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3号邀请票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六百三十七章 3号邀请票

“你手上是不是有参观票啊?多少钱,我都买。” 古月儿对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苏林,显得格外的热情。尤其是苏林这一幅戴着口罩,又戴着帽子的样子。不但让古月儿不觉得是坏人,反而觉得苏林肯定是一名资深的黄牛党。 “不好意思。小姐,我不是黄牛。也不会卖黄牛票,不过我手上的确有一张票,我看你进不去。所以,看在同是华夏人的份上,才想将这一张票给你的。” 苏林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简单明了地将自己的意图说了出来。 “你有票?还说不是黄牛,多少钱你就说吧!我不缺钱,两万欧元行不行?这张票的价格,最多也就是一万欧元,我翻倍给你了行不行?” 古月儿还以为苏林说这一番话,是故意想要提高票价的。虽然说这一次的展览会等级和规格比较高,票数也比较少,总的来说,邀请票只有五十张,参观票也只有一千张。而且这些票也都是不发售的,只是由欧洲油画协会和其分支机构发邀请出去的。 至于其他的一些来源的票,很多都是互相之间转让的。因此,在巴黎的黑市当中,这样的一张票的票价,最高也就是炒到了一万欧元。本来古月儿也打算到巴黎的黑市上去淘一张票的,不过后来她有票了。古月儿的这一张票,是她的一个朋友赠送的,所以就没必要去黑市淘了。 但是偏偏。这一张票被古月儿给丢了,临进场了翻遍了兜里都找不到票。临时又不可能去黑市买了。所以,看到眼前的苏林有票,古月儿很干脆的直接出价到了黑市价格的两倍。在古月儿看来,现在展览会要开始了,自己没有票着急,这些黄牛手里拿着票应该会比自己更加着急。 毕竟,这个票只要过了展览会的时间,就没有一点用处了。黄牛如果没有在展览会开始前将票给卖出去。事后也就是一张废纸,连擦屁股都嫌硬。 所以古月儿觉得自己出了两万欧元,眼前的这个黄牛没有理由不肯将票卖给自己。可是当古月儿听到苏林的回答的时候,却是愣了一愣。 “我都说了,我不是黄牛,不要你的钱。这一张票是我自己的,我是看你是华夏人。送给你的。” 苏林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口袋里面,将自己的那一张“邀请票”拿了出去,递过去给古月儿说道。 “你自己的票?那……你也是来看油画展览的了?你的票给了我以后,那你怎么办啊?” 古月儿这才明白过来,苏林并不是黄牛。而是来给自己送票的活雷锋啊!结果苏林递过来的票,古月儿并没有仔细看,但是她知道,这就是这次展览会的票,材质和图案都和自己的那一张差不多。 “我自有办法进去的。你拿着票,赶紧进去吧!一会儿展览就开始了。” 苏林又看了看古月儿。然后压了压帽子,就打算离开找个没人的角落,暂停一下时间溜进展览中心去。 “那……谢谢你了。我叫古月儿,你叫什么名字?我……我们交给朋友吧!” 看着眼前几乎是全副武装的苏林,脸上只露出了两个眼睛,古月儿第一次这么主动的想要和一个人交朋友,伸出手对苏林说道。 “我……我叫……”苏林本来想要用自己的英文名sunny的,可是后来想想,一会儿古月儿进入展览馆,肯定就知道sunny的名声了,所以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用谢我,我叫雷锋,嘿嘿!” 说完这话,苏林就脚底抹油溜了,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暂停了时间,溜进了会场。 “喂!我说你这人……” 自己话都还没有说完,苏林就溜了,古月儿就更是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感到奇怪了。 “真是一个怪人,还以为是黄牛呢!原来是个‘雷锋’……” 拿着票,古月儿心里面却是十分开心的。毕竟,丢了票是件倒霉的事情,却能够碰上好心人送票给自己,怎么能够不开心呢? 古月儿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出来已经两年多了,在国内和国际上的画坛上也有一点名声。不过,她的资历还是太浅了,尤其是阅历和对画作精神的领悟根基比较浅。她仔细地研究过那些大师们的作品,深深地知道,画作的艺术形式和水准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却是画作的精神和灵魂。 一幅没有灵魂的肖像画,即便画得再好,也不会比照片更加地准确。人物的神韵,精气神的体现,还有画家自己的寓意和人生寄托,都是照片不能够比拟的。领悟到这一点的古月儿,才会彻底地定下心来,准备在欧洲乃至世界各地旅行学习作画。 这一次,她是听闻巴黎有这么高等级的画展,所以特地跑过来学习的。古月儿总觉得自己距离参透画作灵魂这一层只有一层窗户纸了,但是却迟迟没有领悟,所以她现在的画作都是徒有其形,往往很难画出心中想要的那种感觉来。 “但愿这一层的展览会,能够让我有所突破。” 拿着苏林给的票,古月儿到了检票口,将票递给了之前怎么都不肯让她进入的门卫说道,“现在票找到了,我可以进去了么?” “可……这……这是邀请票,3号邀请票啊!贵……贵宾……请……请进!” 检票的是棕发法国人,一看到古月儿递过来的这张票,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十分恭敬地对着古月儿说道。 “咦?这个……这个门卫的表情怎么这么不对啊?别人拿票进去的时候,也不见他这么恭敬啊!还有,他说的邀请票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说,是我的票有问题?” 古月儿又拿起自己手里的票看了一眼,果然发现了不同,这一张票和自己原先的那张票虽然在图案和材质上,几乎都是一样的。但是偏偏手上的这张票上面印制的不是“参观票”,而是“邀请票”,而且后面还带了一个阿拉伯数字3。 “邀请票?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那个人给我的票是假的?大家拿着的不都是参观票么?哪里来得什么邀请票啊?后面还有数字?这该不会是假票吧?” 古月儿看到前后的参观者手中拿着的票都是参观票,就疑惑地想到,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如果是假票的话,这个门卫根本就不可能让自己进来,而且还一脸的恭敬。 “这么说来,刚刚那个人给我的票不仅仅是真的,而且……似乎还是特殊的票啊!” 在国内的时候,古月儿也是经常出入各种高档展览和拍卖会的,知道有些地方是有不同的票,类似贵宾票那样的,专门区别于一般的普通票。只是古月儿没有想到,巴黎的这一次展览会,竟然也有类似贵宾票。 又看了看手上的票,“邀请票”而且后面还有编号是3,那想来,这一张票是十分的珍贵了。拥有这一张票的人,恐怕身份不会简单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 因为这一张票,古月儿又想起了那个给了自己这张票的“雷锋”来。 而在展览会的门口,刚刚检验完古月儿那张票的门卫立刻拿着对讲机说道:“刚刚有个华裔面孔的女孩,拿着邀请票3号进来了。应该就是那个sunny了。” 收到了门口的信息,在展览会里面的欧洲油画协会会长马歇尔来了精神,快步地朝着入口的方向走去。果然,迎面走进来的就是一名华裔面孔的东方女孩。马歇尔也想不到,这个天才回家sunny竟然会是这么漂亮这么年轻的女孩。 “欢迎你,来自华夏国的贵客,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古月儿的脑海中,还在想着那个给自己送票的“雷锋”,却迎面就走上来一名白胡子的老头。刚开始,古月儿还以为是西方的变态老爷爷来搭讪,可是当她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一下来人以后,却是狠狠地吃了一惊。 “马……马歇尔大师?” 深谙油画界各个大咖的古月儿,怎么可能不认识眼前的马歇尔,这位来自意大利的天才回家,也是还在世的最有名的画家,他所创作的诸多画作,获奖无数,被无数的收藏家抢着收藏,同时更是欧洲油画协会的会长。 可是,现在这样一名世界油画家最有名的大师,却迎面朝着自己热情地欢迎,古月儿如何能够不受宠若惊。和秦立一样,前不久,古月儿也尝试将自己的画作发往欧洲油画协会,但是也同样不够资格入会,被打了回来。 而现在,在古月儿看来,高高在上,一直站在世界油画顶端位置的马歇尔竟然好像看到老朋友一样地朝着自己走来,古月儿真的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您……您是在叫我么?” 古月儿受宠若惊地看了看自己的周围,没有其他的人,无疑,这个马歇尔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