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柳建国的叫嚣 (第二更)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八十九章 柳建国的叫嚣 (第二更)

(刚刚醒过来,脑袋晕晕的,但是还是勉强打起精神,花了两个小时,写了一章发上来。看在我这么卖力码字的份儿上,我亲爱的读者小伙伴们,多多投三江票和收藏本书啊!) 林清雪之所以会这么担心苏林,就是因为她一直觉得苏林的那一百万是非法所得,所以她一听到刑警把苏林带走了,就觉得是苏林东窗事发。 而秦嫣然心里虽然也很担心苏林,但是她始终认为苏林并不会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被刑警带走也许另有原因。 “林老师,你别急,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我妈妈……” 秦嫣然说着,接过林清雪的手机,拨通了自己母亲的手机号码。 “喂!妈,是我,嫣然。今天刑警来学校,把苏林给带走了。妈,这是怎么回事啊?苏林可不会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的……” 虽然极力控制着,让自己显得镇定一点,可是话语之间,秦嫣然还是透露出对苏林的担心。 “嫣然,你不要急。妈打个电话去问问刑警队,过几分钟回电话给你。” 电话那一头,市长方丽萍也是焦头烂额,今天中午她就已经得到了刑警队长严龙勇的密报,不仅通报了这一次剿灭龙虎帮的行动成果,更是透露了“鹰犬计划”的目的已经要达成,龙虎帮的账本马上就要拿到手。 所以,方丽萍这边,一直在联系省公安厅和纪检委那边,如果账本真的被挖掘出来的话,那可就真的是惊天巨案,不容小觑的。 而这个时候,方丽萍接到自己女儿秦嫣然的电话,说苏林被刑警队带走了,她心里面估计,这事儿肯定与那龙虎帮的账本脱不了干系。不过,方丽萍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刑警队长严龙勇。 “喂!方市长,对,我是严龙勇。我们现在正在赶去苏林家的途中。情况有一些不太好,就像我们预计的,账本果然在苏林的手里,不过却是在苏林的家中。现在……现在恐怕已经被那几个闯入苏林家里的黑衣人给搜走了……” 此时的严龙勇正和苏林坐在警车当中,朝着苏林家飞驰要赶过去,在电话里面,严龙勇简要地向市长方丽萍说明了一下现在所面临的形势。 “好的。严队长,情况我都已经了解了。账本一定要想办法拿到手,这是至关重要的,我已经联系了省公安厅和纪检委的人,他们马上就会下派调查小组过来,对这个案子也是高度重视。所以你们刑警队一定要拿到确凿的证据,否则我们扳不倒他们的……” 市长方丽萍有条不紊地在电话里吩咐着严龙勇,在最后,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还有,就是无比要保证苏林同学的人生安全,并且,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耽误了苏林明天的高考。” “市长放心,绝对没有问题。苏林的人生安全,怕是不用我们保证了,他一个人都能够保护着我们受伤的女刑警从龙虎帮的地下基地杀出来,还用得着我们保护么?” 严龙勇有些开玩笑地说道,同时眼角偷偷瞄向旁边的苏林。苏林也听出来严龙勇是在说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都是运气,运气好而已。” “好!既然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在政府大楼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挂了电话,政府大楼市长办公室的方丽萍也松了一口气,不过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如果拿不到账本的话,没有确凿的证据,她依旧扳不倒市委书记柳建国和他的那些手下。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方丽萍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进来!” 微微一抬头,方丽萍看到进来的居然是就是市委书记柳建国,有些惊讶道,“柳书记,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什么事,让你秘书小李过来不就行了?” 虽然方丽萍明知道柳建国的那些所作所为,现在也正在搜集他的受贿和犯罪证据,但是明面上,柳建国还是建安市的党委一把手。从级别上柳建国是和方丽萍同级的,不过我们国家都是党指挥枪,书记还是略大于市长的。 平时,方丽萍和柳建国的接触也不小。但是也都仅限于一些政务上的处理,而且,几乎绝大部分的事件处理,都是由两人的秘书传递文件的。至于向现在这样,市委书记亲自敲了市长的门来商谈事情,这可就比较少见了。 通常就算有什么重要的政务要商谈的时候,也是市委书记柳建国发个通知,让应该与会的市委常委一起到会议室开大会的。 而今天,市委书记柳建国放低了姿态,亲自登门来找市长方丽萍,这就让方丽萍不得不提高警惕了。 “方市长啊!我想我们在建安市搭档已经有些年头了吧?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过来想和你叙叙旧。” 市委书记柳建国快五十岁了,头发有些发白,但是人还是挺精神的,现在笑眯眯的,走到方丽萍的办公桌面前就坐了下来,很是随意自然,好像真的是来叙旧一般。 “是不少年了。从我一开始在建安市任教育局长的时候,柳书记就已经是建安的财政局局长,算起来,我在建安市也有快十年了。” 被柳建国这么一说,倒是也勾起了方丽萍的回忆,她本不是建安人,从小就在京城长大,可是自从她的丈夫在建安出事儿以后,她就申请外调在常年在建安任职,好几次有外调升迁回京城的机会,方丽萍都没有动心,甚至还把自己的母亲也接到了建安市来养老,女儿也是从小就在建安上的学。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秦泽民秦书记应该是方市长的爱人吧?” 话锋一转,柳建国提起了这一段方丽萍一直不肯回想的记忆,“应该是十一年前吧!方市长你的爱人秦泽民是我们建安市当时的市委书记,我说的没错吧?” “柳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提我过世的爱人做什么?” 方丽萍微微皱眉,语气也变得生硬了起来,表示对柳建国提及自己过世丈夫的不满。 “对了!方市长,我怎么听说,刑警队在你的授意下,弄了一个什么‘鹰犬计划’,这两天更是把市里的黑帮彻底扫荡了一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秦书记十一年前也似乎做过类似的事情。方市长和秦书记不愧是伉俪,行事风格都这么的一致。不过可惜啊!可惜啊!好像当初秦书记也是在快要出成绩,水落石出的时候,乐极生悲,竟然出了车祸,英年早逝……实在是可惜啊!可惜啊!” 柳建国在一边假惺惺地摇着头叹息,方丽萍哪里会不知道他的用意,这是在警告自己如果再继续查下去的话,自己的下场就会和自己的丈夫一样。 自己丈夫的死,不是意外的车祸,这一点,方丽萍通过在建安市这几年来的追查,早就知道了。而这一切,都和现在的市委书记,当时的财政局局长柳建国一伙人有莫大的关系。 当时,方丽萍知道自己的丈夫正在追查本市的黑帮与官员勾结的证据,可是就在他们拿到证据的时候。秦泽民却因为一场诡异的车祸离奇死亡,而当时其他的追查人员,失去了秦泽民这个主心骨之后,要么被柳建国他们收买了,要么也被以相同的方式在人间蒸发了。 听到丈夫的死讯,当时在京城任职的方丽萍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而且秦家还是京城的豪门世家之一,只是因为秦泽民被他的几个哥哥排挤和打压,才被发配到建安市这个小城市做基层锻炼。 本来,方丽萍是要发动一切力量追查丈夫的死因,但是却因为秦泽民的几个哥哥从中作梗,最后不得不以意外车祸盖棺。这也就使得方丽萍一气之下,和秦家彻底闹翻,带着自己当时不到十岁的女儿,只身一人来到建安市赴任,这么多年来,她真正为的,就是查清楚一切,替自己的丈夫报仇。 “柳建国,你这是在威胁我?” 既然柳建国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方丽萍也用不着和他客气,“不管怎么样。我都一定会查明真相,我已经联系了省公安厅和纪检委的人,他们组建了专案小组,今天就会赶到建安市。只要一旦证据确凿,你们这些贪污腐败的社会蛀虫,一个也逃不了。” “方市长,你这是在诬陷我,知道么?我身为建安市委书记,怎么会做贪污腐败的事情?我是人民的公仆,一切以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我来,只是好心的提醒方市长,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就是做不得的。” 阴笑了两声,柳建国嘴角抽动着得意道,“你觉得就凭你们,扫荡了一下龙虎帮,就真的能够拿得到证据么?那个你们抱着无数希望的账本,现在恐怕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咯!” 柳建国既然敢过来挑衅,就是有恃无恐了。那几个闯入苏林家中的黑衣人,其实不是龙虎帮的人,而是他柳建国派过去的。刑警队当中也有他的人,所以在得知龙虎帮的账本丢失了以后,他很快就猜测到这账本可能就在苏林这个小娃娃的家里。 因此,柳建国不惜一切代价要人拿到这个账本,然后把这个账本销毁,这样一来,他的所有罪行的证据,都会跟着毁灭的账本一起消失。刚刚在市委书记办公室当中,柳建国就是已经接到了手下成功拿到账本并且烧毁的电话,这才有恃无恐的过来找方丽萍叫嚣的。 “想和我斗!你还嫩着呢!当初你老公是市委书记都斗不过我一个财政局长,今天我想要弄死你,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 柳建国心里面得意非凡。 而此时,苏林和刑警队长严龙勇坐着警车,刚刚到达苏林所在的小院外面。 “妈!妈……你怎么样了啊?” 车刚停下,都还没有停稳,苏林就迫不及待打开车门,一股劲儿冲进了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