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我的画还没有画出来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六百八十九章 我的画还没有画出来

“对噢!苏林,我怎么给忘了,以你的作画水平。现场作画的话,画出来的油画,肯定不会比秦立他们拿出来的差。” 本来还有点紧张的秦嫣然,这一下完全就放松下来了。因为她可是亲眼看到苏林在两个小时之内就画出了他的成名作《她她她》,那种能够震撼人心的画作,整个地球上都没有几个大师能够做到。 之前秦嫣然还在担心苏林的送礼问题,反倒是将苏林本来就是油画天才的事情给忘了。现在听到苏林也要送画,当然就安心了。而且,她也想要看看,今天这种场合,苏林到底会画出一幅如何震撼人心的画呢? 秦嫣然是知道苏林的作画本事,但是其他人却是一点也不知道。尤其是秦立父子俩,他们两个也听到了苏林的画,听到苏林也要送画,登时就大笑了起来。 “苏林,呵呵!你说什么?你说你也要送画给爷爷?就凭你这个年龄,画出来的画能看么?”秦立对着苏林一阵嘲讽,然后道,“就连我这个从央美出来的油画家,也不敢将自己的拙作拿出来,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水平不配作画送给爷爷。” 秦立的这一句话,当然是自谦了。其实本来他的想法就是自己作画送给老爷子的,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购买名画做贺礼,而买到了《八仙过海》这一幅画,秦立就更加意气奋发了,还有他的父亲秦泽生。也是指着燕前面还没有打开的油画道:“大家知道这幅画是什么吗?这可是这一次巴黎油画世界展览会上,天才画家sunny的现场作画。你们是没有见过。sunny大师只花了短短的两个小时时间,就将我们传统神话当中的八仙过海典故,用油画的艺术手法表现了出来。而且,这每一个仙人,都是栩栩如生,好像活过来就在你面前一样。只要见到这幅画的人,看一眼都有一种超然世外的感觉。不是我说大话,这幅画只有看上一眼。就能够神清气爽,甚至我觉得看一眼都可以长寿呢!我送这一幅画给我敬爱的父亲,就是希望我父长命百岁,寿与仙齐……” 画作都还没有打开,秦泽生就已经先说了一大堆,将这一幅画吹捧到了一个遥不可及的高度。现场的众人,甚至是在外面的宾客们。也都注意了过来,对这一幅画十分好奇起来了。 虽然也有人看过巴黎的报道,知道有这么一幅世界名画和这么一个华夏的天才画家sunny。但是毕竟这些人里面,都没有油画领域的大家,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深入了解过。不知道这一幅画在整个世界油画引起了多么轰动的效应,只是觉得被秦泽生这么说来有些太夸张了。 一幅画。就算是再精美漂亮,也不至于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吧?看一眼就能让人精神变好,而且还能够长寿的话?这不是无厘头的笑话是什么啊? 不过,因为秦泽生在秦家的地位仅次于家主秦泽源,所以大家也并没有当面质疑出来。只是一个个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这一幅被秦泽生描述得如此了不得的画作。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就连秦老爷子也好奇了起来,他从总理位置上退下来以后,就专门修生养性,爱好艺术文化,品鉴的名画也不少了。还是头一次听说有这样神奇的话,而且因为画作的作者是华夏人,主题更是华夏神话中的《八仙过海》,所以秦老爷子就更是感兴趣了,咳嗽了一声,道:“泽生,你就不要跟大家卖关子了,赶紧将画作展开,让大家都看看。” “爸!这个不着急,只是我刚刚听到苏林贤侄好像也要给爸送画的,就是不知道,他送的是什么画。我想,刚好我也是送画的,就不如让苏林贤侄在我这幅画展开以后,将他要送的画也拿出来吧?这样两相对比,两幅画也能够相得益彰呀!” 原来,秦泽生还想着借这个机会,狠狠地嘲讽一下苏林。按照他的想法,苏林这匆匆的过来,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不可能将大型的画作藏在身上,看着苏林宽松的外衣,秦泽生在想,即便苏林有带贺礼过来,也不过是小幅的水墨画吧! 和他这花了2.7亿欧元拍来的天价油画比起来,苏林不管是什么样的画作,肯定放在一起对比,都会是米粒之珠,岂能和皓月争光? “这个好!呵呵!苏林,不知道你带来的画作是什么名家的啊?是我们华夏的古画呢?还是欧洲油画大师的新作呢?亦或者,只是街边随便买来的路边货呢?哈哈……” 秦明也不失时机地给苏林来了一个落井下石,秦家的其他人,似乎也因为秦家两兄弟对苏林的态度,都纷纷抱着鄙夷的眼神,盯着苏林和秦嫣然了。很显然,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接受苏林是秦嫣然男朋友的身份,在秦家这样的大家族,即便不是结婚,而只是男女朋友,也必须要接受家族成员的考验。 而现在,秦老爷子的大寿贺礼,就很明显的成为了这么一道对苏林的考验了。 “秦立,你倒是知道你的画配不上这种场合。我还是比较欣赏你这种有自知之明的好孩子的。不过,我的画,是不会比你手上那一幅差的。先展开你那个再说吧!呵呵……” 苏林一声嘲讽的笑声,却是直接冲着秦立去的。那秦立气得脸上发青,他刚刚只是客气的自谦一声,没想到,就被苏林抓住痛脚,在满桌的亲戚朋友面前如此奚落一番,可是他却片片吗没办法反驳,只能够气呼呼地指着苏林道:“苏林,你的大话可是不小。牛皮想必都已经吹到天上去了吧?还说什么不比我手上的画差。刚刚我爸已经说了,这幅画是我们用了2.7亿欧元拍来的。你知道这是多少钱么?换成人民币都接近三十亿了。就是你家十八代祖宗加起来赚的钱都不够买这一幅画的。还敢说大话。” 说着,秦立就对着旁边的父亲秦泽生道,“爸!将画打开,让苏林这个臭小子看看,人家sunny大师的画,到底值不值这些钱。让这小子长长见识,以后出去就不会这么嚣张,说大话也不怕风闪着舌头。” “好!大家看好了。下面就是sunny大师的作品,油画《八仙过海》。” 秦泽生也是激动地去掀开油画前面的遮布,说实在话,虽然他们秦家有钱,资产加起来上千亿都不止,但是大部分都是不动产,现金也就是二三百亿。而这一幅画就花了将近三十亿人民币,也算是秦泽生这辈子买过的最贵的东西了。 但是,这绝对是物有所值的。像这种天才的作品,整个世界都是稀缺的,尤其还是如此被世界认同的天才,就更是物以稀为贵。这幅画的价值,绝对之后涨不会跌,在秦泽生的眼里,花多少钱买都不会亏的。 看着秦家父子俩揭开画作都要小心翼翼的样子,秦嫣然却是突然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不为什么。就是觉得真的是太可笑了。 这秦家的父子俩,竟然用苏林自己做的画来奚落苏林。难道他们不知道,苏林就是那个天才画家sunny的么?在此之前,秦嫣然虽然知道苏林去了法国巴黎,还画了一幅《八仙过海》,但是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幅画最后竟然是被秦立父子俩高价拍下来,还用来送给自己的爷爷八十大寿。 而在旁边的方丽萍,在听到女儿秦嫣然的笑声以后,也是瞬间明白了过来。秦立父子俩口中的sunny难怪听起来那么耳熟,这不就是苏林为了掩盖身份取的英文名么? “大家看好了,嗯!这就是sunny大师的《八仙过海》。” 画布展开以后,一整幅的《八仙过海》浮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真的是浮现出来的,跃然于画板上的,在众人的眼前,一瞬间好像就陷入了那神仙眷侣的画面当中。 吕洞宾、张果老、蓝采和、曹国舅、何仙姑、韩湘子、铁拐李、钟汉离…… 八个神采奕奕的仙人,或者泯然一笑,或者哈哈大笑,或者谈笑风生,眼前无数的大海风浪,根本就不在他们的眼里。 同时,在场的所有人,在盯住这幅画的一瞬间,也迷失了自己。就好像自己并不是在秦老的寿宴上,而是化身成为了八仙当中的一员,纵横天地,飞天遁地,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 “好画!好画啊……” 众人都还在痴迷当中,秦老爷子却是最先恍过神来,啧啧地赞不绝口,“泽生啊!这幅画,就算是一百亿买来也不亏啊!没想到我老秦一把老骨头了,在死之前,还能够看到这么超凡入圣的画作。我敢说,能够画出这幅画的人,绝对是天底下最天才的天才了……” 就在这一幅画展开以后,在场的所有人,不管是内厅的秦家人,还是院子里的宾客,没有一个人敢再质疑这幅画的价值了。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画作?这还是画作么?紧紧只是从一个画板上的图案,就能够如此地冲击人的心灵,好像真的有一股玄乎的仙灵之气在净化着所有人的身体和心灵。 “爸!所以我当时不计一切代价的将画给拍卖下来了,就是为了送给您的,希望您看了画以后,身体更加地康健。” 漂亮的话一把一把的,秦泽生见到自己的父亲也是如此钟爱这幅画,心里面就更加得意了,也对自己当时花了天价拍下这幅画而感到庆幸和明智。 “爷爷!您的身体近来有些不佳了,所以这幅画以后挂到您的起居室去,您老天天看,肯定身体会越来越好的。”秦立也知道秦老最近的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了,所以乖巧地说道。 “好好好……泽生、立儿,你们都是孝顺的子孙啊!这幅画,真的是我这把老骨头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好好好……” 一连说了好几个“好”,秦老爷子也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喜悦,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幅好画了,这是旷世之作呀! “爸!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您不仅能得到这幅《八仙过海》,而且呀!还能够得到另一幅根本不下于这幅画的画作呢!” 乘着这个机会,秦泽生就笑呵呵地对秦老说道。 “哦?还有一幅旷世奇作?”秦老疑惑地道,“在哪里?还不快快拿出来我们欣赏一下?” “爸!还有一幅画不在我这里,而是在苏林贤侄那里呀!”秦泽生坏笑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反倒是他的儿子秦立很配合地接下去说道,“就是呀!爷爷!刚刚苏林说他今天要送的画,是不会比我们这一幅《八仙过海》差的,现在,我们的画拿出来了。就请苏林你也将你的画拿出来吧!” “泽生!立儿!刚刚苏林怕是胡乱说的,你们还真的当真了啊?”秦老爷子显然也是以为刚刚苏林说的话,完全就是小孩子赌气,对方毕竟也是自己孙女的男朋友,今天还是自己大寿,就不好太刁难他了,所以说了一句话替苏林开解一下。 秦老爷子可不相信,苏林真的可以拿出一幅媲美《八仙过海》的画作了。不要说这样顶级的画作,就是一般国内名家的画作,秦老爷子估计苏林也拿不出来的。 可是,秦老爷子这句替苏林解围的话才刚刚说完,苏林却是一点都不介意地站起来,拱着手对秦老爷子说道:“秦老,秦立的话倒是没有说错。我刚刚的确说了,我要送的画,是可以和这一幅《八仙过海》媲美的。” “哦?那你的画在哪里?”秦老皱了眉头,心道这个苏林怎么这么不知道轻重,自己都替他解围了,他自己反倒是撞到了枪口上来了。 “就是啊!苏林,你的画呢?拿出来让我们大家看看!到底能不能和这幅画媲美,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的!”秦立也立马叫嚣道。 “等等……我的画还没有画出来!”苏林笑道。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