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原来都是他搞的鬼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七十二章 原来都是他搞的鬼

“小苏苏……小林林……” 又软又酥的声音,苏林不可意思地看着眼前的韩笑笑,穿着性感的豹纹装,手里拿着一杆皮鞭,嘴角轻轻咬着皮鞭的末端,舔着舌头,两只眼睛对着苏林不断地放电。 “韩笑笑……你……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过来啊!” 苏林是真的被吓到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韩笑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哎呀!小苏苏,你怕什么呀?人家又不会把你给吃了……” 极尽妩媚,韩笑笑的手轻轻地从自己的腰身上抚摸过,从大腿到腰,再从腰攀上自己的双峰,然后朝着苏林勾引地一笑,微微呻吟了一声,带着一丝委屈的声调,对苏林道,“人家的身子都被你看光了,被你摸光了……你要对人家负责……” “负责?负什么责啊?怎么负责啊?” 苏林瞪大了眼睛,怎么感觉眼前的韩笑笑这么不真实,可是身体还是经不住有了反应,眼睛一眨都不眨地朝着韩笑笑那性感豹纹装上瞅。 “这么说来!好你个苏林,你是不打算对姐姐我负责了?” 啪一声,韩笑笑的态度急转直下,一鞭子就朝着苏林狠狠地抽了过来,啪嗒一下打在苏林的身上,火辣辣地疼。 “哎……你怎么真动手啊?” 苏林刚要争论,但是韩笑笑却根本不给他机会,一下子就窜了上来,把苏林压倒在地上,整个人骑在了苏林的身上。 啪…… 又是一皮鞭打在苏林的身上,但是韩笑笑的态度却又变得妩媚了起来,用自己的手拿着苏林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蛋,然后慢慢地往身体下面摸去,一边摸还一边诱惑道:“我的小苏苏,把你藏着的那根又热又粗的火腿肠给我吃好不好?还有那两个鹌鹑蛋……我也要舔它们……” 舔着舌头,韩笑笑简直是要把苏林的魂都勾走了。而苏林也似乎十分享受这么霸道又媚惑的韩笑笑,迷离的眼神一直盯着韩笑笑胸前那两颗都快要蹦出来的柔软看个不停。 “好不好嘛!小苏苏,人家要吃……” 韩笑笑那略带颤抖的声音,让苏林无论如何都拒绝不了,轻轻点了点头,韩笑笑就舔着舌头,一路欢喜地从苏林厚厚的下嘴唇亲了下去,然后是脖子,然后是苏林结实的胸口,腹肌…… “嗯……嗯……” 感受到韩笑笑那滑溜溜又凉飕飕的小舌头,苏林也忍不住叫出声来了。 “小苏苏,人家来咯……” 一口含住,苏林整个身体都快麻了,爽的都快要飞起来了,可是下一秒,苏林却看到韩笑笑居然站起身来,嘴里叼着一根苏林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一边嚼着一边笑道:“小苏苏,你的这根火腿肠真好吃,好香噢!还有这两个鹌鹑蛋,一会儿我剥了,咱俩一人一个好不好?” 苏林又往韩笑笑的手里看去,两颗血淋淋又圆乎乎的东西,顿时大叫了起来:“啊!救命啊……” 呼…… 猛地一吸气,苏林从床上坐了起来。 “好可怕!好可怕……原来是个梦,还好是一个梦!” 回想起刚刚梦里的场景,苏林是一阵后怕,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低头一看,伸手一摸,一切安好,这才放下心来。 “我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到底是怎么了?头好痛啊!” 晃了晃脑袋,苏林这才回想了起来,昨天自己千辛万苦背着韩笑笑从龙虎帮地下基地爬上来以后,就失去了知觉,晕过去了,后面的事情自己是压根一点都不记得了。 “我是怎么回到家的?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后来韩笑笑怎么样了?龙虎帮的那群人都抓起来了么?” 一脑子的疑问涌了上来,苏林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掉了。这就是频繁使用暂停时间的后遗症,要知道,整个世界的时间都暂停住了,这是多么耗费精神力的事情。昨天苏林为了躲避子弹,不知道连续暂停了多少次时间,难怪会透支了精神,出来以后立马就晕死过去了。 “妈,我昨天是怎么了?谁送我回来的……都十点多了,你怎么也不叫我起床去上学啊?” 穿好衣服,苏林摸着脑袋从自己的屋里走了出来。刚刚看了时间,他知道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十点多了。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是醒了过来。你知不知道,老娘昨天都快要被你吓死了……” 本来在厨房忙活做饭的刘爱珍一见苏林醒了,赶紧放下手头的活,解下围裙就走到了客厅。 “怎么了?妈,我这不是没事么?昨天是谁送我回来的?” “还说没事?昨天是刑警队的严队长送你回来的,当时你回来的时候,那一身的血,牛仔裤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就穿着一条四角内裤,妈还以为你哪里受伤了,吓死我了……” 苏母简要的把昨天苏林回来的事情说了一遍,苏林这才明白过来,昨天晚上是刑警队队长严龙勇送自己回来的。 至于刘爱珍口中的满身鲜血,苏林当然知道,那不是自己的血,而是韩笑笑的。韩笑笑中了枪伤,伤口在大腿动脉,出的血当然是多了,苏林一路上又是背着她逃跑,又是给她取子弹包扎伤口,所以身上早也是一副血淋淋的样子。 这也难怪昨天晚上刘爱珍一看到自己儿子苏林就被吓个半死,任谁见到苏林当时那样子,都会觉得苏林肯定伤得不轻。 不过好在,后来刘爱珍帮苏林洗漱擦身的时候,没有在苏林身上发现哪怕一丁点大小的伤口,这才放下心来。 “妈,那……严队长昨天送我回来以后,还有没有说些别的?” 其实苏林现在最想知道韩笑笑现在的情况,以及龙虎帮是否被警方铲平了的问题。 “对了!那个严队长说你这次可是帮他们警方立了大功,小林,你老实和妈说,你昨天晚上都干什么去了?我昨晚打电话到医院,你竹姐姐说昨天晚上你就在医院呆了一小会然后就出去了。你说你昨晚到底是跑哪儿去了?弄了这么一身血回来!” 当父母的都是关心和担心孩子的,尽管现在苏林没缺胳膊少腿的站在自己面前,但是刘爱珍这心里还是没有个着落,一想起苏林昨天晚上那满身鲜血的样子,就吓得够呛。 “妈,没什么!昨天我们家不是被小混混砸了么?然后我从医院出来就寻思着去找找那些小混混,没想到,最后稀里糊涂地就帮警方破了大案子,一会儿我去一趟警局或者打个电话问问严队长,案子现在进展怎么样?” 苏林避重就轻地随口说了几句,他可不敢和自己的母亲说什么自己单枪匹马闯入黑龙帮地下基地的事儿,更不敢和母亲说起自己是从枪林弹雨当中逃出来的事儿,不然的话,估计母亲刘爱珍都要跳起来跟他急眼了。 “小林!你怎么能够这么冒险?那些社会上的小混混,是我们招惹得起的么?还有你那一身的血,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你就放心好了!以后我们家应该不会有事了,这一次严队长肯定能够把那些小混混们一锅端了。这血都是别人的血,是我救了个女刑警,她身上的血,我是真没事的。” 说着,苏林蹦跶了一下,表示自己全身健康,一切正常。刘爱珍这才缓下脸来,不过还是教训苏林道:“小林,后天可就要高考了。别的同学都在努力准备冲刺,做最后的努力了,你就不要和妈这里有一出没一出的,弄得妈心惊胆战的。你学习成绩提上去了,但是更不能够放松警惕和骄傲……” “妈!我知道了,您不是说我这次考好了,学习上的事情就不管我了么?反正我向您保证,高考一定没有问题的。行了吧!” 苏林笑着推着自己的母亲往厨房去,“妈,我肚子饿死了,你赶紧做饭做饭,我早上我已经没有去学校了,下午我可得去了。” “妈早上已经打电话帮你向林老师请假了。你林老师的意见也是让你下午赶紧回去学校。” “好嘞!谢谢妈,我知道了。对了,我爸呢?这几天爸忙着找工作,怎么样了?” 在龙虎帮地下基地的时候,苏林可是亲手开枪结果了那黄狗子的狗命,再加上这一次刑警扫荡了龙虎帮的地下基地,可以说很长一段时间,建安市的治安都会好上许多的。 所以苏林暂时不用担心被黑社会团伙报复的事情,但是父母这边,双双都下岗了,看着每天父亲焦头烂额的找工作,苏林心里面也是挺揪心的。 “哎……” 一听到苏林说起苏父工作的事情,刘爱珍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到底怎么样了?妈,难道我爸还没有找到工作么?”苏林追问道,“不可能呀!我爸可是十几年的老司机了,还是当兵退伍回来的,军车都开过的,哪儿个用人单位不是抢着要,怎么可能找不到工作?” “这几天你爸去了五六家公司,也不知道怎么的,开始聊的都还挺好,可是后来都一个个变卦,说什么也不要你爸,你爸都说工资低一点也无所谓,可是好说歹说还是不行,哎……” 说起找工作这事,就让刘爱珍烦心。因为不仅是苏父,连她也是这种情况,这些天去了好几个人才市场和公司,都遇到了这样的状况,用人单位说什么也不肯录用她,连一个原因都不给。 “这没理由啊!怎么会这样?” 苏林也是奇怪,正好这个时候,屋门被推开,苏父苏国荣一脸颓废地拿着一个公文包回来了。 “怎么样?老苏,今天你说去的那个公司是你老战友开的公司,他们……应该看在战友的感情上,会要你吧?” 苏国荣一进来,刘爱珍就急匆匆从厨房冲了出去,急切地问道。 “哎!” 但是苏国荣那颓废的神态,叹了口气摇晃了下脑袋,就昭示了这一次求职的结果,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又没成?这……这不可能啊!去的时候不是还电话里面说的好好的么?我们家……我们家这是走了什么霉运啊?” 一生气,越想刘爱珍心里面越是堵着慌,直接把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一把就仍在客厅的沙发上。 “哎!爱珍,我们家不是走霉运,而是……而是得罪人了!” 苏国荣也往沙发上一坐,愁眉苦脸,眉头紧紧锁着。 “得罪人了?” 苏林和刘爱珍几乎是同时发声。 “是呀!这一次是我的老战友他才和我说的,说是上面有人特意关照过的,爱珍,我俩的名字都上了建安市这些公司的黑名单了。现在看来,真的是没有一个公司敢要我们了。我老战友就问我,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权贵人士,所以才被这么封杀的。可是……我想了半天,我们都是本本分分做人做事,哪里会得罪什么达官贵人啊?” 苏国荣把话说开了,刘爱珍立马就一脸的不爽了:“我就说厂里怎么好不好就把我给轰回来了,果然是有龟孙子在后面下绊子,害得老娘落下脸皮去了那么多个厂子,都没有一个要的。要是让老娘知道是谁在背后干得好事,非得骂他祖宗十八辈儿去!” “得了!得了!爱珍,我也想好了。这建安市我们看来是呆不下去了,只能够另外想办法了。” “凭什么啊?老娘就想呆在建安市怎么着了就,让后面那个龟孙子给我出来,看老娘不打他个屁股朝天!” 看着母亲这么气愤的样子,苏林却是在冷静思考着:“我们家得罪了权贵人士?所以爸妈才工作受挫,找新的工作也和登天一样难。爸妈都是老实的本分人,怎么可能得罪什么权贵人士啊?那唯一的可能就是……” 既然父母不可能得罪人,这个家除了父母,不就是只剩下他苏林了么?苏林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一切肯定是柳元丰在后面搞的鬼,他不仅指使黑社会龙虎帮的小混混来找自己的麻烦,更是阴险的利用自己在建安市的权势,让自己的父母下岗,让自己的父母找不到工作。 “太可恨了!柳元丰,我饶不了你!” 苏林一下子就找到了症结所在,就是柳元丰,原来都是他搞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