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病房内的旖旎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五十九章 病房内的旖旎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看到这一幕的秦嫣然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是轰的一下就炸开了,一向理智地她竟然都不能够思考,眼泪夺眶而出,掩面转身就逃离了现场。 “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苏林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向我表白,但是现在,却和别的女人抱在了一起……” 想不通,想不通,秦嫣然是真的想不通。奔走在医院的走廊里,泪水就这么一大滴一大滴地洒落下来,秦嫣然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难受,心里面就好像被堵住了一样,根本无法透气。 “不行!我不能哭,妈跟我说的,女人要坚强。我……我和苏林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我……我又有什么立场和资格难受呢?” 强忍住泪水,靠在医院拐角的走廊壁上,秦嫣然大口大口地喘息,小胸脯一上一下的,但是她的眼神却一点一点地变得更加坚毅起来。 “忍住,秦嫣然,这没有什么好哭的。” 慢慢平复下心情来,擦拭掉眼角的泪痕,长呼了一口气,秦嫣然才终于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慢慢地往自己姥姥所在的特护病房走了进去。 “怎么,嫣然,苏林没有和你一起?” 方丽萍看到女儿进来,眼角红红的,已经发现有些不对了。 “没,我看错了。” 一反之前的态度和心情,秦嫣然冷冰冰地说道。 “嫣然,你这是怎么了?” 秦嫣然的异常,已经让方丽萍有些担心了。 “没什么。妈,你在这里陪姥姥吧!我……我回家复习去了。” 说完这些,秦嫣然头也没有回的就走出去了。 “丽萍,嫣然这是……” 就连躺在床上的姥姥唐慧琴也看出秦嫣然的反常,担心地问道。 “妈,没什么。小女孩,都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够长大。就让嫣然自己去解决吧!相信我们家嫣然……” 抬头看了看门口,通过秦嫣然的前后反差和对比,方丽萍其实也略微猜到了一些,这事情肯定和苏林有关。 而此时在另一处病房内的苏林,却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此时此刻的他,怀抱着温软如玉的竹姐姐,轻轻的拥着,也是从所未有的感觉。 “竹姐姐,放心,一切有我在。” 拍了拍叶星竹,顷刻间,苏林眼前已经不是儿时的那个刁蛮强横但是护着自己的竹姐姐,现在在他怀里的不过是一个叫做叶星竹的小女人。 这个小女人现在了无依靠,唯一的亲人母亲也躺在了病床上。而他苏林,就是叶星竹所有的依靠。 顿时,苏林又觉得现在自己的怀里沉甸甸的,这个责任,也是一份义务,义不容辞,无论如何也要帮助竹姐姐,挺过这个难关。 “竹姐姐,你先别哭了。让我把果篮放下吧!你今天吃东西了么?要不我给你削个苹果?” 轻轻推开叶星竹一点,苏林用一种温柔得足以让人融化的眼神看着叶星竹,看着她那苍白的脸,毛躁的秀发,心就莫名疼了起来。 “没……” 叶星竹有点泣不成声了,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竹姐姐,不会你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吃过东西吧?” 苏林看了看病床旁边的垃圾桶,真的什么都没有,桌面上就只有一个装了一点水的纸杯。 “嗯!” 叶星竹点了点头,苏林就更加心疼起来,这一整天都没有吃一点东西,难怪人憔悴成这个样子。 “竹姐姐,你等等,我去给你买吃的……” 刺溜一下,苏林就从病房里跑了出去,医院门口就是小吃一条街,从各地的小吃到大排档都有。 “竹姐姐饿了一天,肯定饿坏了,但是也不能够给她买太干涩的吃的。还是不要买饭了,对了……八宝粥!竹姐姐最喜欢喝八宝粥了,流食也比较好……” 在医院的门口,苏林买来了份八宝粥,打包带走,速度又回到了病房里。 “竹姐姐,你瞅瞅,小林给你带什么来了?” 走进病房以后,苏林微微一笑,将手上提着的八宝粥拎了起来晃了晃。叶星竹立刻眼睛就闪亮了起来。 “是八宝粥!小林,你……你还记得我最喜欢吃的是八宝粥啊!” 这还没有开始喝粥呢!叶星竹就感觉自己的心里面甜甜地,像是吃了蜂蜜一样,还暖暖的,心窝里有这么一个人在呵护关心着自己。 “当然记得了。我还记得呀!小时候有一次,竹姐姐就这么把最喜欢吃的八宝粥让给了我……” 苏林缩了缩脖子,笑着把八宝粥打开外卖盒,递了过去。 “不是让!后来我们不是一起吃的么?小林也很懂事的呀!” 叶星竹眯着眼睛,乐起来笑盈盈的,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虽然生活条件艰苦了一点,但是却是那么的美好。 “竹姐姐,快吃吧!热乎乎的噢!” 苏林把外卖盒打开,很自然的拿起一次性勺子舀了一口,吹了吹,然后递到了叶星竹的面前。 “小林……” “竹姐姐,吃吧……你都饿坏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苏林,并没有觉得叶星竹是自己的姐姐,反而觉得像是一个被自己关心的妹妹一样,轻轻摸了摸叶星竹的脑袋,就好像叶星竹摸他的那样。 “不准摸!哪里有弟弟这么摸姐姐的,都是姐姐摸弟弟的。” 一口咬上勺子,小嘴轻轻舔了舔,叶星竹淘气地说道。 “嘿嘿!竹姐姐,现在我可是比你高了噢!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屁孩,怎么就不能这么摸你了?” 苏林也跟叶星竹开起了玩笑,还垫着脚尖往上蹭了蹭,在炫耀自己的身高。 “比我高也是弟弟,说了只许我摸你就只许我摸你,你不许摸我!” 不服气的叶星竹站了起来,伸着手,就要往苏林的脑袋摸去。 “摸不着!摸不着……嘿嘿……摸不着……” 苏林笑着踮着脚,把身子往后仰去,叶星竹就这么在前面跳着要摸苏林的脑袋。 “臭小子,你以为你有多高,我……我一定能摸到你……” 猛地一跳,叶星竹蹦了起来,果然,碰到了苏林的脑袋,可是苏林也猛地往后仰着身体一躲,身体一下子就失去了平衡。 “哎呀……” 保持不了平衡,苏林的整个身体向后倾斜,要摔倒了! “小林,小心!” 意识到这一点,叶星竹大叫提醒苏林,可是这个时候她自己都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和苏林一样,叶星竹跳起来以后只顾着去摸苏林的脑袋,所以身体也瞬间失去了平衡,朝着苏林摔了过去。 砰! 砰! 两声砰砰,一声是苏林重重地倒在了地上,另一声却是叶星竹重重地倒在了苏林的身上。 “哎……” 摔了一个屁股蹲,苏林刚想叫疼,叶星竹又往自己的身上重重地压下来。吃痛的苏林本能地伸手想要将叶星竹从自己的身上推开,但是两只手刚伸出去就碰到了两团又熟悉又陌生的柔软。 抓到了,虽然是无意中抓到了叶星竹敏感的地方,但是苏林似乎好像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轻轻揉捏着,好软,好大。 “唔……” 叶星竹本来摔在苏林的身上,整个人压上去,支撑点就是在胸前,现在被苏林这么一弄,更是浑身都不舒服起来。不!是一种又不舒服又好像挺舒服的感觉。 “竹姐姐……” 靠得这么近,近在眼前的竹姐姐,苏林盯着她那干燥又炽烈的樱唇,更加的口干舌燥起来。 不管了,苏林松开了自己紧紧拿着的八宝粥的手,也顾不上手上洒满了八宝粥黏糊糊的样子,就这么两只手从两边合围狠狠地抱住了叶星竹。 “不行……不……” 叶星竹努力挣扎着,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在医院啊!而且苏林那湿漉漉黏糊糊的手居然从背后自己的衣服里面伸了进来。 “竹姐姐,我要你……” 但是苏林哪里有那么轻易放弃,两手往下一压,叶星竹禁不住整个人又更往下靠了下来,苏林立马抓住机会,头往上一伸,就堵住了叶星竹的嘴。 “唔唔唔……” 叶星竹也没料到苏林居然真的敢在医院里面强吻自己,此时的叶星竹身上还穿着工作的护士服没有换,小护士帽已经脱落下来,掉在地上,叶星竹那长长的秀发散落着,有几根调皮的飘荡在苏林的脸狭,更是激起他一种痒痒的感觉。 “不行!我不能这样,这里是在医院……小林,不要这样啊!不要啊……唔……啊……” 渐渐地,叶星竹虽然已经是在极力的反抗,但是还是逃不过苏林手口的双重挑逗,渐渐地就迷失在了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当中。 还好因为叶母刚刚手术完需要静养,这个病房虽然不是特护病房,也只放了叶母一个病床,没有其他人在。 此时此刻,就是在这个病房里,苏林在下,叶星竹几乎是趴着骑在他的身上,和苏林正在忘情地亲吻着。而苏林那一双不安分的手,也早已经不客气地从叶星竹的护士服中伸了进去,轻轻地捏着,揉着,爱惜着,这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品。 “唔……嘤……啊……” 叶星竹紧紧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感觉,忍着不叫出来,可是却怎么也忍不住,始终要发出一点声音,她的心里面也为自己感到羞愧和自责,居然和苏林这样…… 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灵上的。叶星竹感觉,似乎自己和苏林本来就是一个人。她现在极度地想,把苏林整个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去。 “小林,我……我……我想要……” 终于,抑制不住身体需求的叶星竹居然一边和苏林接着吻,一边把自己的手也伸进了衣服里面,一把抓住苏林的手,引导着苏林。缓缓地,慢慢地往下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