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母亲的死敌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五十二章 母亲的死敌

第二天,当刺眼的阳光从医院病房的窗帘刺入苏林的眼帘,苏林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浑身都有点腰酸背痛。 “我这是……在医院坐了一整晚?” 感觉到脑袋有点晕晕的,苏林睁开眼睛,却感觉到自己的怀里暖呼呼的。 “是竹姐姐……”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睡了一晚上的叶星竹,苏林的心里面也是一片温柔,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叶星竹的秀发。 “唔……” 被苏林这么轻轻抚摸着,叶星竹似乎十分地享受,嘴角露出了一丝舒服得笑容。可能真的是因为昨天太累了,即便是这样躺在苏林的怀里,叶星竹也睡得十分地安稳。 “对不起,竹姐姐。这些年让你辛苦了,一个人照顾着梁姨。小林发誓,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们吧!” 从前苏林可能还不知道叶星竹母女的艰辛,但是现在,苏林觉得自己真的是一瞬间长大的了。以前还在考虑着如何逃课打游戏,哪里的网吧更加的便宜,但是现在,苏林觉得,成长的责任全部都压了下来。 不管是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家庭,还有竹姐姐的未来,苏林觉得,现在都肩负在了他的肩膀上。 能力越大,责任便越大。这句话真的是一点也没有说错,苏林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但是无论如何,他一定会运用上天赐予自己的特殊能力,给自己和家人以及所有爱他的人一个美好的未来。 “啊……我怎么睡着了?” 苏林还想这样多抱着叶星竹一会,岂料叶星竹这么快就醒了过来。 “竹姐姐,你看你都累坏了。要不你再睡一会吧!” “小林,我……我昨天晚上就这么被你抱着睡了一晚上?” 叶星竹赶紧坐起身来,又看了看病床上的母亲,有点不好意思地脸红起来,低着头,不敢看苏林。 “哎呀……” 苏林龇了一下牙,叶星竹赶紧紧张地问道:“小林,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手有点麻了。” 抬了抬自己的手臂,拍了拍,苏林觉得自己的整条胳膊都已经麻了。一整个晚上都这么被叶星竹压着,能不麻么? “麻了?我给你揉揉。” 说着,叶星竹的两只小手抓着苏林的手臂,一点一点轻轻地从上往下,慢慢地捏着。 还真别说,叶星竹这揉捏的手法怪舒服的。本来苏林还觉得手臂上血脉不通,麻麻的,但是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过来。而且,叶星竹可是专业的护士,这揉捏的手法十分娴熟,特别对待起苏林来,更多了一份柔情在里面,苏林被捏得十分享受。 “好点了么?小林。” “嗯!好多了……” 其实苏林是舒服得不行了,差点都被叶星竹揉睡着了。 “那好,都快八点了,饿了吧?竹姐姐给你去弄点吃的来。” 一看时间,叶星竹估摸着苏林也饿了,说道。 “什么?都快八点了?不行,竹姐姐,我还要到学校去……先走了……” 苏林一听居然都快八点了,一下子就蹦了起来。 完了,完了!今天又要迟到了。 苏林嗖的一下就跑出了市立医院,朝着建安一中赶去。如果只是平时,迟到也就迟到吧!反正事出有因,顶多让班主任林老师骂几句。 可是今天不同啊!今天可是高三最后一次的家长会和高考誓师大会。本来这和苏林也没有多大关系,相反,没有正常上课的话,晚去一会倒是没事。可是,关键的在于,苏林想了起来,昨天林清雪可是交代过自己的。 今天的誓师大会,是要让他苏林上台演讲的。而且,今天苏林的爸妈都会来,苏林可不能够再迟到丢脸了。如果不能够及时赶到,轮到自己演讲的时间,自己却还在路上,这可就囧大了。 而就在苏林往学校赶去的时候,苏国荣和刘爱珍倒是起了一个大早,七点四十多就到了建安一中。 “老苏,你说小林这孩子昨天晚上在医院陪了星竹一晚上,没事吧?” 挽着自己的丈夫苏国荣,刘爱珍走在建安一中的操场上,有点担心地说道。 “能有什么事?昨天晚上,我们不是打过电话到医院问了么?护士台不是说了么?小林和星竹在一起,没事,就让他们姐弟多呆一会。星竹这种时候,也需要小林陪着他。” 苏国荣说着,突然拉着刘爱珍往旁边转去,好像在躲着什么东西一样。 “怎么了?老苏?碰上谁了?躲什么躲啊?” 被苏国荣拉着,刘爱珍却偏偏转过头去看了看,这一看可就不得了啦! “是刘兰风这个臭娘们,老苏,躲什么躲,冤家路窄,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够碰上。” 一见到来人,刘爱珍立马就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去,不管苏父怎么拉都不为所动。 “爱珍,现在是在小林的学校。你跟她呕什么气,能不碰到就不碰到的好。” 这可真的是让苏国荣一阵头疼了,眼前这走过来的中年妇女叫做刘兰风,是和刘爱珍一个乡镇的,从小一起长大的。不过,这刘兰风可不是刘爱珍的闺蜜,反而和刘兰风是死敌。 这一点,就不说苏国荣了,连苏林都是深有体会的。每一次回外婆家的时候,苏林都司空见惯了自己母亲和刘兰风吵架拌嘴的。 现在,居然在建安一中碰上了刘兰风,苏国荣急忙想要拉着自己妻子躲开,不让两个冤家见着面,不过刘爱珍已经也看到了刘兰风,看来要想避免这一场战争是不可能的了。 “呦!我说怎么老远就闻到一股怪味呢!原来是爱珍你在这……呵呵呵……” 刘兰风也是一点都不客气地朝着刘爱珍走了过来,阴阳怪气地取笑道。 苏国荣在旁边听到刘兰风的话,立马满脸的黑线。刘兰风这说的是苏母刘爱珍小时候的一件囧事,当时才只有八九岁的刘爱珍误把家里的农药当做香水涂抹在身上,结果不仅不香,还散发出一阵怪味。每一次见面,几乎刘兰风都要把这件事情翻出来说一顿。 “刘兰风,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有必要成天这么说道么?如果真的要说的话,要不我们说说你九岁在河边尿裤子的那件事吧?” 苏母刘爱珍也丝毫不避让,锋芒毕露,将心里面早就准备好的话反击了出来。 “你……刘爱珍,没想到在建安一中也能够看到你啊!你儿子也能够考上建安一中?” “别成天以为就你家儿子聪明,我儿子怎么就不能够考上建安一中了?” “就算你儿子也在建安一中,不过据说好像成绩很差的样子啊!能够考上大学么?不要到时候考了一个三本的学校,穷丢人咯……” 刘兰风之前也有听说刘爱珍的儿子苏林也在建安一中读书,不过就是成绩不太好,估计考二本都够呛。所以,刘兰风决定拿这个说事。她们这两人,从小到大谁也不服气谁,小到一个布娃娃,大到选老公,什么都要相互较量比较一番。 而现在,刚好两人的儿子同年,又都在建安一中读高三。这一下撞见了,哪里有不好好较量一番的道理? 况且,刘兰风的儿子杨晨成绩也还不错,这一次考了年级五十七名,平时也都是在前一百名内,按照这个成绩,考入一本重点大学是稳稳的。所以,刘兰风才不觉得刘爱珍的儿子会比自己的儿子成绩更好。 “谁说的?我儿子苏林这一次考试的成绩非常好,不知道比你家那杨晨好多少倍!” 但是,这一次,刘兰风是真的有底气了。两手插在腰间,拿出了气势来,挺着胸脯,傲气凌人地说道。 这刘兰风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仗着自己嫁了一个好老公,每一次过年回娘家的时候,都被她比了下去。这一次苏林考了一个好的名次,刘爱珍得好好出一口气,让刘兰风无话可说。 “呦!你还真是吹牛不打草稿,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了。谁不知道你们家苏林一直以来成绩都是垫底的,还比我儿子的成绩好?你知道我儿子这次考了年级多少名么?年级第五十七名,妥妥的进一本重点大学,以后毕业了就是高级白领,你家苏林就只有去打工的份儿……” “你说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家苏林这次考了年级第十名,知道么?第十名!” 刘爱珍几乎都是嚷了起来,如果不是自己丈夫苏国荣拉着,估计两人都要打起来啦! “第十名!别吹牛了。对了,你家苏林呢?不会连今天这样的家长会也不来陪你们吧?怕是没脸来陪着你们了。” 刘兰风才不相信她刘爱珍的儿子能够考第十名,而这个时候,操场的广播响了起来,通知着让所有的高三学生和家长都集中到操场上,按照次序站好。 这是马上要开誓师大会了。 而这个时候,苏林还正在赶来学校的路上,大清早的也打不到车,他只好一路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老苏,小林怎么还没有来?不会是忘了吧?” 看着别人家的父母都有自己的孩子在旁边陪着,而他们两夫妻就这么干站着,再加上刘兰风在一边讥讽,刘爱珍的脸色可真的是不太好。 于此同时,和刘爱珍一样焦急地还有在主席台下的林清雪。 “这个苏林,这都快八点半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一会儿他还要上台演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