自己的小心脏也忍不住提了起来。 “没……没有!嫣然,妈妈很正常啊!哪儿有一直往客厅看?”被女儿这么一问,方丽萍就更慌张了起来,急忙掩饰道。 “就是有的。从刚刚在浴室的时候,妈妈就有一些反常了。妈妈,您这是怎么了啊?” 抓着母亲方丽萍的手,秦嫣然很担心地说道。 “是呀!萍儿,妈也觉得你今天好像心神不定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啊?” 就连嫣然的姥姥唐慧琴也觉得方丽萍有些异常了,端了热乎乎地姜汤上来,对她关心道,“你也淋了雨,赶紧先喝一碗姜汤。安安神……” “妈!我真没有什么,可能是最近要准备交接工作,回京城去了。市里面的事情比较多,所以太忙不过来了。” 方丽萍接过母亲的姜汤,吹了吹气,轻轻抿了一口,就立刻觉得心里面暖洋洋的了。姜汤不仅是驱寒,而且这热乎乎的口感,也让方丽萍慌乱的心思,安定了下来一点。她当然不能够对女儿和母亲实情相告了,所以就用了工作忙的借口来搪塞一下。她的心思,此时全部都在苏林的身上了,就希望苏林乖乖藏好来,不要露出任何踪迹端倪来就好。 “妈妈!真的是……辛苦你了。我们这个家,都是靠你在支撑着。” 听到母亲方丽萍说是因为工作的缘故,秦嫣然就看到了妈妈眼角已经有些明显的鱼尾纹,顿时就更加心疼妈妈起来了。像一个小公主一样,躲进妈妈的怀里,抱着妈妈,将整个脸埋进妈妈的胸前,然后抬起头,有点可怜兮兮地对妈妈说道:“妈妈!等到京城去了,嫣然一定不会让你再操心的。我能够管好自己的,也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妈妈,你就安心的工作吧!而且……嘻嘻……妈妈很多年没有回京城了,以前的很多朋友也要多联系联系的……嫣然是希望,妈妈能够再……再给嫣然找一个爸爸的……这样……妈妈也能够开心一点的……” “给你找爸爸?嫣然。你这个鬼灵精……妈妈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要找早就找了。还用你瞎操心什么的?” 秦嫣然的话,让方丽萍的心里面一凛,她总不能跟女儿秦嫣然说自己已经找了一个小情郎了,而且就是你喜欢的苏林吧?和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方丽萍觉得现实怎么会如此荒诞不羁呢? “哎……萍儿!嫣然说得对,这么多年来,你为了这个家的辛苦,妈都看在眼里。现在嫣然也长大了,你的工作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回到京城以后。你也会轻松不少。是时候……给这个家找一个男人了,你爸好歹也陪了妈半辈子了,可是你呢?泽民年纪轻轻的就走了,女人的辛苦。谁又能够知道呢?” 姥姥唐慧琴也是点头附和地说道。 但是。方丽萍却是心意已决地说道:“妈!您也是瞎操心。这个家是需要男人。不过,那也不会是我的男人了。我都这个年纪了,再找男人做什么?我说的这个家的男人。应该是我们家嫣然小公主以后的男人,相信嫣然不会辜负妈妈的希望,找到一个能代替妈妈,支撑起咱们家的男人的,对不?” “妈妈!这不是说你的事情么,怎么又扯到我的身上来了?我……我不和你说了,我去客厅看电视去……” 害羞的秦嫣然一扭头,就从厨房跑出来了。而这个时候的方丽萍,觉得过去这么久了,苏林这个臭小子,也应该从浴室里面出来了吧? 不过,方丽萍还是觉得不放心,也跟着女儿秦嫣然走到了卧室,当她看到打开的浴室门,苏林不在里面的时候,心里面悬着的一块大石头,就落了下来。 只要苏林没有在浴室里被女儿秦嫣然看到,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苏林躲在自己的卧室里面,只要不让女儿秦嫣然到自己的卧室当中去,苏林也不出来,自然就不会被发现了。 “妈妈,你回来的时候,也被淋得很惨吧?这雨还真的好大呢!” 坐在沙发上,秦嫣然看见母亲方丽萍回来时候脱在上面的湿哒哒的衣服,撅着嘴巴抱怨了一句,然后又小声地嘀咕地担心道:“也不知道,这么大的雨,苏林是怎么回去的,恐怕,回去以后,还是要被淋得全身湿透了。妈妈怎么就让苏林这么走了呢?这个臭苏林,要走了也不进来和我说一声……” “怎么了?我们家的嫣然小公主,皱着眉头,在担心着谁啊?也没见你这么担心过妈妈。” 方丽萍坐在女儿的身边,正好挡住秦嫣然往后看向自己卧室的方向。方丽萍看到自己卧室的门紧紧关着,这才放下心来,这样一来,只要苏林不自己出来,就不会被发现了。 “妈妈,这……我哪里没有担心过你啊?只是……你没有看到而已。都这么晚了,还下着暴雨,妈妈你也忍心让苏林一个人回去,真是的……”秦嫣然撅了撅小嘴,说道。 “呦!我的乖乖女儿,你还说起了妈妈的不是咯?原来是在担心苏林啊?这都还没有嫁出去,胳膊肘都往外拐了?” 方丽萍现在是一脸的苦笑啊!心道女儿嫣然如果知道此时那个臭小子苏林非但没有走,而且还正在自己的屋子里面,说不定还睡在了自己的床上了,会做何感想啊? “妈妈……你今天老欺负我,我……我不跟你说了。哼……” 被方丽萍一路从厨房说到了客厅,秦嫣然是又气又羞,撇下一句话之后,就两腮气鼓鼓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正好,嫣然躲到房间里,妈又在厨房准备晚饭。这一下,苏林就不容易被发现了……我进去看看这小子又在我的房间里面做些什么?” 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方丽萍也轻轻打开自己卧室的门,然后一进门,就发现苏林这个臭小子,竟然光着身子躺在自己的床上,半眯着眼睛,似乎都快要睡着了。 “嗯?萍姨……怎么样?嫣然和姥姥呢?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很小心的,她们应该没有看到我的。” 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苏林一只手撑着脑袋,躺在方丽萍的床上说道。 “苏林,你这是做什么?躺在我的床上,是真的打算在我床上过夜了?” 把眼睛一瞪,方丽萍不好气地说道。 “萍姨,你瞅瞅,外面这雨这么大,我的衣服都湿透了在外面,你让我怎么回去啊?你忍心这么让我回去么?”苏林又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方丽萍。 “忍心!忍心!真不知道,我们家嫣然看上你这臭小子哪儿一点了,刚刚还在外面客厅为你担心,而你这个没良心的臭小子,却连她的妈妈也祸害了。这真的是作孽了,苏林,你让萍姨怎么办?你让我怎么面对嫣然?” 方丽萍这是气得,一下坐到了床上,苏林就赶紧上前来安抚方丽萍道:“萍姨,你放心。我一定会小心再小心,绝对不会让嫣然发现的。我就在这屋里藏着,要是嫣然进来了,我就躲到衣柜里面去。等明天一大早,我趁着嫣然和姥姥还没有起床,再偷偷跑出去,绝对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苏林连忙发誓保证道。他也知道,此时的方丽萍,恐怕内心受到了不小的煎熬。 “当然不能被发现。苏林,没有我的允许,你就好好在这屋子里面呆着,是绝对绝对不允许跑到客厅外面去的。”冷静下来的方丽萍,虽然心里面还是很担心露馅,但是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够让苏林躲在自己的屋子里,等第二天雨停了再走了。她走到衣柜旁边,找出了自己过世丈夫的那套西装,放在了苏林的面前,说道,“家里都是女人的衣服,只有这一套了。苏林,你还是穿这套衣服吧!” “行!那……萍姨,我家那边,你能不能一会儿打个电话和我妈说一下,就说雨太大了,我回不去了,就在你家过夜。”苏林也不是第一次穿这一套西装了,第一次在萍姨家过夜的时候,就穿的是萍姨过世丈夫的这一套西装,当时还因为自己穿上这套西装,反而让萍姨误以为自己是她过世的丈夫秦泽民了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一更!弄了一下午的飞机票和火车票,晚上八点的飞机到上海,然后明天早上的动车回福州,再倒车回我的家建瓯。现在在哈尔滨机场候机大厅里面,一言很苦逼的拿着笔记本,努力码字,趁着这里有网络,能写一章是一章!希望大家谅解。悼念我的爷爷,可惜我都没办法见到他最后一面!感谢每一位投月票和打赏以及订阅的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