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我们不能保持沉默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四百七十五章 我们不能保持沉默

被苏林抓住了正在非礼小美女的咸猪手,曹明一副凶神恶煞地样子,瞪着苏林,一点也不承认自己的恶行,说道:“臭小子,明明是你想要非礼这位小姐,被我看到的,你还想反而无赖我么?” “你!他妈的刚刚在旁边的人都看到了,就是你的手伸过来了,想要摸这个小姐的屁……屁股的!众目睽睽之下,你还敢狡辩?” 可是当苏林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没想到周围的那几个乘客,竟然被曹明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都不敢出声了。. “小子,你看看……你说周围的乘客都看到了我非礼这位小姐啊?那我倒要看看,谁敢站出来说?”曹明是一个中年大叔,同样的,身材也是比较魁梧的,因此他这么一站出来以后,大家都不敢说话了,生怕惹事上门,在苏林的旁边有一对小情侣当中,那个男的明显想要站出来替苏林说话的,却被自己的女朋友给拉住了手,让他少管闲事。 这就是华夏国内经常会发生的现象,尤其是在大城市里面,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也被各种坑骗拐卖事件弄怕了,很多人都变得沉默了起来,习惯有事靠边站,不关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就大红灯笼高高挂起,自觉地假装没有看到了。 “小姐,明明是这个小子要摸你的屁股的,被我及时想要阻止的时候,他反而要诬赖我的。” 面对这种场景,曹明也是有经验的了,所以他立马反客为主,想要诬赖苏林了。 “这……” 连心云现在很为难,当时的地铁混乱的情况,她并没有感受到有人摸了自己的屁股。现在两个人因为这个事情吵了起来,肯定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此一来,眼前的这两个人当中,必定有一个人是非礼自己的色狼了。她先是仔细的看了看苏林,很正色的一个小伙子,估计比自己还小一点,而且一脸义正言辞的,应该不会是色狼。 反观那个痴汉大叔曹明,两只眼睛眯眯的小小的,脸上的肥肉也是一块一块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最有可能就是这个痴汉大叔想要非礼自己了,然后被苏林制止住了。 可是,现在的状况却十分尴尬,两个人都只有一面之词,旁边的乘客似乎也觉得不关乎自己的事情,只在一边看热闹。一时之间,就算是连心云知道是苏林说的对,她也没有证据去指正痴汉大叔曹明了。 “要不?这件事情就算了吧?我……我站到旁边一点,你们不要再吵了!我……我就当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可以了么?” 连心云也是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不想要将这件事情闹大和闹僵,反正她也并没有真的被非礼到。但是苏林和那个痴汉大叔曹明却异口同声地说道:“不行!” “不能便宜了这个色狼!”苏林叫道。 “不能让这小子白白污蔑我!” 那个痴汉大叔曹明似乎也一副有恃无恐,他以为苏林没有办法对付他。但是,他却没有看苏林突然冷笑一声,狠狠地掐住了那个地铁痴汉色狼曹明的手。 “哎哎哎……我……痛!要断了,你……快放开,你这个臭小子!” 被苏林这么狠狠地掐着手,那个痴汉大叔曹明的脸都惨白了,大声痛叫道。 “那你承不承认刚刚你摸了这位小姐的屁股?” 苏林也懒得和这种人理论,不然的话,反而会牵引出很多的事情来,干脆直接就来一个暴力逼供了。这也是苏林被这喧闹的地铁,弄得心情乱糟糟的,所以有了一个发泄的由头,直接就动手了。 “我……我承认……我承认了还不行么?” 曹明感觉到自己的手都快要断了,刚刚的硬骨头,在这里一点都没有用了,他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快要被苏林捏断了,所以苏林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不承认也必须要承认了。 “承认了就好。我刚刚已经叫了地铁值班警察,一会儿你就等着蹲派出所吧!” 拿起手机,苏林就拨通了地铁上印制的报警电话,叫来了地铁上的值班警察。而电话里面的值班警察回应,会在下一站台上等着他们。 此时的曹明才发觉情况不妙,他本来还想要再争辩或者逃跑的,但是现在苏林这样扭住了他的手,他根本就无可奈何了。只好说着软话了:“这位……这位小兄弟……” “谁是你的小兄弟,谁和你这种人渣称兄道弟的啊?再这么说,我就打断你的腿!” 此时拥挤的车厢已经直觉地为苏林这个年轻气盛的小英雄让出了一片空间,大家就这么围着看苏林如何处理这个色狼曹明。 “好好好好……这位大爷,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是……我刚刚就是想要非礼这位小姐的,但是我真的知道错了,能不能……您老人家就将我当做一个屁一样的就这么放掉了好不好?不要带我去见警察了行不行?” 曹明之所以会说这么软和求情的话,就是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被警察抓住了,带到看守所里去,一比对以往的那些在地铁上猥亵妇女的记录,他肯定就会被发现的。到时候,数罪并罚,他可就惨了。所以,他一定要趁着现在警察还没有来,赶紧想办法混进人群里面跑掉。 不过偏偏这个时候,苏林这么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他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够不断地向苏林求情了:“大爷!大英雄!我……我也不容易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你要是真的让我蹲局里坐牢,我一家老小该怎么办啊?” 这个痴汉大叔曹明还挺能演戏,一张猥琐的脸装得可怜兮兮的,还硬生生的挤了几滴眼泪出来。 “不能放过你!” 而这个时候,那个本来即将要被曹明非礼的小美女连心云却异常坚决地站了出来,指着他叫道:“像你这种的色狼!人渣!社会败类!如果不让你得到应有的惩罚,你还会继续侵犯其他的女同胞的。” 刚刚是真相不明,没有确凿的证据,连心云也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加上今天她所在的公司马上就要开业了,她忙着赶时间,所以觉得干脆就这么算了吧!但是,后来她被苏林的精神感动了,她看着苏林这么一个陌生人,碰上了这种事情,都能够毅然决然地在站出来,避免了自己被色狼非礼,那自己又岂能够让好人蒙冤,让真正的色狼逍遥法外呢? 尤其是周围那些乘客的态度,也更是让还在清北大学读工商管理大三的连心云决定,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一定要站出来,揭露出这个色狼,为了广大女同胞的利益着想,严惩这个色狼。 “谢谢你,这位先生。刚刚是我不对,因为我赶时间,所以就想着息事宁人。现在我知道了,就因为保持沉默的人太多了,像他这样的色狼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光天化曰之下,就做出这样猥亵的行为。” 转过来看着苏林,连心云正色道,“所以一会儿警察来了,我愿意配合一起到警察局里面将事情弄清楚来,一定要将他绳之于法。” 说完这话以后,又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马上要九点钟了,公司的成立是暂定在九点半的,本来时间是刚刚好来得及的,再有两站地就能够到中关村了。但是如果现在去一趟派出所的话,最少也要一两个小时才能够出来的吧?那样一来,她就根本来不及赶上公司的成立了。 这一次的这个公司,可是她的一个学姐拉着她过去成立的创业公司,学姐十分看好她的,而且,她也十分看好这个公司未来的前景。不过公司里面有个副总,是个中年欧巴桑刘艳,一直看她不习惯,所以在筹备成立的这段时间里,都一直在找她的麻烦,如果今天这么大的曰子也迟到的话,连心云觉得自己一定会被那个欧巴桑刘艳再狠狠地训斥一顿的。 “不管了!就算是被那个刘艳再臭骂一顿,我也不能够在这种时候退缩了。” 在心里面给自己吃了一个定心丸,连心云就决定了,不管怎么样,就算是要迟到了,也要将这件事情弄清楚来,将那个色狼曹明给绳之于法。 “那……我们就等了下一站下,压着这个色狼交给警察。小姐,你不用担心,这里有监控摄像头的,只要查看一下,就能够知道的。到时候,我看他还敢不敢嘴硬。”苏林指了指地铁上的摄像头说道。 “好。这位先生,那就辛苦你了。对了,你也不要叫我小姐长小姐短的了,我叫连心云,是清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大三的学生,你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连心云现在对于苏林是颇有好感的,毕竟在整个车厢的人都保持沉默的时候,可是苏林一个人站了出来,不仅仅帮她抓了色狼,更是一直坚定立场,要将这个色狼绳之于法的。 “连心云?很美的名字呀!你也是清北大学的学生?还是大三的学姐?” 苏林也是一阵意外,他没有想到,刚好会这么巧,眼前的这个小美女连心云,就是清北大学的学生。回想了一下,刚刚连心云上来的那一站似乎就是清北大学站,所以她是清北大学的学生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所以,苏林就很自然地叫上了学姐。 “怎么?你也是清北大学的学生么?” 连心云也是一阵意外道。 “是呀!连学姐,不过我才刚刚今年录取的,还没有到学校去报道呢!我叫苏林,是来自闽省的大一新生。” 苏林笑着伸出去一只手,而另一只还正捏着那个色狼曹明的手。 “你好!苏学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一个大一新生啊!很有正义感。” 笑了笑,连心云也伸出了手去和苏林握了握,她那柔顺滑溜溜的小手,苏林只是轻轻一握,就十分有感觉了,有点冰冰凉凉的,但是感觉特别好。 加上连心云这么**的身材和超短牛仔裤,就更是让苏林心里面微微一动了,能够在地铁上碰到这么漂亮的女孩,还是自己在清北大学的学姐,也算是一场不错的邂逅了。而且,以后到了清北大学,说不定还能够有联系呢!就苏林的观察,像连心云这样的长相气质和打扮,估计在清北大学,不是校花也是系花了。 “哪里!哪里!连学姐,我就是看到了,碰到了,当然不能够假装看不见吧!不能够让这种人危害社会,只要我们每个人都多一份正义感,路见不平,伸出自己的手来,抵制和阻止这样的事情。也不会让那么多的人觉得世间人情冷暖了。电视上太多这样的报道了,我就十分看不惯这样的事情。” 苏林说完这话的时候,在他旁边的那几个目睹了这件事情的乘客们,都不自觉的感觉到一阵的脸红,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抽了几巴掌一样,包括刚刚那个本来想要站出来的那个大男孩,被女朋友拉住的,此时就忍不住要站出来了。 “这位小兄弟,你说的对。只要我们每个人见到这样的不平事站出来,就没有什么可怕的。没错,刚刚我就是亲眼看到的,这个色狼从车厢的那边就慢慢地靠过来,就是想要非礼这位小姐的。还好被这位小兄弟给阻止了。小兄弟,对不起,刚刚我也保持了沉默没有站出来。一会儿如果也要去派出所当人证的话,我田振也可以去的。” “你……不要胡说八道……” 色狼曹明还想要再狡辩一下,但是苏林哼了一声,手又捏紧了,他就不敢再说话了。对于苏林的手劲儿,他已经完全就领略到了,那可是收放自如,想要让他难受起来,那可是一点痕迹都不会留的。就是刚刚那么狠的捏他,让他觉得自己的手都快要断了,但是实际上却一点伤没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