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黄牛业务都到巴黎来了?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六百三十六章 黄牛业务都到巴黎来了?

吃过早餐以后,苏林看着已经离开酒店去展览会的莎莉和陈雪玲,自己也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去。 不过,苏林并没有就这么出去,他换了一身衣服,外加还带了一个帽子和口罩,而且,怕有人一直盯着这个宾馆,他暂停了时间以后,才从宾馆出去的。 “如此一来,就不会有人怀疑到我就是sunny了吧?” 全副武装了一遍以后,苏林才泰然自若地拿着那一张邀请票,往举行油画展览会的巴黎十三区政府大楼过去。 这一次的展览会,展出的都是世界著名的油画,不仅仅是苏林的那两幅画,还有许多著名画家的,甚至是中世纪达芬奇等人的油画。 同时,其中就有一批画作,是会用来拍卖的。这也是为了满足许多慕名而来的收藏家们,在展览会之后,就会有一次的拍卖会。拍卖会上的作品,也都会在展览会上供大家品鉴。 “我的那两幅画,刘一志说的,是被卢浮宫购买收藏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出了多少钱,一会儿见到刘一志,可要好好问问,要是便宜了,我可不卖……” 苏林可是对自己那两幅画的价值有深刻的了解,虽然自己并不是什么著名的画家,但是,他兑换了妙笔生花这个技能之后,就已经完全可以媲美地球上任何一个伟大的画家,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那由两幅画组成的《她她她》,不管是从寓意还是手法来说。都是绝佳的。 就算是现在的苏林,恐怕想要再画一幅这样的话,同样的手法可以做到,但是这样的寓意却是很难再达到了。因此,苏林的这一幅画,就算是和比起《蒙娜丽莎》来,也不见得逊色多少,只是这幅画没有《蒙娜丽莎》那么有名罢了。 “咦?陈老师和莎莉姐姐他们两个,怎么还没有进入展馆?在门口,难道说是碰到熟人了?” 苏林远远地就看到了在展览馆的门口。金发**的混血儿莎莉姐姐和陈雪玲貌似在和什么人交谈着。 两个华夏人。一个中年男人,还有一个看起来比苏林大几岁的青年。衣着和气势都是不凡,尤其是那个中年男人,带着金丝眼镜。身上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苏林估计对方肯定是当官的。 “这两个估计是陈老师在华夏国的旧识吧!” 苏林也没有关心那么多。因为他看到的是陈雪玲和这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所以并不觉得这两个人对陈雪玲和莎莉有威胁。 不过,苏林为了避免被莎莉和陈雪玲发现。还是决定在这里等着,等莎莉和陈雪玲进去以后,自己再进入。虽然苏林现在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还用口罩挡住了自己的口鼻,但是身形和行为上,苏林担心莎莉和陈雪玲看着自己的背影什么的眼熟。 而在展览会的门口,陈雪玲也十分意外,自己竟然会在这里碰上了熟人。 “秦部长,你真的是好雅兴啊!竟然会来参观这一次的油画展,对了,我忘了,令公子也是我们画坛中人……” 陈雪玲伸出手来和秦泽生握了握手,作为陈司令的独生女,还有清北大学的美术学院副院长,陈雪玲可是没有少和眼前这个秦家第二代的老二,国家教育部的副部长秦泽生打交道。 而在秦泽生的旁边,就是秦泽生的独生子,华夏国的画坛新秀秦立。说来,秦立也是刚刚前两年才从中央美院毕业的,和陈雪玲也可以说是师姐和师弟的关系。 “陈师姐好啊!貌似有几年没见了,这几年,我一直在欧洲各国旅行作画,尤其是这两个月,我为了爷爷的八十大寿,特地在奥地利和意大利取材……” 秦立一副倨傲的姿态,虽然明知道眼前的女人是陈赓楠的女儿,也是清北大学的美术学院副院长,但是秦立却没有放在眼里。尤其是,今天在展馆当中,也有他的几幅画作展出,虽然这几幅画,是他花费了大价钱才托人取得资格弄进来的。 不然的话,就凭借秦立的油画水平,远远够不上这样级别的展出。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即便是在这样高等级和规模的国际油画展出当中,只要能够付出足够的代价,还是都可以将自己的画作鱼目混珠其中的。 秦立从美术学院毕业以后,专攻西方油画,但是也就是学了一个四不像,勉强可以算作是一个三流油画作家吧!这在国内,尤其是他顶着秦家这大帽子,就更多人来拍马屁,捧他的臭脚了。特别是一些托秦家关系办事的大商人,更是花了大价钱从几次的国内拍卖会上,用天价买下了秦立的油画。 这就使得秦立的身价倍涨,俨然成为国内的一线油画家。但是他并不满足于此,他被这些商人弄昏了头脑,以为自己的画作已经是世界水平。所以,毅然决然地来到了欧洲旅行作画,多次像欧洲油画协会提出入会的申请,可是他的画作却都被打了回来。 秦立就觉得,这些洋鬼子们不懂得他画作的真谛。刚好这个时候,这一次的国际油画大展的其中一个负责人找到了他,向他承诺,只要赞助一百万欧元,就可以让他的画作进入展览馆当中。 这可是国际油画展览啊! 画作能够进入其中的,基本上都是现今世界上的油画大咖,或者是已经逝世的伟大有灵魂的艺术家了。比如这一次,达芬奇的《岩间圣母》,还有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等等。 所以,当这个负责人找到他的时候,他是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下来,立马痛快的支付了一百万欧元。折合人民币一千万的赞助费,就为了让自己的画作,也进入这个殿堂。 为此,秦立亲自的甄选了自己画作立马最满意的三幅画。一幅《野马》,一幅《哀悼的圣母》,还有一幅是《慈父》。 这三幅画是秦立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了,虽然当他将这三幅作品发往欧洲油画协会要求入会的时候,被对方打了回来,但是秦立依然坚信,自己的画作是跨时代的。只要到了这么一个国际性的展览大舞台上。就肯定有人能够看得懂自己。 因为这一次的世界油画展览,基本上聚集了这个星球上油画界的百分之八十权威人士,所以秦立以后回到国内,也可以很骄傲自豪的吹牛皮。自己的画作。可是在巴黎国际油画展览大会上被展出过的。和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等世界级别的大师一起展出的存在。 “秦师弟,我也听说你最近在欧洲,准备加入欧洲油画协会了呀!真了不起啊!但愿你能够成功。” 陈雪玲也笑了笑。她可是知道秦立的真实水平,也就是三流水准的画家,甚至自己清北大学美术学院的许多大四学生都比这个秦立强多了。但是碍于秦家的面子,国内的油画界和那些商人收藏家们,居然给予了秦立那么高的评价。 真的是笑死人了,陈雪玲前几时还在感慨这几个月没有听到关于秦立的消息,后来却听说他跑到欧洲这边来,想要加入欧洲油画协会,却被拒绝了。 “陈师姐,我……我很快就会加入的。而且,今天,我的画作,也在这个展览会当中举行。可是和达芬奇等大师的传世名画一起的……” 秦立被油画协会拒绝的事情,让他脸上稍微红了一点。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画作在这里展出,就立马挺直了腰杆,笑着对陈雪玲旁边的莎莉说道,“莎莉,你不是《福榕日报》的记者么?这下刚好碰见你,你正好可以回去给我写一篇报道,我的画作在这么高规格的油画展览中展出,我可以挤出一点时间,接受你的采访。” “不好意思,秦少,我这一次来巴黎,是已经有了采访的对象了。” 莎莉也看不惯秦立这样的公子哥,还自以为是多么有名的画家一样。 “走吧!秦立,等回到国内,爸替你找京城的那些报纸好好写几篇通讯稿件,肯定比什么小地方的《福榕日报》好多了。” 秦泽生显然是看到自己的儿子在两个大美女面前吃瘪了,讽刺了莎莉所在的《福榕日报》一下,然后就和秦立验票走进了会场当中。 “呵呵!雪玲姐姐,就秦立那画作水平,就连我都知道,是被那些人的马屁吹捧起来的。还好意思出国来丢人了,也不知道,他的画是怎么进入这样的展览……”莎莉撅了撅嘴巴说道。 “莎莉,别管那么多。反正不关我们的事情,秦家现在如日中天,自然有许多人去捧秦立的画作,当不得真的。秦立的画作能够进入这里,肯定走的也不是正常的途径。欧洲的油画协会,要求非常严格,据我所知,我们华裔的画家当中,能够加入的,包括刚刚加入不久的刘一志在内,也就只有寥寥的五六人。按照他们的标准,这个秦立,怕是一辈子也不够格。不过,那个神秘的天才画家sunny,估计这一次,肯定是欧洲油画协会必须要拉拢的对象……” 陈雪玲看着秦家父子俩的背影,摆了摆手,说道。陈雪玲的导师就是欧洲油画协会的副会长,这一次的画展也是协会主办的,所以陈雪玲当然知道一些非正常途径进入画展的事情了。 “我就说嘛!这个秦立,哪里有什么能力,真的靠自己的实力,在这种地方展览画作的。” 莎莉笑了笑,也拉着陈雪玲进入了会场。 “好了。莎莉姐姐和陈老师都进去了,我也可以进去了。” 压了压鸭舌帽,苏林两只手插进上衣的口袋里,也准备要进入展览中心。可是,就在门外,他又看到了一名华裔长相的女子,被门口的保卫拦在了门外。 “我有票,就是来的路上掉了。现在找不到了,你们就放我进去吧!” 这个华裔女子,显然是不会法语,但是英语还是挺顺的,用熟练的英文和门口的保卫解释道。 “对不起,小姐,这一次的展会,就是凭票入场的,如果你没有参观票的话。请你离开,不要挡在这里,影响我们的秩序。” 守卫也用英语回复着这个华裔女子,那个华裔女子听到这话就更着急了,她叫古月儿,和那个秦立一样,也是来欧洲旅行的画家。不过,她和秦立不同,她可是有真材实料的。这一次来参观画展,其实是真的有票的,托朋友弄到了一张参观票,但是偏偏在来的路上掉了。这一下,没有票是绝对进不去的,短时间内想要再弄到一张票,即便是她的朋友也没有办法了。 没有票,进不去,又不能乱闯。古月儿只能够扫兴的从入口垂头丧气地走了下来。 “算了,都是华夏人,而且看这个女孩的样子,似乎也是一名旅行画家。反正我不用票也能够进去的,就帮她一下吧!” 这倒不是苏林想要多管闲事,只是在这满大街都是黄头发绿眼睛洋鬼子的巴黎街头,看到一个华夏人不容易。而且,苏林看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灵气,就是让人看着特别舒服的那一种,长得也很清丽脱俗,和秦嫣然以及云依依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怎么说呢!就是身上有一股艺术气息,让苏林看着很亲切,毕竟现在苏林也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大画家了。 “小姐,我看你好像刚刚因为没有票进不去而烦恼啊?” 苏林拉了拉口罩,压了压帽子,走上前去,用中文,对眼前的女孩说道。 “你也是华夏人?难道说……我们大华夏的黄牛业务都开展到了巴黎来了?你是不是有票啊?多少钱,我都买的。” 一听到苏林的华夏口音,古月儿是一阵兴奋,尤其是这个场景,像极了在华夏国内的剧场外面或者火车站外面,黄牛贩票的时候,都是这样问的。 可是苏林一听到古月儿的话,就汗颜了。自己好心想要来帮她的,却被对方当成了是黄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