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怎么会是他?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五十七章 怎么会是他?

建安一中的誓师大会和家长会开得如火如荼,但是在另一边苏林家门口,就有人郁闷不已了。 “狗哥,你说苏林这臭小子难道说今天不用去上学的么?我们都等了两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看到他出来?” “不可能的!今天又不是周末,怎么可能不用上学,难道说他们家还有其他的出口?这小兔崽子从其他门走了?” 没错,在苏林家门口守着的几个小混混就是黄狗子他们几个。连续两次没有逮到苏林的他们,这一次狠下心来决心在苏林家门口埋伏,就等着苏林早上去学校的时候跟在背后,找机会把苏林抓走。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林昨天晚上居然没有在家睡觉,所以自然今天早上他们的埋伏是徒劳无功的了。 “妈的,说不定这小子是躲在家里面,不管了,哥几个,跟我冲进去……” 黄狗子似乎也等毛了,呸一下吐掉嘴上的烟嘴,叫嚷着带着几个小弟冲进了苏林家所在的院子。 “狗哥,就是这一家。不过好像,里面没人啊!” 一个小混混在苏林家的窗口探了探脑袋,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什么?没人在!那就他妈给我砸!” 黄狗子一下就火了,二话不说,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就往苏林家的窗户砸去。 噼里啪啦…… 碎玻璃渣一地,几个小混混也跟着黄狗子一起,捡起砖头往苏林家里面砸去泄愤。 “你们几个什么人,做什么的?我要报警了!” 还好院子里的邻居听到了动静,拨打了110报警电话,黄狗子几人见状,就急忙从院子门口逃走了。 等到傍晚,苏林和母亲刘爱珍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面一片狼藉,玻璃渣碎了一地。 “天杀的!这是怎么了?” 苏母刘爱珍看到家里被砸得乱七八糟,顿时就破口大骂起来。 “爱珍!你可回来了,今天早上你们家门口来了四五个流里流气的流氓,好像是来找你们家麻烦的,后来见你们家没有人在,就开始砸玻璃。我见到以后就报警了,后来警察也过来做了笔录,不过我也没太看清那些人的样子……” 早上那个目击的邻居对苏母说道。 “流氓?我们家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些人?” 刘爱珍有点找不到方向了,怎么自己家最近事儿这么多?夫妻双双下岗不说,今天居然还让流氓把家给砸了。 “叶婶,你看的那几个人里面,是不是有一个穿着破洞牛仔裤,染着一头黄发的?” 苏林这才想起了昨天在龙虎帮那个据点偷听到的,黄狗子是说过今天早上会在自己家门口守株待兔的。想必叶婶口中的那些流氓八成就是黄狗子他们。 “对对对……早上那些人里面,好像就是你说的这个黄毛带的头,拿砖头砸的你们家窗户。” 邻居叶婶也记了起来,点头说道。 “怎么回事?小林,你不要吓妈,你不会和那些小混混玩到一起去了吧?” 刘爱珍一听苏林认识这些小混混,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别看苏母刘爱珍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谁都敢骂的样子,但是真说起那些黑社会小混混什么的,她可就怕了。 现在一听苏林可能和这些小混混们有瓜葛,哪里还能够不担心? “妈!没事,我怎么可能和这些社会上的混混玩在一起。只是……他们要找我的麻烦而已。妈,你不用担心,没事的。” 苏林一听只是黄狗子他们,心里面就放心了一点。看来那二十万的毒资并没有曝光,龙虎帮和毒蝎子他们一伙还不知道是自己做的。如果只是黄狗子几个人找来,苏林根本不需要担心就他们几个小混混。 “没事儿?小林,你都招惹上了黑社会了还没事?不行,不行……你得和妈一起去一趟警察局……” 担心苏林,刘爱珍连家都来不及收拾,二话没说就拉着苏林往警察局去了。 同一时间,在建安市立医院,特护病房外。也是刚刚开完家长会的方丽萍和女儿秦嫣然两母女有说有笑的走来。 “嫣然,刚刚医生和我说了,你姥姥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今天都可以自己下床走路,听医生说,你姥姥白天的时候还用铅笔素描画了一幅画呢!” 平时的方丽萍都是不苟言笑的,即便是笑也是礼貌性的微笑。但是现在却是会心一笑,母亲的病情好转,她作为女儿的,怎么能够不由衷的开心? “太好了。妈,我就说姥姥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没事的。姥姥还好送我上大学去呢!咦?不过姥姥今天怎么会动笔作画了呢?虽然只是铅笔素描,姥姥不是早就封笔不画了么?” 秦嫣然也是挂着阳光一样的笑脸,一点也不像建安一中同学们印象中的冰山美人。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你姥姥今天心情好,破例画了一幅。走,我们看看你姥姥今天画了什么?” 推开门,方丽萍看到还躺在病床上,戴着老花眼镜看报的母亲,笑着叫道:“妈,我和嫣然来看您了。” “姥姥,嫣然来看您了。” 秦嫣然也是欢快地凑到了床头,甜甜地说道。 “我昨天不是说了么?你们忙就不要来看我了,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在,把我照顾得很好,有什么事情我也会按护士铃。丽萍,你是建安的市长,每天有多少政务等着你去处理。还有我的乖乖嫣然,还有三天就高考了,不在家好好学习,浪费这么宝贵的时间来看我这个老婆子干嘛?” 虽然见到女儿和外孙女来看自己,唐慧琴心里面暖洋洋的,不过还是故意板着脸说道。 “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就是再忙,你生病了,还不许我们来陪陪你啊!再说了,今天是嫣然学校的家长会,我这一天什么也没干,就单在学校听老师们对嫣然的表扬了。咱们家小嫣然又考了年级第一名。” 方丽萍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手里也没有歇着,拿起旁边果篮的一个苹果,就削了起来,“我给您削个苹果,多吃苹果好。” “就是!姥姥,难道你不想嫣然了?如果你不想看到嫣然的话,嫣然这就回去学习。” 秦嫣然也故作生气了,转过头去,一副要走的样子。 “好了,好了。我的乖嫣然,姥姥怎么会不想你呢!我们家嫣然学习这么厉害,每一次都考第一,姥姥都不用为你担心。” 躺在病床上的唐慧琴这才笑开了,伸着大拇指,逗着自己的孙女。 “嘻嘻!姥姥,我给你剥香蕉!” 秦嫣然也拿起果篮里的香蕉,很麻利的就剥开了,递到唐慧琴的面前。 “来,妈……吃苹果……” 这个时候,方丽萍也把苹果削好了,递了过来。 “又是苹果又是香蕉的,你们这两母女,我这把老骨头,哪里能吃这么多?还是你们自己吃吧!” 唐慧琴有点笑不拢嘴了,尤其是看着孙女秦嫣然的时候,满脸的都是慈爱。 “对了,姥姥,我听医生说,您今天还作了一幅画。快给嫣然看看,嫣然已经好几年没有看到姥姥的新作品了。” 好奇心驱使着秦嫣然急切地想要看看,自己的姥姥,国内顶尖的美学教授唐慧琴今天究竟画了一幅什么样的画。 要知道,国内流传的唐慧琴的作品,多数以古典水墨画和西方油画为主,不过那大多数都是唐慧琴早年的作品了。中年以后的唐慧琴给自己的定位已经从一个自由画家转向了美学教授,倾心研究中西方的美学历史渊源,在中央美院担任终身教授。 而自从前几年退休以后,唐慧琴就没有在中央美院任课教学,只是偶尔应邀做一些学术讲座。至于作画方面,至少秦嫣然上高中以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姥姥再动过笔了。 所以说,今天听到医院的护士说,唐慧琴居然又动笔作画了,秦嫣然就十分兴奋地想要看看姥姥的新作。 “我家嫣然的小嘴真甜。姥姥就是用铅笔随便涂涂画画,算不上什么作品。我家嫣然画的那才叫作品,嫣然,要不你高考上中央美院吧!以你的美学功底,美院的那些老家伙这几个月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我叫你上美院呢!” 唐慧琴很满意地笑了笑,其实她这辈子的作品如此不少,教授过的学生也不乏国内知名的大画家。但是,她最满意的作品还是眼前自己的孙女秦嫣然,秦嫣然在美学上的天赋超凡卓绝,加上唐慧琴的悉心教导,融汇中西方的美学精要,秦嫣然在西方油画和古典水墨方面的造诣也是十分之高的。 “哎呀!姥姥,你以前不是经常和我说的么?画画不过是一向爱好,嫣然也是这么想的,有兴致的时候随便涂鸦两下,不能当职业发展的。快快快……姥姥,给我看看你今天新作的画?” 秦嫣然狡黠地笑了笑,催促道。 “好好好,拗不过你这只小犟驴。就在床头的抽屉里,也不是什么正式的画,就是那天早上姥姥买菜不是突发病么?有个小伙子送姥姥上了救护车,姥姥今天有空,就把这小伙子的样貌给画了下来……” 拗不过秦嫣然,唐慧琴解释地说道。 “哦?就是救了姥姥的那个人?那更要看看了,看看到底是谁?嫣然一定替姥姥好好谢谢他。” 拉出抽屉来,秦嫣然小心翼翼拿出了自己姥姥用铅笔画的这一副素描。摊开一看,秦嫣然和母亲方丽萍见到画上唐慧琴口中的小伙子,都是一愣,惊讶道:“怎么会是他?” 没错,这铅笔素描上,栩栩如生画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抱着秦嫣然的姥姥唐慧琴往救护车上赶。而这个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在建安一中主席台上,意气奋发发表誓师大会演讲的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