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军训被迫取消了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五百二十五章 军训被迫取消了

清北大学的新生军训被取消了! 因为一个大一新生,将所有的教官都给打了。. 现在清北大学正在与特种兵团那边沟通着,不过不管如何,暂时学校已经下发了通知。这一届新生的军训被延迟到了大一暑假。 这一下,所有的大一新生都欢欣鼓舞了起来,大家欢呼着,尤其是女生们,本来已经要坐好艰苦奋斗防晒的各种措施,却陡然听到了这么一个军训被取消的好消息,简直就是喜大普奔了。 而在清北大学校长办公室当中,特种兵团的团长刘志正一脸气呼呼地拍着桌子,对清北大学的校长朱学清说道:“朱校长,无论如何,你必须给我们特种兵团一个交待。不然的话,我一定上报到我们军区去,这已经不仅仅是我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军方的问题。我们特种兵团已经是军方最精锐的存在了。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简直就是打我们军方的脸,你让我们特种兵团如何面对领导们?” 说这番话的时候,团长刘志就想起了之前苏林和自己勾肩搭背嬉皮笑脸时候说的话,你们这些特种兵都弱爆了。偏偏团长刘志还一句话都不能够反驳,实在是让他太憋屈,也太脸上无关了。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特种兵团团长,他见过的大风大浪何其之多,甚至曾经作为联合[***]队到伊拉克执行过人道主义任务。现在却要被迫在这么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猴孩子手下屈服,这怎么能够让刘志不生气,不恼火?不要求清北大学给一个交待呢? “刘团长,先消消气,喝喝茶,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么?可是现场的状况你也看到了,苏林一个人就能收拾你们整个连队的特种兵。你也不会想想,苏林本人就这么厉害了,他的背景能够简单么?” 抿了一口茶,也给团长刘志斟了一杯,清北大学的校长朱学清缓缓地开口说道。 “什么?朱校长,你是说……这个苏林,他的背景……背景很大?” 本来还在气头上的团长刘志,一听到朱学清的这话,立马身躯一震,整个人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心道难怪这个苏林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难怪这个苏林可以一个人单挑自己一个连队的特种兵,连清北大学的校长朱学清这种副部级的高官校长都要对他礼让三分了,那这苏林家里面的背景,岂不是天大了?至少也要是超一流的那几个世家之一才对。 可是,朱学清在自己的脑子里面仔细想了想,一直搜寻着,可是想遍了华夏国内超一流的世家名称,都没有一个是苏家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个苏林不是他的真名?还是说另外有隐情? 到了刘志这个位置的军官,也多少知道一些华夏国内的政治和军界,其实都是掌握在少数的一些世家手中的,比如他自己,也在晋升成为中校的时候,跟着自己的老首长投靠了一个世家。不然的话,上面没有世家势力罩着,你就算是再有能耐,也很难得到进一步的晋升了。 不管是在官场还是军界,道理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是抱团的,将权利划分到一个又一个的势力当中,这种状况,即便是最高领导人也是心知肚明的。而且,最高领导人历来都是鼓励和促进这种关系的形成,并且会竭力拉拢一些世家,又打压一些世家的。 这就是我们华夏千古封建王朝流传下来的帝王之术,中庸才是王道,只有控制好这些势力,做好均衡平衡,才能够让整个国家更加稳定和繁荣昌盛。这其实也是在我们共和国制度下,虽然是人民当家做主,可是权力依旧是掌握在少部分人的手中。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这样的制度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不管这些权力如何争斗,这些高层的贵族世家如何争权夺利,对老百姓的生活和影响实际上并不是很大。只要政局稳定,国家一步步的繁荣富强,老百姓能够过上好曰子,谁执掌这个权力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这对于中层的那些官员和军官来说,政局的一点点细微变化,都能够引起他们生活的巨大改变。到了这个地位,官位的变迁似乎已经无关于能力,最重要的是要找个好靠山,要懂得站队了。在政局动荡的时候,站队的正确与否,可是直接决定了官员的前途生死的。 刘志现在大汗淋漓,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对苏林发飙,得罪了苏林身后的那个世家势力的话,恐怕第二天就能够收到从最高军区传来的贬谪令了。虽然目前为止,刘志还不知道苏林身后代表的是什么样的世家,可是只要从朱校长的语气和态度上,他就已经能够大概估计一个层次了。 “朱校长,多……多谢提醒,可是,我能不能弱弱的问一下,这个苏林,身后的是……?” 谨慎地拿起小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茶,团长刘志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从刚刚的火爆脾气,一下子变成了一只谨慎小心受惊了的小猫咪。 “这个……刘团长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你只要知道,苏林身后的势力,是你得罪不起的。在京城这个地方,恐怕比这个势力强大的势力都没有几家。” 笑了笑,朱学清并没有直接向团长刘志透露出苏林背后的秦家。因为毕竟,苏林也只是秦家的准孙女婿,说白了,虽然现在方丽萍那边对他交代了,秦家是绝对挺着苏林的,可是朱学清也不敢太过肯定,而且,他还觉得苏林的背后除了秦家,怕是还有其他的势力在。所以,在这种含糊不清的背景之下,朱学清,也不敢太过向刘志透露。 这也是官场上的一种欲盖弥彰的手法,什么事情都不要完全说透,一般是说七分,留下关键的三分,让人有一个悬念,这样才更显得高档和神秘。 对于苏林的背景,朱学清也就是说到了这里。不过,团长刘志也已经大概知道了,并没有继续问下去,反而是开始和朱学清讨论着军训被延后的处理办法了。 可是这个时候,在清北大学的校园里面,却是再一次闹翻了。 没有错! 新生在欢呼! 老生们在惊讶! 取消了军训,最大的功臣,莫过于苏林了。 一时之间,在几百只眼睛见证之下,苏林一招又一招将整个特种兵教官团队都打倒的传奇事迹,立马以各种各样的版本流传了开来。 “什么?那个叫苏林的,将所有的教官都放倒了?” “吹牛的吧?哪儿有人这么厉害的啊?就算那个苏林的武功盖世,也没有这个能耐啊?” “怎么不可能?大家几百只眼睛见到的,不信你随便去问一下,当时三连的那些训练新生,可是全部都见证了,甚至还有人录像下来了。简直是太帅了,苏林就和武打片里面的李小龙一样,一招一个,那些教官看起来威风凛凛,在苏林的面前,就和狗一样……” “打得好啊!去年我军训的时候,就是被那些教官给刁难的。那些教官还有几个好色,总是对我们学校的女学生动手动脚的,打死了活该!” …… 再一次,在前两次事件还没有平息下去的时候,立马又因为,全校都轰动了。甚至,这个消息,很快通过各种小道途径,传到了校外,传到了其他的一些高校当中,被当做笑谈。 虽然有许多人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一笑置之,觉得这应该纯粹就是夸张炒作,这个叫苏林的哪里会有这样的本事,但是清北大学当中的大部分学生,却都已经相信了这个事实,不管是见到或者没有见到苏林威武的,毕竟现在军训已经被延期了,这可是不争的事实。 而这个时候,在清北大学当中,武术社内,袁天琪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第一时间就拨通了自己父亲公安部副部长袁明亮的电话。 “喂,天琪,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我马上就要去开会了,这个会议很重要,是我们公安部和军方那边的合作项目的。” 电话那天的袁明亮急匆匆的说道,此时他正在京城的某处军事禁区内,受到军方一名将军的邀请,商谈一些军方和公安部门合作的训练项目问题。却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接到了自己儿子袁天琪打过来的电话。 “不得了啦!爸,苏林小师叔怕是这一回儿闯了大祸了……” 袁天琪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只知道苏林将整个连队的教官都给打了,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尤其对方还是强势的特种兵团。按照袁天琪的了解,如果是其他人,没有背景的,犯了这样的事情,被开除出清北大学都还只是少的,甚至还要面临着军方的报复。 所以,袁天琪才会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自己的父亲袁明亮的,就是要让袁明亮给军方那边施压和求情,将这么一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 “什么?苏林闯祸了?这次是什么?难道是昨天你说的那个李家的少爷的事情?李家算什么,你跟他说我的意思,他们绝对不敢动苏林的。” 对于那种商人世家,在政界和军界没有什么根基的二流甚至是一流世家,袁明亮都是不放在眼里的。毕竟即便你有钱,没有权力在,就好像是根扎得不深的大树,你就算是再枝繁叶茂又有何用,一阵政治动荡的大风吹过来,你再多的财富积累,最后也只不过是为了别人做嫁衣的。 因此,袁明亮才一点都不将李家放在眼里,可是这一次苏林得罪的却是军方,准确的说是军方的一整个特种兵团。 “爸!不是李家,而是……苏林今天军训的时候,将军训的教官给打了……” 袁天琪话还没有说完,袁明亮就笑了一声,“这有什么?不就是一个军训教官么?苏林打了就打了呗!这还要我出面?你去和军训的总负责人说一下,就说是我说的,他们也绝对要给我这个面子,不敢动苏林的。” “不是!爸,你听我说完,苏林是将教官给打了,可是不是打了一个军训教官,而是……而是所有的军训教官……除了……除了那个特种兵团的团长,现在其他的教官都在学校附近的七十四军总医院里面疗伤呢!” 袁天琪尴尬地说道,而袁明亮听到这个,立马惊呼了起来:“什么?你说什么?苏林将整个连队的军训教官都打了?他……他这是要做什么啊?天琪,这可就棘手了,整个军训特种兵团的话,那可是代表着整个军方,而且苏林这么一打,事情闹大了,想要大事化小都不容易。天琪,我现在马上就要去开会了,正好是军方的几个大佬,现在清北大学是什么情况?你先去沟通,暂时稳住场面,保住你的苏林小师叔再说,我这里赶紧想想办法……” “爸!好像目前苏林还没有被校方或者是军方叫过去。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先去打探一下校方是什么个意思。”袁天琪说着就从武术社当中走了出去,袁明亮也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走进了会议室当中。 “哎呀!这个苏林,还真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家伙。不过,嘿嘿,有意思,这小子,竟然将人家一个特种部队都给端了。是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这么能打啊?看来这一次师傅收了一个很高调的小师弟嘛!可是现在,就苦了我这个大师兄,要给小师弟擦屁股咯……” 苦笑了一声,袁明亮是又欣赏苏林这个小师弟,又对他无可奈何。没办法,师傅交代下来的,要照顾好苏林这个小师弟,就绝对不能够有一点差错,而且,在袁明亮看来,不过是打了几十个人罢了!这能叫什么事情?只不过这些人是军方的特种兵,稍微麻烦了一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