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五十亿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六百四十二章 五十亿

sunny? 古月儿看到这些媒体的反应,自己也有些吃惊,虽然她刚刚也从欧洲油画协会会长马歇尔和刘一志的口中知道了他们对sunny的重视。 但是,古月儿也没有料到,媒体们竟然早就知道了sunny,而且似乎还一直在寻找他一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横空出世一个sunny大画家来,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呢?他的作品到底有多少惊艳呢?这让古月儿的心中充满着疑惑。 和古月儿一样疑惑的,还有秦立父子俩。他们两个刚刚进入展馆,还没有来得及参观的时候,就已经跟着古月儿过来了,所以并不知道在展览馆正zhong yang那两幅惊才绝艳的画作就是眼前这个叫做sunny的臭小子写的。 “sunny先生?请问您真的是sunny先生么?那两幅《她她她》真的是您的作品么?” “sunny先生,您真的是我们华夏国的公民么?” “请问sunny先生,听说您的这两幅画要被收藏到卢浮宫了,您对此有什么想法……” …… 一时之间,本来这次的记者媒体,大部分都是奔着sunny这个神秘天才画家而来的,现在一看到眼前的人正是sunny,自然立马一拥而上,甚至连之前的秦家父子俩都已经被他们完全忽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爸,这个臭小子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这么多的媒体都冲着他去啊?难道说,他也有作品在这里展览的么?” 秦立现在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尤其是看到了苏林那么风光被采访的样子,就更是羡慕嫉妒恨了。自己刚刚才丢了这么大的人,苏林却立马摇身一变得如此风光,这前后的对比,如何能够不让秦立记恨在心呢? “我也不清楚,貌似,好像这个sunny是个了不起的油画家。” 秦泽生还是比较慎重的,拉过旁边一个记者,问了一番之后,才知道了,原来这一次画展正zhong yang的展览画作,就是这个sunny的。 “立儿,看来这还真的是一名大画家了。可是,怎么看起来那么年轻?” “我猜,他肯定是走后门的。他看起来似乎比我还小,我就不相信他能够画出多么了不起的画,走!爸,我们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画,有什么了不起的。” 秦立才不服气,自己可是从zhong yang美院毕业的,在国内一幅画都可以拍卖到一千万人民币的知名油画家,自己都不可能在这里展出画作,这个sunny凭什么可以? 愤愤不平的秦立父子俩,从媒体记者蜂拥当中挤了出来,而当他们到了会展的正zhong yang,亲眼看到了苏林的那两幅画《她她她》的时候,彻底地都傻了眼。 连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的画作,都只配放在这幅画的旁边展览,这该是多大的荣誉啊! 而这幅画的品质也对得起这个展出的位置,简直就是实至名归,当代的油画大师非这幅画的作者莫属。饶是秦立这么心高气傲不服气的,见到这幅画以后,也却是没办法鸡蛋里面挑骨头了,只能够低下头来,从心里面服气了。 “爸,这……这幅画,简直……不是人画的了,太……太好了。我们华夏国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有名的画家,我怎么就不知道,你在国内就没有听到一点风声么?” 秦立对着身旁同样震惊的父亲秦泽生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立儿,这个sunny既然是我们华夏国的,我们是不是能够和他攀攀交情,以我们秦家的地位和实力,多少人要巴结我们。只要和这个sunny搭上线,然后让他牵线搭桥,让你加入欧洲油画协会,这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了。”秦泽生眼珠子一转,说道。 “对!而且,爸,这一次我们来展会,主要还是想买一幅名家的画回去,给爷爷祝寿的。要是一会儿拍卖会上有这个sunny的画,我们就可以拍下来,一方面可以将这幅画送给爷爷,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机会和这个sunny交好。” 秦立也是严重点头道。 看到这两幅画的时候,秦立就知道,自己和sunny的差距简直是太大了。人家可以足以和达芬奇等巨匠比肩的画坛新星,自己算哪儿颗葱啊?虽然秦立不愿意这么承认,但是他的心里面却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和sunny比起来,自己的那些画就是垃圾。 “好!如果能够将这两幅画买下来就再好不过,可惜它们已经被卢浮宫收藏了。不过,我怎么看着这个画像上的人物有些眼熟啊?” 秦泽生又认真地盯着画像上的肖像看了半天,心里面总觉得这画上的人物自己好像见过一样。不过一时之间,秦泽生也想不起来。但是,秦家的父子俩是定下了这一次来展览会的目标,一会儿的拍卖会上,如果有sunny的画作,就必须购买一幅下来。 而在另一边,本来就是来采访sunny的莎莉,一听到呼声,说sunny出现了,却是在一个角落边上,立马就拉着陈雪玲往那边挤了过去。 “哎呀!怎么会这么多人?这个sunny怎么就现身了?我还想拿到独家报道呢!” 莎莉和陈雪玲来晚了一点,所以根本就挤不进去,在外围干着急,不过她远远地看见带着帽子和口罩的苏林,眼睛一眯,觉得对方十分地眼熟。 “对不起,大家。我现在不接受采访,还请大家让一让。” 苏林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出现,竟然会引起现场媒体的疯狂。开始还只是华夏国的媒体,只有十几家,可是现在,几乎是全场的媒体记者们都涌了过来,将他给包围住了,一点缝隙都不留着,他想要挤都挤不出去。 而站在苏林旁边的古月儿对于媒体们的疯狂也是吃惊不已,她还不知道苏林究竟是作了什么样的画,竟然会引起媒体们这样的轰动。 “这个sunny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古月儿很快就被媒体们挤了出来了,也看不到苏林的人,于是她只好疑惑地往展览馆zhong yang走去,想要看看,这一次的画展到底有没有sunny的作品。可是,当她刚刚走到zhong yang的位置,看到了左边是达芬奇的作品,右边是米开朗基罗的作品的《她她她》,顿时一愣。 将华夏水墨画和油画完美的融合,营造如此神奇地效果,时光渐渐逝去的寓意,实在是太伟大的作品了。 都还没有看到作者的名字,古月儿就深深地被这一幅画所吸引了。等到她回过神来,想要好好看一下究竟是哪儿个天才的画家能够作出这样的神作来的时候,却愕然地发现,这两幅画的作者,竟然就是sunny。 “难怪!难怪……难怪那些媒体们会如此疯狂,也难怪马歇尔会长和刘一志会如此的重视……天呐!我刚刚竟然和这么伟大的画家站在一起,他……他还和我说话了,甚至……他还送给我这么一张票……” 从口袋里将苏林送给她的那一张三号邀请票又重新地掏出来,古月儿盯了半天,然后赶紧将这张票整整齐齐地捋平,然后从包里面找了一个画夹,小心翼翼地放好,这可是伟大的天才画家sunny送给自己的东西。 “大家让一让!让一让!现在还不是采访的时候,一会儿我们有专门的记者招待会……” 刘一志在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以后,迅速地叫来了保安,将围着苏林的记者们分开了,见到苏林以后,发现他戴着帽子和口罩,笑着说道,“我说你怎么这么一幅打扮,真的打算就这么一直隐藏真实的身份?” “刘叔叔,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啊!我怕是要被这些媒体给吃了。你看这架势,我哪里还敢露出真实的身份的面容啊?他们还不一直将我追到清北大学啊?” 苏林现在可算是尝到了媒体猛于虎的滋味,这些记者们为了抢头条,连命都不要的就往前挤。 “也对!也对……你跟我过来,苏林,有人想要见你噢!刚刚弄了一个大乌龙,现在可算是见到正主了……” 刘一志笑了笑,拉着苏林就往会议室走去了。会议室是不允许媒体记者进入的,里面的都是油画协会的会员,苏林进了里面,见也没有认识自己的人,就痛快的将口罩和帽子给摘了下来。 “苏林,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欧洲油画协会的会长马歇尔,还有旁边这位,是副会长米莫.罗泰拉,他们同时自己也是鼎鼎有名的大油画家。不过这一次我带来了你的这两幅画,瞬间就震惊了欧洲画坛,马歇尔会长第一时间就对你发出了加入欧洲油画协会的邀请。” 刘一志将苏林带劲会议室里面,立刻就引起了众人的轰动,因为他们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才二十岁不到的华夏少年,恐怕就是那天才之作的作者sunny了。 “咦?是你?” 苏林见到了马歇尔,愣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去,微笑着说道,“马歇尔会长,不记得我了么?昨天晚上的时候,多谢你的车。” “原来是你呀!小伙子,没想到我们就住在同一个酒店当中。” 马歇尔经过苏林的提醒,也想了起来,就更是乐呵呵地和苏林交流道,“你这两幅画,真的是我所见过的最天才的画作,不知道,sunny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欧洲油画协会?” 开玩笑!欧洲油画协会基本上是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学习油画的画家想要加入的最高团体组织,加入这个协会不仅仅是一项荣誉,更加是一种骄傲一种承认,也只有加入了这个协会,才能够证明自己的油画水平的确是站在了世界的尖端了。 通常都只有别人怀着忐忑的心情申请入会的,而现在却是会长马歇尔直接向苏林发出入会的邀请。而且看马歇尔这副紧张的样子,似乎还在担心苏林不同意入会一样。 “欧洲油画协会?我貌似不是欧洲的,我是亚洲华夏人。” 苏林并不知道这个欧洲油画协会具体是什么组织,所以才有这么一问,不过刘一志赶紧解释道,“苏林,这个欧洲油画协会,实际上就等于是世界油画协会了。你就加入吧!反正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对了。这一次,如果不是欧洲油画协会出面,你的这幅画被卢浮宫收藏也没有这么高的价格……” “哦?卖了多少钱?刘叔叔,我还想问你这个问题呢!要是卖太便宜了,我可不干噢!”苏林和刘一志说话都是用汉语的,所以马歇尔听不懂。 “五亿!怎么样?苏林,这可是卢浮宫近几十年来,出价最高的藏品了,没有之一。” 刘一志很骄傲地伸出五个手指说道,就好像这幅画是他画的一样。 “五亿人民币?那也没有多少啊!还好吧!算是物有所值吧!”苏林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穷小子了,银行卡里面十亿的人民币,再多五亿也没有很多质的区别,现在金钱对他来说,也就是数字而已了。 “不是人民币,是欧元。苏林,你这两幅画,卢浮宫在欧洲油画协会的协调下,出了五亿欧元,是欧元,不是人民币。”刘一志解释道。 “五亿欧元?那……岂不是五十亿人民币了?” 苏林这才狠狠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卢浮宫竟然肯出如此的大价钱来收藏自己的这两幅画。苏林虽然知道自己这两幅画的不菲,但是毕竟他只是一个之前一点名气都没有的画家,根本就不出名,即便是画实在优秀,也不致于让卢浮宫出这么大的价钱。 不过,经过刘一志的解释之后,苏林算是知道了,是眼前这个白胡子老头马歇尔从中做的媒,他向卢浮宫方面保证,这个画家是再世达芬奇、梵高和米开朗基罗的合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油画第一人,这才让卢浮宫的人花了这么大的价钱。 “这个马歇尔,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对我示好,想要拉我入会?看在你帮我多增了几十亿的份上,苏爷爷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权衡了一番,反正苏林也没觉得加入这个欧洲油画协会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点头答应入会了。 “噢!太好了,sunny,我们欧洲油画协会欢迎你。就凭借你的这一幅画,被称为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画家都不为过。你的其他作品,方便的话,可否带到我们协会来,给我们协会的会员们都品鉴一番呢?还有,在新型流派的油画上,你有什么心得呢?和我们的会员们都交流一番吧!” 马歇尔一见苏林答应入会了,两只眼睛都放光了。恨不得拉住苏林,将苏林肚子里面关于油画的所有创作心得和精华都给弄出来才肯罢休。 “不好意思,马歇尔会长,我目前为止,所作的画就只有这么两幅,都挂在展览馆里了。至于心得的话,我还真没有什么好传授的,借用我们华夏的古话就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吧!” 苏林才不会那么傻兮兮地将自己知道的东西都说出去呢!看到这满屋子的协会会员都基本上是白人,只有自己和刘一志是华夏人,苏林就有些失望,油画说到底,基本上还是西方人玩弄的艺术。 “你太谦虚了,sunny,这样吧!下午有拍卖会,你可否也拿出一幅画来作为下午拍卖会的压轴拍卖品呢?” 马歇尔继续和苏林套近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