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王虫蛊的可怕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六百七十四章 王虫蛊的可怕

京城,宋家。 虽然苏林已经将宋波的阴谋计划录像都给了陈赓楠,陈赓楠也和古主席上报了这件事情。但是考虑到牵扯面太大了,古主席和陈赓楠也没有立马就对宋家动手,加上这几天应对米国都焦头烂额了,就更没有精力去处理宋家的事儿了。 而宋家也是风平浪静,毕竟上一次将元门给全部灭在这里,他们也需要好好隐匿低调一阵时间。那个杀死元门元兴等人的神秘人,宋家这些天也发动了所有的力量调查,可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这个神秘人既然可以无声无息的闯入宋家,将元门的人全部都杀了,就有本事将他宋家的人也同样给铲除掉。这就让宋明义的心里面十分恐惧,面对这样一个未知的潜在威胁,他也是时时提心吊胆的。 宋家后院,宋波疗养的书房内,宋明义再一次来到父亲宋波面前,担忧地说道:“爸!那个神秘人,我们依然没有什么头绪。几个房间里面,连一个指纹都没有留下。我们根本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只能够像大海捞针一样去找这个人……” “嗯!这个人估计是和元门有仇的,不然的话,如果和我们宋家有恩怨,也不会只动元门的人了。既然对方对我们并没有恶意,我们也不要再继续查下去了。华夏这么大,那些高人还是不少的。只要对方不惹到我们头上,我们也不要再去招惹这些高人了。” 宋波点了点头,沉吟了一声,又说道,“最近的局势怎么样?陈赓楠那边听说动静很大,他们是研发了什么新武器么?为什么连米国现在也这么低声下气了?” 显然,宋波也听闻了米国人道歉赔款的事情,目露精光地问道。 “不知道。爸!我们的人探听来的内幕消息十分奇怪,似乎连古主席也对于米国人的举动很奇怪。不过。我们窃听了古主席和奥利奥巴马总统的电话,似乎……里面涉及了一个高新科技,叫做衰老射线的。” 宋明义将自己这边更加详细地情报都一一向父亲宋波汇报了,而宋波不愧是老辣的姜,综合宋明义传递过来的消息,就知道了一个大概,皱着眉头说道:“明义。中科院那边,我们的探子怎么说?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动?其中的科学家,有没有重大的发现?” “没有,爸,你的意思是?我们国家的科学家,真的研究出衰老射线这种连米国佬也害怕的武器来了?” 宋明义一听。心里面也是一惊,如果国家真的掌握了这种科技,那在整个国际上的话语权可是完全不同了。同样的,他们宋家如果窃取了国家的权利,华夏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还不是他们宋家的? “说不准。古主席迷惑的样子,不像是作假。但是也保不住是陈赓楠这个老东西故意隐瞒了这么重要的武器……只是。为什么这么厉害的武器,我们宋家的情报网络,之前会一点风声都没有呢?” 宋波十分疑惑,不过现在这个还不是他们宋家主要关心的事情,因为之前是和元门合作,进行暗杀斩首计划,可是现在元门的人一部分被苏林灭了,另一部分被他们斩草除根了。现在单单靠他们宋家,想要完成斩首计划,却又更加困难了一点。 而且,宋明义的心里面,现在还深深地记恨着一个人,那就是将他儿子宋嘉杀死的苏林。如果不是最近宋家重大的事情真的很多,而且的确需要低调蛰伏一段时间的话。宋明义恐怕就会专门腾出手来,让人将这个苏林抓过来,大卸八块,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爸!最近的情势有一些奇怪。我怀疑,是不是古主席和陈赓楠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计划,尤其是我们埋伏在其他世家当中的人,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宋明义的确已经察觉到一些风吹草动,总感觉似乎有一张阴谋的大网,朝着他们宋家的阴谋大网罩了上去。 “小心一点总没错,而且,我们最近刚刚灭了元门,也要谨防元门的漏网之鱼前来报复……” 宋波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们两父子就发现,书房的门,竟然被人从外面给踹开了,然后他们的宋家大管家宋林就走了进来。 “宋林,这是我爸的休养之地。你这个狗奴才,没有我的允许,谁让你进来的?” 见书房的门被狠狠踹开,宋明义开始还吓了一跳,结果看到进来的是自己家的管家宋林,就破口大骂起来。 而在宋明义旁边的宋波却是目光一凝,立马看出了不对劲儿的地方,大叫道:“明义,小心,宋林恐怕已经不是以前的宋林了。” “什么?爸,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明明就是宋林啊?” 宋明义有些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大管家宋林,仔细一看之下,才发现,的确这个宋林和以前截然不同了,看眼神就知道了,这完全是另外一个人的眼神啊!变得呆滞和恐怖了起来。 “你……你是谁?潜入我们宋家,到底有做什么?” 宋波站起身来,人老气势却还在,一股杀气就抖了出去,让这个宋林也忍不住浑身颤了一下。 不过,马上,这个宋林就往旁边恭敬地让了过去,从门外,走进来了另外一个人,正是那个从苗寨跑出来的疯子元奎。 啪啪啪! 鼓了几下掌,元奎大笑了几声,对着屋子里的宋波笑道,“不愧是宋家老爷子,见多识广啊!第一眼看到我的蛊奴就能够认出来他已经不是本身了。” “你是谁?混入我们宋家,到底有何目的?不说清楚的话,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其实,从宋林进入房间以后,宋波早就将手枪拿在手里,随时准备发射了,而这一下看到了这个怪人进来以后,一边和他说话,一边寻找机会。趁着说话的时候,就果断地一枪对准这个怪人打了过去。 砰! 显然这个怪人也早就料到了宋波的动作,他的手里面亮光一闪,一个暗器就将宋波手上的手枪给打掉了,宋波手枪刚刚拿起来,根本都还来不及扣扳机,就觉得手上一震。手枪掉落在地上了。 “暗器一朵梨花?你……你是元门的人?” 见到眼前怪人的暗器,宋明义的心里面就是一惊,知道眼前的人,恐怕就是元门的余孽了。果然被元门的余孽找上门来了,宋明义现在的心里面已经后悔死了,为什么要将元门的人都赶尽杀绝呢?直接告诉他们。元门的元老等人是被神秘人杀死的不就是了?现在被元门的余孽找上门来了,恐怕这一下,他们父子俩有死无生了。 “哼!宋家主!” 一股气势震慑了出去,元奎怒红了眼睛,瞪着宋家父子俩,道,“我父带着整个元门的精英。好心要和你们宋家合作,干一番大事业。却没想到,你们宋家如此心狠手辣,竟然将我元门连根拔起,斩草除根,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我已经在西城郊外找到我父和门人的尸体了,今天……就要你们宋家满门。为我父陪葬!” 元奎现在已经不是用愤怒可以形容的了,当他按照元门的独家追踪标记,找到了被宋家抛尸在西城郊区的元门众人尸体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神魂俱裂,发誓要让宋家满门为元门陪葬。 所以,元奎二话不说,安葬好父亲尸骨以后。就一路杀到了宋家大院。不过,他却根本不必硬闯进去,他的身上有已经大成的王虫蛊。 通过王虫蛊,可以产生许多子蛊。通过这些子蛊入侵到人的大脑,就可以控制对方的思想。所以,元奎在宋家门口等待着,等到了宋家的大管家宋林,立刻将他抓住,把子蛊种在了他的大脑当中,控制了宋林,所以进入宋家如入无人之境,因为有大管家宋林一直带领着他。 “原来……你就是元老那个发了神经躲在苗寨养蛊的儿子……” 宋明义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指着元奎尖叫道,“你……你不要杀我们,你父亲不是我们杀的,是一个神秘人杀的。我们只是怕元门报复,才将你们元门其他人骗回来杀光的!” 对于这个元老的儿子元奎,宋明义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也有听过关于元奎的恐怖传说。在杀手界,据说这个元奎是元门的第一杀手,手底下的鲜血不知道有多少,杀过多少人数都数不过来,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十年之前,元奎会突然遁隐到了南云省的苗寨去,从此就销声匿迹了,连元兴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究竟在做些什么。 后来,许多人都以为这个元奎是不知道死在什么深山老林当中了,所以也就渐渐地在杀手界被淡忘了。但是,宋明义在调查元门余孽的时候,曾经注意过这个问题,当时,他就有些害怕这个元奎上门来报复,可是没想到,报复竟然来得这么快,而且,这个元奎竟然真的如此恐怖,今天,他们宋家恐怕就要亡在他的手中了。 但是宋明义不甘心,他们没有杀元兴,只是杀了一些元门的弟子,元兴和高级弟子,都是被一个神秘人杀死的。所以,宋明义拼了在死之前也要和元奎说出这件事情的真相,说不定,元奎还会放他们宋家一马。 “什么?神秘人?不要唬我了。而且,就算你们宋家只是杀了我元门的弟子,也一样死定了。天上地下,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们了。不过,桀桀……我不会让你们那么轻易地就死去的,你们无一例外,都会成为我的蛊奴,你们宋家,就成为我王虫蛊的基地吧!” 诡异地笑了几声,从元奎的身上,就飞出来两只黑得发亮的小虫子,飞速地朝着宋明义和宋波的大脑射了过去,然后宋明义和宋波就觉得脑袋一阵刺头,就什么意识都没有了。然后两个人的身体,十分恭敬地对着元奎拜了下去:“蛊奴拜见蛊王!” “很好!哈哈……从今以后,就没有什么华夏宋家了。宋家就是我元门新的发源地,我的蛊奴,说说看,你刚刚说的话,到底是真的假的?我父真的不是你们宋家杀的?” 控制了宋明义和宋波,元奎自然有办法让他们说出所有的事情来,而当他从宋明义的口中听到了事实真的是因为有一个神秘人的时候,心里面也是一惊。 “什么?竟然有这种人?来去无踪,杀人无影?连你们宋家这么严防死守都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不可能?除非这个人会隐身?不对,就算会隐身,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皱起眉头,练成王虫蛊以后的元奎,原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了,想要控制谁就控制谁,甚至可以将一个家族,一整个国家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都不成话下。但是现在,宋明义口中的这个神秘人,让元奎感觉到了深深地危机。 元奎知道,如果自己碰上了这个神秘人,即便他有王虫蛊,也不会是对方的敌手。如果对方真的有那样的身手和本事,自己的王虫蛊还没有飞出来,就已经被对方灭掉了。 “不行!看来,我还是要低调行事,这个神秘人一天不除掉,我就一天不得安稳。” 控制了宋家父子俩的元奎,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现在宋家潜伏下来,借助宋家的力量去调查这个神秘人,为父亲先报仇,然后再慢慢图谋其他的事情。 “子蛊!回来!” 坐在原先宋波坐的藤木椅,元奎大吼一声发功,就见原先带元奎进来的管家宋林,整个人瞬间萎缩了下去,变成了一副皮囊,他身上的精血气息,竟然都已经被吸食一空,然后从他的身上,摇摇欲坠地飞出来一只黑色的虫,在元奎的召唤声之下,回到了元奎的身上,也不知道藏在了什么地方。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