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方丽萍的心跳 - 极品美女养成系统

第九十七章 方丽萍的心跳

方丽萍家里都是三个女人生活,方丽萍的母亲,她自己,还有女儿秦嫣然。所以能够找到一身男人的衣服已经是难得了,这一套西服,其实是当初秦嫣然父亲秦泽民省吃俭用,与方丽萍结婚时候穿的新郎装。 秦泽民过世了,方丽萍把所有的东西都丢光了,但是唯有这一身衣物留了下来。压在箱底,就连方丽萍自己也没有想过,就是这么一身丈夫结婚时的新郎装,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萍姨!萍姨……” 拿着秦嫣然父亲的衣物,苏林总觉得自己穿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唤了几声方丽萍,才把方丽萍从深深地回忆当中拉了出来。 “怎么了?苏林……” 方丽萍看向苏林,勉强装作一副没事儿的样子。可是,苏林明明在她的眼眶当中,看到了那饱含的泪水,是那么的真诚,那么的追忆。 “萍姨,这是嫣然父亲的衣服,我穿的话,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人家好好保管了十多年的衣服,依旧仿佛是新的一般,就知道方丽萍是多么珍惜这一套衣物了。苏林如果真把这一身衣物穿在身上,肯定要小心翼翼,生怕哪儿弄脏了,哪儿又勾破了。 这衣服已经不仅仅是衣服,而是相思之物,是寄托念想和怀念的信物了。虽然那人已经离去十年,久到秦嫣然都已经长成了落落大方的漂亮小公主,但是苏林知道,方丽萍一直都没有忘记,一直都没有把心里的位置腾出来…… 从方丽萍能够忍辱负重,和杀夫仇人柳建国共事这么多年,就为了抓住他的犯罪证据,为丈夫报仇,苏林就能够知道。 “苏林,你是不是嫌……嫌这些衣服是嫣然父亲穿过的,晦气?” 方丽萍有些不悦了,刚刚才勾起的一些回忆,又被苏林给打断了。 “不是的。萍姨,我就是觉得,这衣服太珍贵了。您应该好好留在柜子里,就这么拿出来给小子我穿,我怕给您弄坏了,弄脏了就不好……” 苏林赶紧解释道。 倒是不是苏林嫌弃这衣服,反而是觉得这衣服太珍贵了。 “衣服做出来就是给人穿的,阿姨给你,你就穿着。我也正好看看,这十几年前的西服,你穿起来一定很帅气!” 不等苏林回答,方丽萍就推着苏林进了卫生间,叮嘱他道,“苏林,你这一身的臭汗,可得洗干净一点。不然啊!我家小嫣然都要嫌弃你了。” 卫生间里,苏林被方丽萍推了进来,发现,里面雾气朦胧,镜子上都是水汽,满满的卫生间里充满着一股淡淡地香气。 这是有人刚刚洗澡完呀! 对了!刚刚嫣然不就是洗澡完,衣服都没有穿,裹着条浴巾就出来的么? 苏林这才想起来,这卫生间,秦嫣然才刚刚用过,都还没有来得及收拾,那满卫生间的水汽都没有散去。那么说来,这卫生间里,都是秦嫣然的味道了? 想到这里,苏林的心里又火热了起来,瞅了瞅卫生间里,果然,墙壁上的挂钩,居然都挂着刚刚秦嫣然洗澡换洗的衣物。 素雅的小布裙,长长薄薄的白色丝袜,粉红色的c罩杯,还有那淡绿色的带着一点蕾丝边的可爱小内裤。 看得苏林血脉喷涌,有一**上都要喷鼻血的冲动。 “不行!不行!坏事了,坏事儿了……我只是简简单单到秦嫣然家过夜的,不能胡思乱想,不能胡思乱想。” 苏林为自己肚子里那些龌蹉的想法自责,可是这是青春的悸动,是荷尔蒙的本能,他又如何能够阻止呢? 冲凉! 洗个凉水澡! 好好冷静一下! 打开喷头,苏林没有开热水器,就这么让冰冷的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身躯,从肩膀到胸膛,从脑袋到四肢,这才让自己微微冷静下来。 卫生间之外,秦嫣然很是贤惠地煮着面条,而方丽萍则就这么坐在正对着卫生间的沙发上,怔怔地,也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等待苏林出来。 她的眼神很是复杂,她的内心也很是纠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会把过世丈夫的西服都翻了出来。 “妈,你怎么不去洗澡啊?面已经下下去了,过几分钟就可以出锅了。” 秦嫣然在厨房里,切菜切菜,下面下面,总算折腾完了,只要静待几分钟,一锅香喷喷可口的面条就能够开吃了。 “苏林今天也忙坏了,一身的臭汗,妈让他先去洗了。” 方丽萍指着卫生间,对女儿说道,“等他洗完了,妈再去洗。” “哦……” 秦嫣然点了点头,但是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小脸立刻涨得通红,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硬生生又憋了回去。转过头去,不敢对自己的母亲说,可是自己一个人在心里面却害臊道:“哎呀!刚刚洗澡的时候,我换洗的内衣内裤什么的,都在卫生间的墙上挂着呢!这一下,不是……不是全被苏林看光了?” 以前这家里就是三个女人居住,从来没有男人踏入过,秦嫣然哪里会想到今天这么晚了,还会有个男人杀到自己家里来,不仅要在家里过夜,更是第一时间就冲进了卫生间洗澡去了。 内衣内裤就那么挂在卫生间墙壁上,苏林除非是瞎子,否则肯定能够看得到。越这么想,秦嫣然就越是不自在。但是一想到自己刚刚连整个身子都暴露在苏林的目光下,又微微有些释然,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面这么紧张呢? 哗啦啦! 痛快洗澡的苏林,才不知道外面的秦嫣然心里面是如何纠结的。 冲完澡以后,苏林用毛巾擦干身体,打量着眼前的这一套西服和衬衫。这是秦嫣然父亲的西装,那至少也是十几年以前的款式了。 厚实的布料,用料十足,做工也很精细,放了这么多年,一点褶皱都没有。笔挺的西服,白得不可思议的衬衫,苏林小心翼翼地往自己的身上套上去。 那个年代的西服,做工足,款式也不落伍,现在苏林往身上一穿,笔挺笔挺,整个人精神得不得了。 推开卫生间的门,水汽漫了出来,苏林穿着笔挺的西装,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方丽萍和秦嫣然在客厅,听到苏林出来了,转过身看去,立马就呆了。 “泽民?” 朦朦胧胧,方丽萍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丈夫,穿着笔挺的西装,到自己的家里来,挽着自己的手,就是在娶自己的那一天,就是这个装扮,就是这一套西装。 砰砰砰…… 方丽萍的心狂热地跳着,她的眼前好像出现了幻觉,眼前的不是苏林,而是自己死去的丈夫秦泽民。