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机场暗杀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六百四十八章 机场暗杀

“什么?师傅,你说的这是真的?” 附耳过去,当从自己的恩师韩守一的口中知道了这个天大的秘密以后,袁明亮也觉得不可思议地道,“这不太可能吧?师傅,就如同你所说的,有世家联合了元门的杀手,想要在短时间内将国内政界的首脑大清洗一遍,然后独自掌握华夏的政坛,这……这也不可能啊!他元门的杀手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对我们这么多的首长进行清洗……”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安插在元兴旁边的人给我的消息。至于这个世家是哪儿个世家,我也还不清楚。不过,消息是确定了,他们打算在明年换届之前进行暗杀,然后再cao纵和培养其他世家里面的子弟,可以说,这种方法最可靠,一切都在暗中……” 活了大半辈子的韩守一对于华夏人争权夺利的手段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也是他没有权利心,不然的话,他没有隐居,这华夏国的政坛上,是必定有他韩守一不可动摇的位置的。 “那……师傅,这还真的有可能。而且,我想很有可能,这个世家在很久以前就谋划了,将自己的势力渗透到其他的世家当中,然后一步步将这些世家拉拢过来,架空或者暗杀他们真正的家主!我们公安部以前就查到了一些端倪……” 听到了韩守一带来的情报,袁明亮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如果真的如韩守一所说的,那这件事情的确是不容小觑了。元门的力量,虽然一直以来都是在暗中发展的,但是袁明亮却已经监视了十几年。在这十几年里,袁明亮惊讶地发现,元门一步步的壮大,最后竟然成为了即便是在国际上也有数的杀手组织了。 “是呀!明亮,本来我们习武之人,强身健体,养神安康就好了。但是元兴将他们元门一派引入了歧途,这几年来的华山论剑,其他的几个老家伙基本上也没有怎么变,就是这个元兴,野心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一直以来,对我当年压了他一头耿耿于怀……” 韩守一叹了口气,有点担心道,“苏林的本事我不担心,如果元门的人是面对面跟他比武,相信十个元门的弟子,加起来都奈何不了苏林。但是,元门传承自唐门,他们的暗器厉害得紧,关键是让人防不慎防,我是担心苏林会遭到他们的暗算。” “师傅,陈司令已经派军车去机场接苏林和陈雪玲了,相信,有军车接送,直接送他们进入军区,是不会有问题的。反正比武过后,他们也不会再对苏林动手了。” 其实在刚刚收到陈赓楠的电话的时候,袁明亮也有一点疑惑,听陈赓楠的语气,似乎有什么事情,他比较紧张苏林和陈雪玲的安全。因为陈赓楠并没有将苏林杀了宋嘉的事情和袁明亮说,所以袁明亮也只是自己的一些猜测罢了。 “那就好。明天的比武倒是其次了,反正这个比武也是延续了这么多年,只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的一点彩头而已。” 韩守一笑了笑,然后就不再说什么了。而袁明亮倒是对师傅韩守一带来的这个重要情报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最后再三考虑了一番之后,拿起电话拨通了古主席的专线电话,将这个情报汇报了过去。 欧洲,法国巴黎,夜幕都已经降临了,在十三区zheng fu大楼的油画国际展览以及拍卖会早就已经结束了。但是,古月儿还是迟迟徘徊在这一条主干道上,她怀着忐忑的心,因为她期望能够再一次碰到那个神秘的天才画家sunny。 “我这个榆木脑袋,碰到这样的天才画家,就应该果断拜师的呀!现在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以后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再碰到他了。” 古月儿的手里面还攥着苏林送给她的那一张3号邀请票,回想起苏林就在这入场的门口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用谢我,我叫雷锋”,这个略带着幽默又好心的天才画家,想起自己一开始还错误地将苏林当做是倒卖入场票的黄牛,古月儿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他的样子,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大,或者甚至比我还小,可是……他是怎么能够将油画和华夏的文化结合得如此巧妙的呢?不说那一幅《她她她》了,就是他临场发挥画出来的《八仙过海》就将我整个人都给迷住了……哎!如果我的水平,能够达到sunny的百分之一就好了……” 从下午的拍卖会结束,古月儿就一直在会场附近转悠,就是希望能够碰到苏林。她现在已经将苏林的身形样貌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虽然苏林是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只露出来两只眼睛,但是古月儿可以保证,如果再次碰到苏林,只要看到他的背影或者眼睛,她都可以一眼认出来。 尤其是苏林身上有一种气质,十分吸引着古月儿,更是让古月儿有点着迷了,魂牵梦绕。 要是再遇到他,一定要拜他为师,向他学习油画。古月儿等到了大半夜,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影了,她很是失望的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酒店,准备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她已经定了第二天从巴黎飞回京城的机票了。 古月儿来欧洲旅行作画也已经两年的时间了,是时候要回国了。不过她回国的更大一方面的原因却是因为,她希望能够在国内碰到这个天才画家sunny。 这一天,对于古月儿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天,因为她碰上了苏林,碰到了这个让她震惊的天才画家。而对于整个欧洲画坛,甚至是世界画坛,也是极为了不得的一天。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的电视台,都插播了这一条新闻,那就是关于华夏国天才画家sunny在巴黎现场作画,用一幅《八仙过海》征服全场的画面。 巴黎,向来都是艺术之都,引领着世界的潮流。 现在欧洲的油画协会对于天才画家sunny的认可,在外界的解读,其实也是对于华夏文化的一种认可甚至是推崇了。以至于,苏林的那一幅《八仙过海》甚至影响了巴黎时装界,那一次的油画展览当中,有好几名是巴黎著名的时装师,他们从苏林的《八仙过海》当中获得了灵感,当天夜里回去,翻阅了大量的关于华夏神话的资料,竟然很快地就模仿着华夏古代仙人的服饰,设计了一系列的新潮服装。 这些设计师们,对于自己这些华夏风格的服装,十分满意,打算让这些服饰登上今年的巴黎时装秀,届时肯定会在整个世界刮起一道古代华夏风格服装的风潮。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正在飞机上的苏林,绝对不可能想到,自己不过是在欧洲那些洋毛子的面前露了一手,画了一幅《八仙过海》而已,就会掀起整个世界画坛甚至是时装界的一场风暴来。 “醒一醒,苏林,飞机快要降落了。之前我和我爸通过电话了,现在估计已经有军车在机场门口等着接我们了。一会儿苏林你和我们一起走,先到我爸那边再说……” 一晚上想着天才画家sunny的事情,陈雪玲根本就没怎么睡着,现在已经八点多了,还有一会儿飞机就会降落在华夏国京城的首都机场了,所以陈雪玲事先将睡着了的苏林和莎莉叫醒。 “不必。陈老师,我还是先回学校吧!” 飞机上睡着不舒服,所以苏林也睡得很轻,搓了搓眼睛,笑着说道,“不必为我担心。” “苏林,我也要跟你去清北大学,我要去找那个sunny,找不到那个sunny的话,我就不回去了。我也没脸回去了……我一定要成为全球记者当中,第一个揭穿sunny真面目的。” 莎莉也醒了过来,她却是铁了心要跟着苏林去清北大学了。这一次去巴黎真的让她太不甘心了,不仅没有采访到sunny,甚至连近距离观察sunny的机会都没有,她和陈雪玲都被挤在了最外面一层,只是她看着sunny的身影尤其是眼神的时候,觉得十分眼熟。 如今,认真看了看身边的苏林,莎莉脑子里就有一种明悟,似乎马上就要想起来sunny那个熟悉的身影和眼神是谁了,可是就差那么一点点。 正是由于这种感觉,让莎莉更加想要到清北大学去绕几圈了。莎莉相信,自己记住了那个sunny的身形和眼睛,只要再次碰到他,肯定能够认出来的。 “莎莉姐姐,我看……就一个采访,不至于吧!那个sunny真的有那么了不起么?” 苏林切了一声说道,他现在京城的女人已经够多了,这个莎莉居然还来凑热闹,他的那个房子一共就四个房间,现在已经住了纪宫清子、林清雪和叶星竹了,如果莎莉也跟来了,自己的那个房间岂不是就要让给她了。 “当然了,苏林你当时是没有看到。两个小时,sunny就坐在那里,像是天上的工匠一样,画了一幅巧夺天工的《八仙过海》。你知道么?我第一眼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就真的觉得里面的八个仙人会活过来,然后冲到我的面前来呢!” 莎莉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然后又瞪了苏林一眼道,“哎!我这么说你是不会明白的,苏林,你这个没有艺术细胞的人。” “我没有艺术细胞?呵呵……” 苏林倒是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解释,反倒是看向旁边的陈雪玲,她也是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苏林知道陈雪玲在担心什么,一方面肯定是担心宋家的报复,另一方面就是在找自己这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天才画家sunny了。 很快,伴随着一阵轻微的颠簸,飞机成功着陆在华夏京城的首都机场。 京城早上的阳光还是比较明媚的,可见今天的雾霾并不严重,也可能因为首都机场是在郊区的缘故。苏林的心情还算是不错,不过下了飞机以后,还是拗不过陈雪玲,被陈雪玲拉着,从出口出来就往那边早已经等候的军车走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早就已经等候在机场出口的元门杀手曹明,看到了照片上的苏林出来了,嘿嘿一笑,拿着自己的暗器,混入人群当中,准备寻找机会暗杀苏林了。 在他看来,暗杀苏林,根本就不需要费什么功夫,只不过当他看到了那一辆等候的军车以后,他为了避免事后被军车上的几个特种兵发现,特地潜伏在一旁,宽大外套下的暗器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发出,直接就要了苏林的命。 “陈老师,那我就跟你回去一趟吧!正好,将你送到陈司令的面前,我这一次的保镖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苏林和陈雪玲一点一点地往军车靠近过去,那几个军车上的特种兵也已经主动地过来要帮助他们搬行李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林突然感觉到一股被人盯住的yin寒。这是他兑换了纵横武林之后独有的一种感觉,其实也是对于危险的预判,他知道,肯定是有人在暗处盯着他,说不定还正在用枪指着他了。 咻! 一声细不可闻的声音,苏林目光一凌,一只手揽过来陈雪玲,另一只手拉着莎莉,迅速地往一旁躲了过去,然后就听到一声闷哼,在他们后面的一名特种兵痛苦的捂住了大腿,躺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可能是子弹也可能是什么暗器。 而苏林却是暗暗心惊,如果不是他及时反映过来,按照这个轨迹,那个暗器击中的百分百是自己的心脏位置,而且还十分地精准。 “怎么了?” 陈雪玲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苏林给紧紧地搂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