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账本都在我的脑子里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九十一章 账本都在我的脑子里

建安市政府大楼。 两辆黑色的奥迪a6,闽字头车牌,缓缓地停了下来。 此时,建安市市委书记柳建国、建安市市长方丽萍以及一干副市长等要职官员,都已经到大楼底下,欢迎省里公安厅和纪检委下派的专案小组。 “呦……老朱!我当省纪委来的是谁啊?原来是你啊……” 车门刚打开,市委书记柳建国一见下来的省纪委领导,立刻就一脸笑嘻嘻地迎了上去,又是握手又是一阵寒暄。 “没办法啊!老柳,我们书记说了,我是从建安市上来的,建安市的情况我比较熟悉,所以就派我过来了。” 朱易是闽省纪委办公室的主任,也是这一次纪委特派专案小组的组长,级别已经是副厅级。之前,朱易也是在建安市的纪检委系统工作,在柳建国担任建安市财政局局长的时候,他就已经担任了建安市的纪检委书记了。后来,朱易步步高升,才攀到了闽省的纪检委办公室当主任了。 “糟了!省纪检委怎么会派他过来?” 看到柳建国和省纪检委的朱易一阵亲热的称呼,方丽萍就心道不好。她也是认识柳建国的,以前就在建安市当纪检委书记,和柳建国也是老相识,他们之间有没有勾当方丽萍不知道,但是这么一来,确实会棘手了一点。 “方市长,让你们久等了啊!路上有点堵车,所以来晚了。” 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的,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郑良波,一下车,居然主动和方丽萍打起了招呼。 “郑厅长?您怎么亲自来了?” 看到郑良波,方丽萍这就有些意外了。郑良波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这样的县级市的专案小组,一般也是派一个办公室主任过来就好了,不过郑良波既然亲自来了,方丽萍就稍微有了底气一点。 毕竟,方丽萍和郑良波的关系并不差,准确的说,郑良波其实算是方丽萍以前丈夫家族那一派的人。 “我这老骨头,也想出来走走了。刚好听说你们市里破了答案,就主动跟厅长请缨,领了这个专案小组组长的头衔,借这个机会出来散散心,顺便来看看你嘛!” 郑良波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头发发白,半秃顶,一脸乐呵呵的,看上去人畜无害,可是谁能够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快成老爷爷似的人物,会是威震闽省的公安厅副厅长,曾经的全国十佳警察。 一件案子,两个省里派下来的专案小组。一个是省公安厅下派的,一个是省纪检委下派的。他们的职能虽然不同,不过其实性质上还是一样的。省里面可能也是有所考虑,所以才派了朱易和郑良波这两个人,他们一个和柳建国关系比较好,一个与方丽萍的关系比较近。 “好了!好了!郑厅长也来了,快快快……今天风大,都别在外面站着了,到政府大楼里,我们坐下慢慢说。” 柳建国可是一点都不慌不忙,有恃无恐,似乎这个案子真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里可是他的地头,自然要拿出主人的姿态来,把两个专案小组的成员都招呼进政府大楼里面。 “怎么样?丽萍,我听报告上说。这一次你们的公安系统可是够勇猛的,把龙虎帮的老窝一锅端了?还搜出了帮会账本,牵扯面比较大,所以才让省里下派专案组来震着?” 一路往里面走,郑良波自然走在了方丽萍的身旁,小声地先和她通气说道。 “是的。郑叔叔,这一次,我有把握,把他们都一网打尽。只要账本找到,他们的罪证确凿,一个都跑不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等着这一天,柳建国和他的党羽们,也该是和他们算总账的时候。泽民的仇,我一定会报的。” 私下里,方丽萍就亲切地称呼郑良波为郑叔叔,不过说起这件事来,方丽萍还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语气。 “这比较难啊!如果不是证据确凿的话,你看纪检委那边的朱易,以前就和柳建国多有瓜葛。我这里也不好插手,毕竟党员干部,是归属纪检委系统审查的。我这里,只能够尽量帮你,给他们施加压力。” 郑良波叹了口气,这样的事情其实他是见得多了。他自己是正义感十足的,在公安系统三四十年,一步步从基层的公安干警做到了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十分不容易。见到的这种现象也实在是太多了,证据不够,根本就拿他们没办法。 “放心吧!郑伯伯,我这就打电话,让我们负责这次案件的刑警队长严龙勇回来,带上所有的案件卷宗和证据。” 说着,方丽萍走到一旁,拨通了刑警队长严龙勇的电话。 “喂!我是方丽萍,严队长,你们那边怎么样了?省纪检委和公安厅下派的专案组已经到了,你把所有与案件有关的证据资料,都带来到政府大楼来,向省委的领导汇报。” “方市长,我有辱使命。闯入苏林家中的黑衣人是抓住了,可是……可是账本却已经被他们烧毁了。关键的证据……没有了……” 接到方丽萍的电话,严龙勇也是一脸为难地说道。 “什么?账本被烧毁了?”方丽萍心中一凉,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这一下出了差错,关键的证据账本找不到了,那要指认市委书记柳建国等人,难度就不是一般的高。 “严队长。先不管怎么样,你带着所有的资料、口供和笔录,先来政府大楼再说。” 沉吟了片刻,方丽萍心里面在想着办法,不过还是要先让严龙勇把现有的证据都带过来才行。 “嗯!方市长,我们的干警在刑讯的时候,也获得了不少口供证据。牵扯的官员也不少,只是,和市委书记柳建国相关的比较少,证据还不是很充分,关键的就是那个账本。现在账本没有了,想要靠这些证据扳倒他,太难了。” “先过来再说!不行的话,就只能够先放一放了。” 叹了一声气,方丽萍挂断了电话,没想到,策划了这么久,最后关头还是出了差错。难怪柳建国今天会这么有恃无恐,原来他早就知道账本已经被毁了,一定是他派去的人。 “怎么了?严队长,现在账本被烧了,还有什么办法么?” 苏林在一旁听着也是干着急,如果不能够一次性连根将柳家父子的势力从建安市拔出的话,那自己的家,自己的父母,以后肯定都要经受柳家父子或明或暗的报复。 “苏林。对不起,现在省里下派了专案小组,已经到了我们的政府大楼。我必须马上赶回去向他们做报告,提交资料和证据。哎……就目前而言,没有了账本,虽然我们手上的其他证据可以扳倒一批官员,却很难摇动后面真正的大树。” 严龙勇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为了这个计划,他也筹谋了许久,可是最后等于是无功而返。现在抓到了龙虎榜的这一批人,只有后面支持他们的柳建国等人不倒,头目秦龙也还没有被抓到,他们很快又会聚集起另外一批人东山再起的。 “账本!账本!严队长,这个账本,是不是只要里面的那些行贿交易记录,就可以了?不需要账本的原件?” 苏林也是愁眉苦脸,想着这个账本的事情,脑子里却一页页浮现出这账本每一页上的具体内容来,那是他的超级记忆,过目不忘,当时他可是将账本随意都翻了一遍,几乎每一页都翻过去了,现在细细在脑子里一回想,居然每一页的内容都记得一清二楚。 “账本本身没有什么意义,我们要的就是上面详细的交易记录。因为这些详细的交易记录,记录着每一次行贿的账号、时间和金额。甚至于送的车和物品是什么,只要有了这些信息,我们很容易去落实和查证。这才是铁证如山,让他们无话可说。” 严龙勇一遍吩咐那些警员收队,一遍和苏林解释道,“可是,现在账本原件都已经被毁了。那些交易记录就再也不可能找到了,如果之前有复印一遍就好了。苏林,我现在要赶去政府大楼,为了以防万一,我让两个刑警留下来,保护你和你家人的安全。” “严队长,你带上我吧!” 听到严龙勇的话,苏林这才舒展了眉头,笑眯眯地说道,“你把我带上吧!我有把握,帮你们扳倒他们了。” “什么?苏林。带上你?带上你有什么用?” 严龙勇一阵疑惑,“到时候面对的可是省里的领导,你连说话的机会都不会有。不过,作为见过账本的证人的话,你倒是也可以去。但是,就你一个证人的证词,还没有足够的说服力。还是缺少账本……” “严队长,你就带上我吧!相信我,账本啊!都在我的脑子里呢!” 苏林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笑眯眯地说道,“那账本我见过,当时也随意翻了翻,上面的内容我都还记得。” “账本上的内容你都记得?”严龙勇质疑道,“不可能吧!苏林。当时的情形那么紧急,那账本的内容那么多,你都记得住?这不可能吧?” “严队长,你就别说那么多了。赶紧的,上车,给我纸和笔,不信的话,我在去的路上,就把账本给你还原了。” 说着,苏林反倒是拉着严龙勇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